手机上阅读

第32章 某王吃醋了(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三月三上巳节,往年这一日,各府都会在水边饮宴,郊外游春。今年,镇国公府举办赏花会,故而京城上下都前往镇国公府。

    平南侯府因大小姐沈云暖已经定亲,故而留在了府中。沈大公子有公务,沈二公子还有几日就要下场应考,所以平南侯世子夫人瑞静郡主只带着府上的四位小姐前往。

    临行前,众人都前去沈老夫人的院子里行礼。

    沈老夫人看了五小姐沈烟儿一眼,低低开口,“二丫头,你是姐姐,多照看着些妹妹们,切不可丢了我们平南侯府的颜面。”

    沈二小姐微微一笑,点头,“祖母,我会好好照看妹妹的。”

    沈云锦挑眉看了一眼沈烟儿,只见她今日身着一身淡粉色的华衣,外披着白色的纱衣,露出了线条有没的脖颈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她这么一打扮,倒是美得不可方物,硬是把二姐姐都比下去了。这样处心积虑地打扮,怕是想要在这赏花会上觅得良婿吧。

    沈云锦是真想问她一句,五妹妹,你不冷吗?

    沈大夫人带着四位姑娘乘坐着马车前往镇国公府。沈大夫人和镇国公夫人瑞和郡主说起来还是表姐妹,只是除了逢年过节外,并没有过多的来往。

    三辆马车停在了镇国公府的门口,沈大夫人领着四位姑娘跟随着镇国公府的丫鬟走进了府门。

    天水居的书房里,程景琛抿着唇笑道,“听说,这四小姐可是进府了。文和,阿墨,你真的不出去?”既然不准备出去见人,真不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的。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从楚二的口里打探出来,那次救了眼前这位殿下的,便是那位大胆的四小姐呢。

    萧墨青把一颗白子放下,抬眉,“阿琛,你能不能够好好下棋,你若是不能够安安静静地下棋,就等修远来了之后再下。”

    程景琛淡然一笑,“修远呀,他来做什么呢?他的沈大小姐又没有来。难不成,还想从这些世家小姐中挑个妾室?他若是敢,我估摸着,平南侯府立马就会退亲。”

    韩修远推门而入,“阿琛,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他冷哼一声,“一会,你好好地挑挑吧。”他伸手把程世子用力一拽,“阿琛,你可以出去选世子妃了,这棋,还是我陪殿下下吧。”

    程景琛冷哼一声,“出去就出去,我就出去打个招呼,马上就回来。”

    韩修远的棋艺和萧墨青不分上下,他们两个下去来,可谓棋逢对手。

    “殿下,为何会来。我以为殿下对这种场合并不喜欢。”韩修远浅浅一笑,“殿下,可是为了谁而来的?”

    萧墨青抬眉看了他一眼,勾唇淡淡一笑,点头,“我是为了一个人而来的。”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柔和,坦然地说道。

    韩修远显然被他吓了一跳,随后,好奇地问道,“殿下,到底是谁能够入了你的眼?”在他看来,这天下,能够配得上眼前这位的,还真的少之又少。

    萧墨青清雅绝伦的脸上浮起一抹浅浅的笑,没有继续说话。

    镇国公府安排地很妥当,各府的夫人都在花厅喝茶说话,而各府的公子小姐则被安排在花园里,沈云锦和沈云薇挑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而沈烟儿则拉着沈三小姐去了一个特意显眼的位置坐下。

    沈二小姐轻轻摇着头说道,“四妹妹,五妹妹这般是想在这赏花会上拔得头筹?赢一个才女的名号吗?”这赏花会不仅仅赏花,也会考校,各府公子小姐的才学。

    沈云锦抿唇一笑,“若是五妹妹能够得了这个赏花会的头筹,也算是给我们平南侯府争光了,到时候二姐姐议亲的时候,也能够借一借五妹妹的美名呀。”

    沈二小姐瞪了她一眼,“我要借她的美名?”

    “我这不是开玩笑,二姐姐可千万别当真了。我们管她想做什么。”沈云锦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果子,塞给了沈二小姐,“二姐姐,吃。”

    沈二小姐也没有和别的世家小姐一样,装得矜持的样子,她点了点头,和沈云锦两个人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果子。

    “贺公子到。”镇国公府的丫鬟响亮地喊道。

    贺家公子凌云踏步而来,一袭墨青色的衣裳,光华亮丽,整个人看起来清逸出尘。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这位京城的第一公子,移不开眼眸。

    贺凌云经过沈云锦的身旁时候,只见这个小姑娘低着头啃着手里的果子,眼眸抬都没有抬一下。他向来习惯了众星捧月,向来习惯了被人爱慕。突然有一个姑娘压根对他没有一丝地好奇,连目光都不愿意给他,他倒是好奇地多看了她两眼。

    沈二小姐低声说道,“四妹妹,别吃了,快看,贺公子来了。”

    沈云锦“哦”了一声,问道,“贺公子能吃吗?不能吃,我看他做什么?”她继续啃她的果子。这果子还真是好吃,回头,让庄子上也种一些。

    沈二小姐对于这个对吃不顾一切的四妹妹无言以对,只能够轻轻叹了一口气。

    贺凌天的耳朵一向很尖,虽然离开她们有段距离了,即使她们两个的对话很轻,他也听得清清楚楚。

    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姑娘呢。竟然敢拿他和吃的比,并且,他还不如她手里的果子,这是又好气又好笑呀。

    镇国公府程世子过来的时候,众人都站起来行礼。

    程景琛笑着说道,“母亲一会便过来,大家不必拘礼,赏花会便是让大家吟诗作画的。”他的目光落在沈云锦的身上,只见她面前的一盘子果子已经空了,而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果子。

    他抿唇一笑,开口,“沈四小姐似乎很喜欢我们府上的果子?”他目光清朗,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地俊朗,让人觉着如沐春风。

    沈云锦抬眉,皱了皱眉头,怀疑这位世子是不是和她在说话,有看了看手里的果子,微微点头,“是听好吃的。”她慵懒地说道,平淡而从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