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七章 欲控则不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他的腿又酸又软,长久的站立让他吃不消。他不像竹承奚那样偶尔练兵带兵,有一身好体魄。

    他啊,整天美酒美人寻乐,早都习惯了这等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的生活。

    今日站了足足两个时辰,不倒地上那才怪呢。

    柳胤轩轰动一声,屁股开了花。

    他痛的龇牙咧嘴嗷嗷的叫着,“你怎么不接住我?”

    他揉着屁股,连看竹承奚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善。

    竹承奚抬了眼皮子,指了指桌上的美酒,“我发现你这酒是越来越好喝了。”

    他刚刚被柳胤轩的拳头给打了,自然是要让他出点丑磨磨他的傲气,不然以后怎么驯服?

    “你!”柳胤轩蹭的一下爬了起来,坐会位置上,一双手夺去了竹承奚手中的玉瓶。

    竹承奚“…………”

    他收紧了空落落的手掌心,好看的眼睛盯着对面的柳胤轩,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柳胤轩那些玉瓶在手里掂量了几下,玉瓶里很轻,他又眯着眼睛往玉瓶里瞅了瞅,才发现几乎里面没有酒了!

    他的梅酒啊!

    这可是花费了他五个月才酿出来的美酒啊!且不说花费五个月时间,就连他亲爹都没有喝过一滴!

    他自己才喝了小半瓶,就被他!被他喝完了!

    他气愤的拍了拍手,“说吧,怎么补偿我!”

    “补偿什么?”某人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我的酒啊!”柳胤轩把瓶子扔给了他,“你看看,一滴不剩!”

    竹承奚哦了一声,拿起酒瓶子贴在桌面上倒放,随即又把酒瓶子拿起来。

    “诺,你看,还有一滴。”他指着桌面上晶莹剔透的玉滴感叹着。

    柳胤轩脑袋上青筋爆出,放在桌子下的手握成了拳头。

    你别说,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继续刚刚的拳法,试试这拳头好用不。

    竹承奚笑了笑,他自然看出了柳胤轩的想法,“你要是想自由点,就老实点。不然,再来个三天三夜如何?”

    三天三夜?

    我滴妈妈咪呀……

    三天三夜动不了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吗?他还打算等竹承奚这个老狐狸走了之后去青楼耍耍乐子呢。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此仇以后再报,好汉不吃眼前亏。

    “承奚兄言重了,我哪敢儿。”他嘿嘿嘿的坐在那里傻笑着,心底却把竹承奚问候了个一万遍。

    竹承奚哪里不知道他的想法?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竹节般的手指敲打着桌面,眉间藏着许许的心事。

    敲打着桌面的声音犹如水滴般滑落,柳胤轩收起了嬉皮笑脸的一幕,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承奚兄,有心事?说来听听嘛,小弟我可以为你分忧的。”

    他知道能让竹承奚这般模样的事情,无非就是国事了。

    国事他不能过问,也只是随口一说。他偏偏就不喜欢见他藏有心事的模样,即便竹承奚不愿说,他也要问问。

    “两国联姻。”竹承奚叹了口气,目光从桌面转回了他的身上。

    “切,小事小事。”柳胤轩一开始以为是很大的国事,没想到就是这等小事。

    两国联姻对百姓来说再好不过了,少了战乱多了份安定,岂不乐哉?

    “你懂什么,父王钦定的人是二公主。”他冷冷的吐出这一句话来。

    说完,柳胤轩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不可思议的瞪了他一眼,“啥?”

    他掏了掏耳朵,指着耳朵示意竹承奚再说一遍。

    竹承奚挑了眉头,嘴角的阴沉瞬间烟消云散。他手指顺势捏住了柳胤轩的耳垂,在手里玩了起来。

    软软的耳垂在他的反复蹂躏下由白变的绯红,由冰凉变得滚烫。

    柳胤轩拍掉了他的手指,“说啊。”

    看着他绯红的耳朵,竹承奚扬起嘴角裂开了笑,“我那妹妹,被指派过去了。”

    柳胤轩不着头目的摸着下巴,从酒桌下面的暗格里拿出了一件东西。

    一个银白色的匣子,简单而朴素,没有宝石黄金的点缀,却也那么的吸人眼球。

    竹承奚眯了眯眼睛,柳胤轩才吞吞吐吐的解释道,“这个是我寻来的一件宝贝,诺,交给你那妹妹,跟她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开。”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竹承奚大手已经将盒子拿在手中,盒子上的钥匙空只有05毫米那么小,他琢磨着怎么才能打开,坐在那里摆弄起盒子来。

    “你轻点。”柳胤轩在一旁提醒,“这盒子来之不易,别弄坏了。”

    听完,竹承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越发对这个小盒子有兴趣了。

    良久,竹承奚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说道,“这里面不会有见不得光的东西吧。”

    “你瞎说啥呢?”柳胤轩夺回了盒子,抱在胸前,回想起那天他得到这个盒子的由来。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大晴天,我悠哉悠哉游走在大街上……”

    “……”竹承奚

    “我拿起手中的折扇扇了扇风,街边的小姐们对我暗送秋波,我就…………”

    “哎哟!你干嘛!”柳胤轩说的正起劲,一个拳头狠狠的砸在他脑袋上。

    刚想哭诉某人的暴行,就看到对面某人的脸阴婺极了。

    他吞了吞口水,端正了身子就如同一个谦谦学子一般侃侃而谈。

    “………………”他讲到动情之处眼泪哔哔哔的留着,双手挥动着,仿佛他要讲的事情是最激动人心的。

    “说完了吗?”竹承奚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他讲了几个小时,就连天边的太阳都藏了起来,月亮爬上了树梢。

    “咳,讲完了,精彩吗?”

    “也就你会编造了。”竹承奚说的是事实。

    听了他那么多屁话,竹承奚只听到了几句有用的话。

    大致意思就是,柳胤轩在路边见到了个乞丐老头,看着他可怜巴巴在街边祈祷的模样于心不忍,施舍了一点钱财跟食物给乞丐老头。

    乞丐老头为了报答他,拿出自己珍藏的佳宝送给他。还嘱咐他,这个佳宝只能女子用,还说有什么奇特的事情会发生。

    柳胤轩当时听的糊里糊涂,也忘记问老头要钥匙,就当遇到了骗子无所谓的他把这个东西带回了家。

    日日研究不出结果,方才想起送给竹承奚的妹妹。

    “你就这样把来历不明的东西给我妹妹?呵~”他嘲讽的撇着嘴巴,忽而又伸手拿过柳胤轩怀里的宝贝,塞进宽大的袖口之中,“行了,你的心意我替妹妹先谢过了。”

    柳胤轩瞪着他,“不是说来历不明吗?还给我,我不送了!”

    他忽然站起了身子走到竹承奚旁边,抓住他的手,在袖口里伸进去摸索着自己的盒子。

    哼,不识货。

    那盒子自有乾坤,他从未见过世上还有那种钥匙孔,既然他嫌弃,拿回来留着自己珍藏也挺好。

    他温热的手掌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怪异的看了竹承奚一眼,“把它藏哪里了?”

    竹承奚文雅的笑了声,听起来那么的无害,他手指指在了胸前的位置,“在这里。”

    柳胤轩已经伸出手了,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急忙收回。

    晚了,在他往回收的同时,竹承奚的手顺带把他往前一带,手腕子用力,柳胤轩斜斜的倒在了他的身上。

    淡淡的竹香萦绕在空气中,柳胤轩的大脑死机中……

    “投怀送抱?嗯哼?”竹承奚的笑意更甚,语气都变得轻浮起来。

    他的大手竟然从后面搂住了柳胤轩的腰,还不安分的乱摸着。

    身上的异感传来,柳胤轩才回了神,他这是在干嘛!

    蒙圈……

    “傻掉了?”竹承奚掐了掐他的屁股,好心提醒着他还坐在他的大腿上。

    谁知道当事人根本不领情,要死不死的拍了巴掌在竹承奚的屁股上,还振振有词的说了句,“还你的。”

    “……”竹承奚枉然。

    他忽然想了一个邪恶的主意。

    竹承奚捏着他屁股的手没有放开,又在向上抚摸着,摸过他的腰间,大腿。

    引得柳胤轩阵阵颤抖,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沙哑了几分,“没想到大公子偏爱男风。啧啧。”

    他晶亮的眸子闪过一丝危险的锋芒,稍纵即逝,只是捏在他腰间的手变得粗鲁起来,“嗯?你才知道?”

    他挑逗一般的解开了他的腰带,大手略带占有性的解开了他的外套,隔着锦衣慢慢摩挲着里面的……

    柳胤轩看着他充满的眸子,浑身一抖,手臂使出了全部的力气狠狠的推开了竹承奚的怀抱。

    衣衫不整的逃离了出去……

    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竹承奚勾起了嘴角暗暗不明的笑容。

    柳胤轩,你是本公子的,认命吧!

    柳胤轩心慌意乱的逃到了竹林,他趴在竹子上气喘吁吁的。

    眼前仿佛又出现他的那张脸,慌乱的拍拍脑袋。该死的,他这是鬼迷心窍了吧。怎么会对男的发生兴趣,他老爹知道非把他活剥了不可。

    罢了罢了,还是去青楼找些美人儿压压惊吧。

    走了两步又回头望向了自己的屋子,摇了摇头,他得快点走,不然就走不掉了,又被那老狐狸抓回去不可。

    ………………

    “隔日我会用礼节来迎接领国的使节。”宫梓烨客气的态度让竹沥很不适应,他皱了眉头,挥了挥手,“不用,太麻烦了。我跟妹妹此次跟你一同去皇城即可。”

    竹沥有点担忧,如果用最高的礼节迎接他们,也不是不妥。

    只是他的妹妹到时候趁着人多乱跑,那可就真的找不到了!

    想到这里,又无奈的摸了摸梦挽的小脑袋。

    “……”梦挽拍打掉竹沥的手掌,“哥哥,我要长不高了!”

    哼╭(╯╰)╮

    她气的肾疼,她的哥哥摸她的头就像摸小狗那样,她又不是小狗。更何况现在宫梓烨坐在那里,她不想让宫梓烨误会啥。

    “你在长高就登天了。”

    “那也要长。”

    “……”竹沥

    竹沥跟梦挽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完全把宫梓烨晾在一旁当成了空气……

    “竹沥兄,收拾下吧,明天跟我一同回皇城。”他说完自顾自的离开了,完全不给他们回话的空闲时间。

    门被他出门的时候贴心的关好。竹沥拍了拍手,“我的小祖宗,别乱跑了。明天去皇城行吗?”

    梦挽白了他一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不过乱跑不乱跑,腿毕竟长在自己身上。

    嘿嘿嘿,看自己心情咯。

    晚饭时间到,梦挽摸着自己早已饿扁扁的肚子,不经撇了撇嘴,“哥哥,我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好。”

    不一会,桌面上陈列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梦挽舔舔嘴巴,不顾形象的放开虎口大吃起来。

    这样子跟饿死鬼没啥区别。竹沥摇了摇头,他的这个妹妹没心没肺要到何时。

    吞了口虾仁,看着只有两个人的桌子有点枉然,“哥哥,他不来了吗?”

    竹沥点点头,又接着说,“明日穿的得体些,不要像今日这般。”

    梦挽下意识的看了看衣衫,没什么不妥啊?

    她觉得这身轻便多了。

    “跟男的有何区别,明日穿衣裙。”他淡淡的说着。

    梦挽扔掉了手中的筷子,砸咂嘴,“哥哥,我知道了。你也嫌弃我了,我走还不成吗?”

    她作势就要出去,竹沥眼疾手快的拉回了她,好言好语劝说着,他可再次得罪不起他的这个难缠的妹妹了。

    “哼,看在哥哥表现还不错,就听哥哥的。”她雄赳赳气昂昂的返回了桌子旁边,继续吃起来。

    不过,离都的饭菜确实比天朝国好吃的多。

    晚上多吃了一大碗米饭,美滋滋。

    …………

    晚饭吃的有些饱,趁着哥哥回房休息的空余之际,她要好好盘算心中的小主意了。

    明天?似乎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呢。

    她格外的期待着……

    司绾得到了皇上的批准后,带着从国库里细心挑拣的宝贝回了丞相府上。

    坐着歩撵老远就看到丞相府前跪拜了许多人。她如今身份尊贵又是皇帝钦点的娘娘,自然让府上的人格外的尊敬她。

    “拜见绾妃娘娘~”

    入薇小心的扶着她下了步撵。司绾点了点头,让他们都平了身,顺带把娘亲也牵了起来,柔软的小手拉着娘亲的手顿时心情愉快。

    穿过了府上一众闲杂人,回到了娘亲的屋子里坐下,跟娘亲健谈皇宫里每天的起居吃食之类的……

    晚饭也是匆匆吃了几小口,便跟入薇说要休息,劳累身体。

    流月居此时只有她一人,满意的关上了流月居任何的窗户,褪下了整日状戴的首饰,换上清丽的衣衫,熟练的从偏门悄悄离开。

    许久未见他,不知道他如何。

    她疯了似的想他。

    在皇宫里,她整日战战兢兢保持优雅的笑容,不敢对除了入薇以外的人说话,生怕说错话暴露了自己。

    表面风光,背地里付出了什么,谁知道?

    晚上她偷偷的去御书房坐下的李公公硬是塞下了不少钱财,让他在一众宫牌里去掉自己的,这样皇上就不会夜寝她的宫殿。起初李公公还是用那般怪异的眼神看她,后来也就习惯了这位主子,还要求她的保证,皇上若是发现了,得她出来求情,她必然同意。

    如今得获恩准,她迫不及待的就想去找他。

    她来到了之前取药的竹屋里。竹屋里打扫的一尘不染,摩挲着竹屋里的每一样器皿,花瓶、茶杯、卧椅、圆桌……

    每一样都是她跟明哲共同采购,共同搭建的。

    那段时光是她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

    每次回想起来,她都会心跳加速,情不自禁的去想他。

    他就像毒药扎根在心底。

    圆桌上无论何时都有顾明哲为她调理出来的药丸,一如既往。

    司绾感觉仿佛回到了初次见面的时候,他惊人的容貌以及优雅不染尘世的清高无一不让她着迷。

    喜欢就是会把人变得奇怪,可偏偏又想要去喜欢。

    打开瓶子吞下了一口药,又放了回去。

    药效的反差很大,起初是有点头晕,后来直接就变成了乏力,昏昏欲睡。

    可是,奇怪的是这次什么反应都没有。

    她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指腹磨砂着瓶子光滑的表面,眼睛里似乎朦胧起来。

    “卡达”门轻轻的被人从外面推开,司绾谨慎的回过了头,趴在桌面上的手臂也放了下来。

    看清来人之后,她是又惊又喜,连忙呼唤道,“明哲,你来了。坐。”

    顾明哲依旧是白衣飘飘,唯一不同的是此次他浑身充满了沧桑之感。他坐了下去,眼底的青色让司绾心疼不已,“没休息好吗?”

    她爱怜的语气疼惜着他,若放在往日,顾明哲肯定会心平气和的同她解释。可现在不会了,她不是以前的她了。

    只听他冷笑一声,毫无绝地的反驳道,“娘娘身份尊贵,今夜怎么想到来这破地方?哦~”

    他故意拉长语气,听起来十分苛刻,“是拿药的吧。除了此事估计也就没其他的了。”

    他的话如同针灸扎在心头一般,疼的司绾眼泪都快掉了,急忙的解释,“明哲,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是因为,因为…………”

    她犹豫了一会,她不知道如何才能跟他解释清楚。

    正是她的犹豫让顾明哲心底阴沉的厉害,又开口讽刺道,“娘娘请回吧。这天黑莫要被别人看见说三道四。”

    司绾怔怔的看了他一眼,他这是在赶自己走吗?就这么不想见到自己?…………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