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铜牌百灵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在决定前往芒兹维尔静待时局变化前,西蒙小队每天都在变更着不同的宿营地点,谨慎避开了所有规模出行的十字军。自从督战队覆灭后,十字军对哥伦布久攻不下,后勤保障跟不上,有了这个由头自然将重心转移到全力清剿运输线蟊贼,大概是赶上了最后末班车,西蒙后续见到了运输车队无不是重兵护卫。倘若伦道夫与尖刺二人不知以何手段弄走的坦克有完整战力,西蒙还有胆子计划靠武装流民堆一次人海冲锋,但没有真正的重火力支援,还是老实点放个假。

    一晃两天,后街佣兵出身的队员们哪里耐得住关禁闭一般的安全屋休整,纷纷嚷着要吃去喝酒吃肉找女人,奈何人尽皆知西蒙格斗功夫了得,小事情爱惜下属绝不轻易拿去填人数,原则问题则谈都不用谈,西蒙也谅解血仗之后亟需心理生理抚慰,正规编制的游骑兵出完作战外勤后统一放三天假,军营旁便是围绕着大兵建立的各种市场小旅店。

    西蒙当了四年士官,班组一茬一茬地带新兵,最清楚不过何谓一言不合啤酒瓶招呼,况且西蒙绝对是严格意义的初来乍到,看待战后世界的目光仍旧不可避免存有战前世界的巨大惯性。西蒙于废土世界涉猎不广,除去精通军事技能外,风土人情一概不通,鬼知道招惹出什么麻烦来,所以他出门时必定要带上马尔科、拉米雷斯、乔纳森中的一人,剩余一人负责弹压队员们以及给他们找点乐子,工会安全屋的意义不在于隐秘,而是表明屋主的实力,至于空间?空间很大,足够找一群脱衣舞娘来。

    乔纳森推开安全屋院子铁门,响亮了打了个酒嗝,熏到西蒙直皱眉头,他一边注意着满是泥泞的街道车流,一边郁闷道“医嘱写的明白,你要少碰酒精,多喝纯水,你总想活的久吧。”

    光头巨汉鼓着自个粗如寻常男子大腿的胳膊,肌肉纹起像是山峦巍峨,凑巧街道来了支双头牛载货商队,乔纳森喝得微微醺然,眼见那褐毛畜牲要顶来,双臂一发力握住牛角,竟是止住了双头牛几步去路,商队护卫刚要呵斥,见这铁塔样的壮汉也就是讨了嘴上便宜。废土通行法则之一城内不得开枪,违者禁入。

    “老乔想明白啦,活了三十多年有过老婆有了儿子,吃饱穿暖,憋屈个球有个卵意思。”乔纳森哼哧道,西蒙也没法多劝,半年前乔纳森就已经是辐射病中期,没能取得钢铁居民证,开辟了k82聚落后要养活他新找的婆娘与一大家子人,以及陆陆续续拖家带口加入的家庭,乔纳森每天都得泡在辐射浓度相当高的伊利湖水里捕鱼,半年下来虽说是勉强安定了,辐射病一下到了晚期。

    抗辐宁在钢铁城一瓶卖五百元,而没路子的普通产业工人一天累死累活最多挣三十元,刨去基本开销,一天能存十元非常难得,即便是个体商户上缴完十一税后每月也支撑不起家中有个辐射病人。出完k82清剿任

    务后,乔纳森父子分到了钱大部分都花去购买药物,说来可笑,钢铁城医疗品被所罗门家族垄断,等于所罗门赏了西蒙与彼特一顿好打,不对,西蒙还挨了一次电刑。被打成死狗后还要掏腰包供税给所罗门,怎么让西蒙不恨?

    乔纳森摸出药瓶,对着无人小巷快速吞了一把药片,一旦断了供应,乔纳森的寿命顶多剩下三个月。

    “老乔当年在帝国当兵,当了十年,退役回家,老婆没了,儿子生分了,落了一身残病,北部人就是怂包软蛋了一点,其他的不说,起码靠双手能挣到饭吃,很满意啦,干完这单我继续种地捞鱼,活着看见彼特读了个什么他想念的学堂,噢,钢铁大学?听起来很硬气,还记得想强买你的枪的那个罗切斯?那个几把货的哥哥的姑父的二姨夫是长滩大学毕业,出来直接进帝国政府啦,如果彼特成了体面人,不用扛枪卖命,老乔死了也好向老婆佩妮挺直腰板了。”

    听得出光头巨汉其实心底里有些忧愁哀恸,于是战壕风衣挡住了西蒙永远随身携带的大蟒左轮,他袖子里藏着鹰爪折刀,西蒙握紧拳头与乔纳森碰了碰,情真意切到“我们三个都走出了黑山,一路到钢铁城,全须全尾,你看我不也找两个漂亮女友嘛,一切都会顺其自然越来越好,届时你要向你下一个儿子女儿说,看,你们的兄长头一份念了大学!”

    芒兹维尔不大,三两句话就穿过了安全屋所在的城门口泥巴街,每天午饭后西蒙都要去市政府公告栏与工会任务板阅览一番,得亏两人都是高筒皮靴,不然寸步难行。文明回溯首当其冲是道路系统,这年头最吃香的不是别的,是鞋匠,不管是谁,住在哪儿,出门保准烂泥坑当路,于是每个手头宽裕的人都得备上两双以上的长筒防滑雨靴。一如数百年前。

    “兄弟你来自战前,难道你没念大学?老乔去过长滩城看那些的招贴画,说是什么战前识字率百分百叽叽喳喳的,我记得有次你说过这件事。”大街小巷满是乞儿,逢上面善些的杏仁便一窝蜂去讨几颗子弹几枚硬币,肚子滚圆鼓胀,显然是饿到浮肿。与钢铁城一样,看不见独身一人的小姑娘或是主妇,要么是叼烟墨镜的女佣兵,要么是保镖跟随的干练女子。虽说无人承认奴隶的存在,但奴隶制奴工就是存在,谁都无法否认。

    西蒙与乔纳森两个罕见的高个头不属于面善这一类,可能是刮了胡子脸庞白净英朗,改为一群脸蛋尽量抹匀的女童来哀求买下她们,这群以“出售”自己为生的乞儿手脚分寸,绝不会轻易碰触,省的惹着了白挨一顿皮肉之苦,背后主人只会确保不被拐走,才懒得管是否挨打。

    西蒙倒出左轮弹仓里一颗马格南,指着不远处的面包铺子,说道“这颗子弹够你们买一块大面包分着吃,这一颗子弹你们拿去上交,这样明天可以休息。”

    看着乌泱泱离去却没有乌

    泱泱拥来的乞儿,乔纳森抱着胳膊,瓮声瓮气道“作为佣兵和变种人,你表现的非常奇怪。”

    “奇怪?是,我是很奇怪的人,你看我的同情心一般只会在这种场合出现,因为我会忍不住想起我幼年夭折的亲妹妹。”冷血生物做久了,一枪爆眉心的事情西蒙干的太多了,不管虚伪不虚伪,做一些虚伪的事情,能令他稍微心安一点。

    “上一个问题我还没有回答,我考上了宾州大学,和你一样,我被抓去当兵了,所以没上成。”西蒙耸肩道。

    “不可思议……”乔纳森嘟囔道,以他的思维而言的确,唯三的大学一水儿是贵族、大企业主、军阀的子女,当然不用去当兵。

    “时代不同,我的朋友。”西蒙说道。

    芒兹维尔市政府重兵把守,四周哨戒塔将市政府构筑成了坚固堡垒,数辆旧式的60坦克颇是威严。未经邀请不得进入市政府堡垒建筑,西蒙也没这个必要,假如有一天他的货物价值高到城市议会侧目,或是他的军队兵临城下,前者邀请函不请自来,后者统治者们不请自来。

    西蒙在市政府广场公示栏寻找着他想要的信息,前线战况、物资供应、人口基数、军械价格,通过对一点点信息的侦察弥补来拼合残缺图块。

    正当西蒙读着一条据说是钢铁军公开信件时,芒兹维尔唯一一条横穿全程铺设了沥青的马路传来大功率发动机轰鸣声,一列悍马快要冲破堡垒铁门时才戛然止住。“砰砰砰”地车门开启关闭,一队头巾血红直线交叉的士兵趾高气扬地踏进市政府。

    血十字,西蒙不动声色地继续看报,与十字军作战时他都戴着防寒巾,笼罩地严严实实。坏了,西蒙心一跳,他是很难辨认,但是乔纳森这种个头想不让人注意都难!果然,那伙进入芒兹维尔的十字军们眼珠子转动,理所当然地汇集到广场上七英尺多高的乔纳森身上。

    “巨人!”

    “不晓得这家伙胯下玩意是不是一样大。”

    “保不齐是个软货。”

    十字军们议论纷纷,乔纳森危机意识强地很,三两下转出了广场,隐没在小巷中,远远朝西蒙搭打着手势示意先走。西蒙拉上风衣帽,低头揣着兜快步离开。中立邦允许任何人购买补给,十字军也不例外,前提是不得带入高于20口径的重武器与履带式战车,但这队十字军可是去了人到市政府,五辆悍马就是二十人两个班,城外必定还有更多的十字军。

    “嘿!你!停下!”西蒙脚步一滞,一个十字军拦住了去路,气势汹汹地食指扣住扳机。

    西蒙头摆地更低,缩头缩尾,十字军走过来挑开了帽子,啧啧惊叹道“妈  的,这小白脸真麻痹地嫩,老子晚上要去艹你,哪个妓院的?”

    “铜牌百灵雀。”西蒙胡诌了一个前几次吃饭的酒馆名。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