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私人财产(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狱卒拔出扎在西蒙大腿中的两支钢钎,来回掂量,屠夫铁冠后尽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杀戮而产生的渴望。“你喜欢扎左眼还是右眼?”狱卒比划着,尖端的鲜血涂在西蒙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的胸口、太阳穴。人类进化了几十万年,依然未曾改变蛋白质躯干的哺乳类生物本质,莫说火药武器,便是最最古老的骨器、木矛、铁刀,也足以造成无法修复的致命伤害。同样的,在意志作用下,少数人类个体堪称不死之躯,原因不外乎百分九十的幸运。

    “铃铃铃!”控制台固定电话闪烁着红光,响声显得格外凄厉,理查微抬手掌示意狱卒停手,拿起话筒,本就挺拔的身姿骤然愈发笔直,仿佛是两只无形石壁把他夹在中间不得不抻直。

    “此人带来的风险胜过价值!主席大人,我不敢确定此人落入十字军手中会造成多大破坏!”隔着一条电话线,理查·索罗门两脚并拢,站岗卫兵般一丝不苟,可见电话那头代表着的权势,理查尚在据理力争,试图孤行己意处决西蒙,对他来说,榨干价值只在其次,重要的是勿让除所罗门家族外获得利润。四座倒立金字塔亘在一点针尖麦芒,平衡,平衡才是信条。

    “主席大人!”旧时代前的中世纪贵族以苍白为美,银白装束完美融入了理查好不容易泛起丁点血色的脸庞内,宛如被人扼住后脖颈的鹅,所罗门执行官嗫嚅地蹦出几个字,手腕僵硬。“是的,大人,如您所愿,我忠实执行您的命令。”

    电话极慢极慢地搁回原位,被钢铁居民视为铁饭碗的公职人员首先练就了一双察言观色眼睛,狱卒拇指扣食指,轮盘样拨转着钢钎,“释放他!”理查阴沉说道。他非常肯定以臭虫的本事绝无半分可能令弗兰茨家族垂青,若真与议会主席有旧,那么与臭虫绝缘的就是钢铁监狱!

    价值!理查微微眯眼,或许眼下这只半死不活的臭虫能榨出许多意料之外的价值?“把他私人物品一并送还!记住,一件不落!”狱卒乍听指示,顿时苦了脸,这小子油水肥得滑手,煮熟鸭子进了喉咙竟然也飞了?

    狱卒架着死狗般的西蒙,每一处皮肉、细胞、神经都在控诉痛楚,一团白磷弹以肺腑胸腹为燃料,无论鲜血白水都不可熄灭,铁门哐当声,西蒙勉强抬起头,被揍得双眼肿胀地只剩下一条缝的彼特,少年双膝拖地,划烂了膝头,他吃的苦一点不比西蒙轻。北方之星,教给西蒙的第一堂课。

    西蒙从未觉得炽阳如此亲切,金黄里一抹亮红,世界天翻地覆,他躺入冰冷无情的钢之吻中。“回家,我们回家。”西蒙疑惑着,他的家,他哪来的家?孤松镇?埃马尔要塞?希斯罗空军基地?肯特堡?答案藏在那双无限贴近的蛇形竖瞳里。

    “莫尔芬,啊,果然是你。”一步之遥,烈阳无遮无挡,理查负手站在门檐内,彼时彼刻,沙漠中的阿多菲娜确为沙蛇,她追求一击

    致命,憎恶拖泥带水。枯叶蛇不然,热衷于阴暗处一击则走,毒液点点蓄积,它有的是耐心。

    阿多菲娜怀抱着一进城就被抓捕进监狱,刑讯数日至昏死的西蒙,她触着西蒙几近脱水褶皱的肌肤,无论飞扬自信也好,怜悯沉默也罢,她得到了一具濒死之人。“你岂敢!”易形者暴露于阳光中,愤怒吼道。

    理查眼角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棘手,面容淡漠,他身后是位列十三议会的所罗门家族,何时何地,他皆不是一人。“你应该感谢我。”

    “感谢你什么!”阿多菲娜小指一弯,撬开纯水罐喂水给西蒙,西蒙随身物品接连不断地抛出,他的枪、表、背囊,至于钱包?惨兮兮地一枚硬币不剩。小心翼翼省下的药品全被这群狱卒卖入了黑市。

    “你的情人现在有手有脚,不少一根手指,一片耳朵,一只眼睛。”理查略带笑意。“所以,你应该感谢我。”

    阿多菲娜的罩衣微微撩开,露出一截刀锋寒光,她说道“假如你嫌零件太多,我乐意免费给你整容,从上,到下。”

    “你当然可以杀了我泄愤。”理查说道。“但之后即便是海德拉也保住你,有一点确凿无疑,你的小情郎可不是什么强悍基因的变种人,他会死在你前头,如果,他能撑到那一天。”

    阿多菲娜先将枪套系回西蒙腰间,左轮一颗颗填好子弹,拦腰抱起他,公主抱起骑士,沉默地转身离去,天堂鸟般的黑罩衣拂落污水横流的地面。“这还有一个!”理查“善意”提醒道。

    一枚一美元硬币凌空抛出,被某个侥幸撞大运出狱的居民稳稳接住。“你,带上他,跟着我,敢动手脚我就剖开你的心。”阿多菲娜头也不回说道,那人怎敢在变种人前造次,老实背着彼特缀在阿多菲娜后头。

    一分钟后,吉普轰隆着冲向钢铁城街区。

    ……

    a-20攻击机呼啸飞驰天际,一枚枚温压弹肃清了攻击路线,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千奇百怪的原因,总之可视面罩起了几丝白雾,很罕见,但并不意味着绝迹,西蒙倚着战壕,反手擦干净的新兵的面罩。“第一次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