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 好奇(1/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司机小顾回到县里,不可能不跟领导如实的汇报霍然的情况。

    当郝彦斌得知那么自信大方的姑娘之前竟然自杀未遂,他也跟小顾一样吃惊极了。

    等他回到病房转述给沈成硕他们听时,大家也是同样的反应。

    “看着那姑娘不像是能轻生的人啊?”

    “对!肯定是遇到了大事吧!”

    “问题应该还是出在她家里身上,没听小顾说他把人送到家以后,发现她的父亲打了她母亲,而且还怀疑放走了她……”

    几人众说纷纭,各有分析猜测。

    沈成硕却眉头紧锁,并未出声,似在沉吟。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霍然会在脖颈上戴一条跟她气质不配的纱巾,许是为了遮挡伤痕。

    沈成硕不由对这位救了自己的姑娘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按照两人短暂相处的感觉来看,她应该是个乐观积极向上的人,不会轻易的轻生才对,那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放弃了生的念头,而选择结束生命呢?

    这时,头发花白却依然精神抖擞的郝冠林郑重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就更不用说。人家姑娘救了我们家小硕的命,不论她遇到了什么难处,我们都要倾力相助!”

    “当然。爸,您就放心吧,这两天我抽空下去亲自登门拜访表示谢意,同时也好了解清楚情况,看怎么去帮助那个姑娘。”

    郝彦斌本打算处理完外甥的事和手头的要紧事,抽空过去霍然的家里亲自登门道谢,现在看来这个时间要抓紧一些才行。

    “好,你看着办吧。”

    一直沉默的沈成硕这时开了口“舅舅,到时我也跟您一起去。”

    郝彦斌真心不想让自己的外甥再出一丝一毫闪失,从县城下到下面的乡村,虽说坐车过去,但路况不好十分颠簸,他又有伤未愈,怎好如此折腾。

    尤其外甥从小在国外出生长大,条件艰苦恶劣的农村恐怕都没有见识过。

    他立刻阻拦道“小硕,你就不要去了,还是好好的养伤吧。”

    沈成硕很坚持“她救的人是我,登门道谢我这个主角不能不去!”

    郝冠林觉得外孙做的对,他一锤定音“行了,让小硕去吧!”

    见父亲发了话,郝彦斌只好应道“那好吧。”

    当晚,沈成硕本来需要住院观察的,但他执意要离开。

    郝冠林他们拦也拦不住,再加上伤了他的人还没有抓到,在医院待着也的确不安全,最后只好依了他,回了郝彦斌位于县委大院的家。

    郝彦斌是前不久从市里调到的县里,他们家分到了县委大院一户两室一厅的老楼房。

    两人的一双儿女都在外地念大学,只有寒暑假回来,父母岁数大了住在市里不放心,所以大家平日都在县里住,周末再回市里。

    等回房休息时,郝彦斌才摘下戴了一天的眼镜,捏捏鼻梁缓解疲劳。

    郝彦斌的妻子田蓉终于有机会说点悄悄话“小硕没有出大事是万幸,要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爷爷还有彦柔他们交代!”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