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四章 传送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二卷——死神

    第九十四章传送门

    PS:啊,好杯具的说!在床上躺了太久,结果今天浑身骨头酸疼,头昏脑胀的……下午一章,晚上一章,这就是在床上躺了两年的成果(——!)更无语的是,貌似还感冒了……在这种关键时刻……

    新的一年,祝各位书友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心情愉悦!

    …………

    空座町的一条大路上,两个少年正一路狂奔。

    “呼……呼……”一护一边奔跑,一边急促地喘息着。接连全速跑了十几分钟,即使是他如今被灵力温养之下越来越强悍的身体,也有些受不了了。

    “呼……我说,一护,呼……为什么你那么信任那个山本呢?”后方,雨龙追赶上来,奇怪地询问一护。“虽然那个山本曾经帮过你,但是你们的关系也没有达到可以无条件信任的程度吧!”这几天一护对待罗天的态度,让雨龙两人十分费解。尤其今天,擅长灵子感应的雨龙似乎感觉到了织姬在罗天那边,也暗中对一护示意过了,可是——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一护微微平息了起伏的呼吸,解释道:“其实我心里也明白我们与山本大哥的关系没有好到那种程度!可是,直觉!”一护眼中闪动着深邃的智慧光芒,此刻的他,哪里还有一丝稚嫩高中生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久经红尘的智者!

    “石田,你知道吗?一看到山本,我心里就会涌出一种善意,一种感觉,这感觉告诉我,他绝对不会害我!他所做的,一定对我有利!”一护语气坚定。

    “这样啊……”雨龙毒顿时陷入沉思,脚步也逐渐放慢了下来。思索片刻,雨龙抬起头,眼里闪烁莫名光芒:“一护,你确定这不是你的错觉,或者是被什么迷惑了吗!”

    “没有!”一护很肯定地点点头,“这个我可以断定!那种感觉,确实发自内心,没有办法作假的可能!”

    “正因如此,我才会不在乎山本大哥的来历和他被尸魂界通缉的事!因为,那感觉让我知道,无条件支持他只会对我有好处!”

    “包括现在?”雨龙对于一护的这种说法依然心存怀疑,但也找不到证据来证实它的虚假,只得先放一边。对于擅长推理,心思细腻的雨龙来说,这种无厘头的事情显然是不可信的。

    “对!”一护紧紧双拳,举目远视,那目光似乎穿透了无数阻隔,直接投射到织姬的房子上。“虽然我很着急井上的安危,可是那冥冥中的感应告诉我,只有来这里才能让她安然无恙!”“只有这样,我才能拥有守护你们的力量……”当然,后面一句话只是流淌在一护心里。

    “其实你心里明白,井上在那边的可能性更大,是吧?!”雨龙的语气突然加重,眼中复杂的神色混合在一起,惊骇,不安,不解,失望,悲伤……突然,雨龙觉得眼前的人好像变得自己都认不出来了!恍惚忆起,这种变化似乎那个傍晚之后就开始了……

    “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可是,你居然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而弃井上的安危于不顾,简直,不可饶恕!!”雨龙的语调突然抬高,尖声吼出最后四个字,忍不住狠狠一拳打了过去!

    “砰!”一护直直地被打飞。

    雨龙愣住。他居然没有躲开?

    “怀疑也好,打骂也好,其他什么都好!”一护紧紧握住双拳走过来,语气生硬艰涩,牙齿咬的紧紧的,迸出字句:“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变过!”

    “我的刀,从来都是为了守护而劈出的!!”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黑崎一护,雨龙陷入沉默。

    时间滴答滴答慢慢流逝,突然,雨龙猛地抬起头,出拳,带着劲风的一个拳头凶猛地砸向一护!

    一护一脸平静,屹立不动。

    “呼!”眼看那拳头就要打中一护,却突然刹车,拳风吹过,将一护前额上的短发吹起。

    “咳咳!”轻轻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雨龙咳嗽两声:“暂且就再相信你一次!”

    “嗯,走吧!”一护转身,继续全速朝井上家的方向跑去。

    在他转身的霎那,一抹掩饰不住的灿烂笑容跃然上脸!

    ……分……割……线……

    “乌鲁奇奥拉,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和蓝染不是一条心吧!”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罗天直直地看着乌鲁奇奥拉墨绿的瞳孔,嘴角扯出恶魔般的微笑。

    “哦,听你的语气,似乎与蓝染很不对付。不过,”乌鲁奇奥拉脸色不变,既不同意也不反对,“据我所知,蓝染好像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为何你却如此痛恨他?”

    “这个纯属私人恩怨,就无可奉告了,抱歉。”罗天耸耸肩,一脸云淡风轻。只是,在心里,某罗早就已经郁闷得直跳脚,破口大骂了!“混蛋啊!你以为我想要和那个变态的家伙拼命啊!我这不都是被逼的嘛!一个两个的,都要找蓝染的麻烦,偏偏都还要扯上我!我招谁惹谁了!”

    “不过说起来,那个千罗为什么要找蓝染的麻烦呢?很奇怪啊!莫非,蓝染同学真的开了群嘲光环,谁看谁不爽……”

    “与敌人的属下商量这种事情,我应该说你白痴呢,还是应该赞扬你的勇气呢?”乌鲁奇奥拉僵硬的脸上起了一丝波澜,虽然无比别扭,总算还是可以分辨出那时一种叫做嘲讽的表情。

    “怎么说?”罗天被那别扭的神情给小小地雷了一下。

    “知道本座最讨厌的是什么吗!”突然,乌鲁奇奥拉空洞的墨绿眼睛里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语气也变得与之前不一样了。

    罗天亲身经历了这种古怪的变化,顿时浑身一震,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乌鲁奇奥拉,变化太大了!

    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居然仿佛是两个不同的人了!

    不仅仅是话语,音调上的变化,更是气质上,性格上的本质改变!

    之前,只是一个冷漠刻板的战士,下一秒,却变成了一个颐气指使,高高在上的将军!

    “本座最讨厌的,”乌鲁奇奥拉眼中展现浓浓的不屑,一如看一只可以随手摁死的蚂蚁一般,“就是那些不自量力的人!”

    “人!”吐出最后一个字,乌鲁奇奥拉周身一震,一股奇怪的,充满古意的灵压顿时将他包裹住。

    这是一股非常诡异的灵压,虽然总量不是很强,居然给了罗天一种古朴、沧桑的感觉,仿佛经历了无数岁月,让罗天心神不由得一阵震颤!

    “你究竟是谁!”罗天心念一动,将那种不适感镇压下去,冷声喝道:“你根本不是乌鲁奇奥拉!”

    “又是这样……”罗天心里非常郁闷。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在告诉他一个很残酷的事实,这个世界的走向已经完全乱套了,与他所熟知的没有丝毫关系!这种茫然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乌鲁奇奥拉别扭地冷笑一声,周围的灵压越发磅礴恐怖了!

    “有道理!!”罗天“锵~”的一声抽出长剑,神色稍显狰狞:“不管你是什么东西,直接杀掉就是了!”

    战斗,一触即发!

    ……分……割……线……

    空座町一角的一条偏僻的街道。

    还是那间遮掩得严实厚重的房间。

    这间不存在于这个空间的房子,永远都被厚厚的窗帘给挡住,任凭外面阳光绚烂也无法将一丝光线照射进来。

    房间不大,只是简单地摆放了些家具。从那家具厚厚的灰尘上,就能看出,这家主人根本就没怎么打扫过房间,或者说,从头到尾就没有打扫过。当然,如果有主人的话。

    一张书桌,一张床,几把椅子,这就是全部的摆设。那雪白的墙壁,或许是太久没有见过阳光的缘故,也白得有些病态。

    然而,不知为何,这简单到让人无语的房间里,墙壁上居然稀奇地挂着十几幅画。看那样子,似乎年代还挺远,很像是真品。

    不过,如果有个细心的人在墙壁上细细密密地查看过来,就会发现一副长长的壁画边缘似乎露出了一道颜色暗淡的细线。若是再揭开这幅画卷,马上就会惊讶地发现画卷下方,墙壁上居然还画着一幅画!

    这幅画,是一扇门!

    这画中的门,高有两米,宽一米五,上面好似随手画满了繁复杂乱的线条,让人眼发花。但是远远望去,这无数的线条里,好像又另藏玄机,显示出一幅幅奥妙非凡的图片!

    此刻,如果有一个鬼道大师走过来,定然会好一阵目瞪口呆,然后像一个被强行禁欲了十年,突然来到女儿国的大汉一样疯狂地扑上去,嘴里咆哮道:“这里居然还留存有千年前的远古阵图!太好了!”

    没错,这道门就是一副千年前的阵图!一副可以通向异空间的阵图!

    也就是俗称的——传送阵!

    ……我……再……割……

    同一时刻。

    把目光转到一护身上。

    此刻,一护遇到了一件有生以来最……

    到底,是什么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