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八章 番外篇(28)(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舒木楚闻言背脊微凉,点头应是。诸人与于傲安自此别过,踏上茫然不可测之前路。

    离开不平门,舒木楚方有空询问韦明月失踪之事。赵青柠红了脸,十分忸怩尴尬,将当日之事道来。原来当日三人商议好,由赵青柠装扮韦明月,而韦明月却躲于床下。韦夫人在左一鸣到来时将预先准备的糕点给他吃下,左一鸣不久便觉无力。此时左一鸣无力反抗,被赵青柠一下击晕,床下的韦明月方爬出来。过不久韦明月身上穴道自解,便离开了不平门。此事原并无多少曲折,只是左一鸣万万未料到在不平门中会遭遇诡诈突袭,一时不慎,着了道儿。

    众人听闻韦明月与连城诀相识之事,均是皱眉唏嘘,觉得这位韦大小姐任性之极,将来难免吃亏,而那位韦夫人行为怪诞,则更令人难解。众人行至开封,特地选了成府对门那间客栈投宿,一来临近大街,来往行人均收眼底,二来面对成府,若有蛛丝马迹,可以探知。而周超自与众人别过,径回东洲去了。

    尉迟筱雪等人风尘仆仆,一路赶往开封。这日行至开封城外,忽见迎面官道上一骑马来势快疾,直向他们冲来,曹阳铭等人不得不略微让开。尉迟筱雪却觉得那骑马之人嚣张无礼,故意站在道上不动,冷眼瞧那马自她对面撞来。那马经过时蹄下扬起灰尘,激得尉迟筱雪一身灰尘,她心下微恼,迅速以剑柄在马身上拍了一记。那马受惊人立,马上人勒紧缰绳,方坐稳身形。

    尉迟筱雪心下正得意间,不防那马上乘客刷一记马鞭向她劈头盖脸抽了过来。她一惊之下纵身跃开,怒道:“什么玩意,胡乱打人?”

    却听那马上人闷哼一声,叱道:“教训你一下而已,算你身手快,躲开了。”尉迟筱雪细看去,见那马上是个年轻姑娘,绛红衣衫,眉宇间颇有盛气赵人之色,朝她无礼地斜视了一眼,转头策马离去。尉迟筱雪一边掸衣上灰尘,一边骂道:“官道这么宽,偏生要走中间,非要别人给她让道,还随便用马鞭抽人,这么蛮横之人我倒是少见。你奶奶的。”话毕她还不忘加句粗口骂人。

    但听那少女的声音远远随风送来:“谁叫你先招惹我,爱抽你便抽你了。今日无闲空理你,下次再叫我听见你出口不逊,定不止抽你一鞭而已。”

    “算了筱雪。”尹萧天劝道。

    “不算也不能怎么地,谁叫人家马快。”尉迟筱雪愤愤然。沿途自然少不了她愤怒咒骂之声,尹萧天等人听得惯了,嘻嘻哈哈与她打岔,过一阵便消了气。到得开封城内,均开始犯愁。当日无人到过开封,因此便约了于开封城内相见,但开封城之大尚在他们意料之外,究竟约了何处相见,委实难知。于是只得硬着头皮,逐家客栈询问。

    四人正发愁间,忽听得有人叫他们名字,举目看时,见巫华池立于道旁向他们挥手。一时间均是喜出望外,奔上前相迎。久别相聚,自是有一番亲热感觉,巫华池领了他们四人回转客栈,各叙别情。舒木楚得知自己确有亲人尚在人世,而全家却遭不明血灾,真是又悲又喜。而尉迟筱雪等四人听闻诸付二人惨死之讯,心下均是难过。

    一番商议下来,众人仍是无策,均想到周超纵折返路柳山庄,将一切告之祖涔骅,亦不会有何良策。叹息中,舒木楚忽思念起卫渡天来,心想:“卫大哥若在此,倒是个可以商议的人。可惜他却不在了。”不知怎地,他与卫渡天相识不过一日,但他所识的人之中,卫渡天的才智武功均令他极为佩服,其豪气更令人心折,因此不时便会想起他来。

    那几个多嘴之人聚到一起,不免又是闲谈良久,舒木楚便自行回房中。他端坐在床上,翻出那册皓阳心经,依照上面吐纳之法闭目养息。这几日他闲来无事,均在翻阅这本皓阳心经,至于有甚好处,倒也不去细想。只觉得每一坐下,按书中所教习练,总觉得丹田一股温热之气徐缓上升,慢慢散之四肢百骸,周身说不出舒泰。待内息游完一个大小周天,方睁开双目,深吸一口气,收势下床。他将心剑取出,虽然剑身已是纤尘不染,依旧是每日细心擦试一遍。念及临行时于傲安交代的话,暗叹道:“连城诀说的不错,卫大哥方才配得上这把剑。似我这等武功低微之人,持此剑在手,只不过是糟蹋了这绝世好剑,说不准还会招来灾祸。”怔怔想着,还剑入鞘,又用布细细包好。方将剑稳妥放下,却听得敲门声急,便匆匆去打开房门。

    巫华池等人一涌而入,纷纷抢着道:“筱雪在开封道上遇见一位姑娘,模样似是韦姑娘。”

    舒木楚皱眉道:“怎么回事?”

    尉迟筱雪将路途所遇之事说了,撇嘴道:“那女子便是你们所说的韦姑娘么?一脸蛮横骄纵之色,令人生厌。”舒木楚听她细细道出那女子容貌身形,倒真的与韦明月十分相似。

    “韦姑娘独自跑出不平门,不知会闯些什么祸?这大姑娘与筱雪一般,极爱惹事生非。”冯乐章道。

    “呸,怎么将她与我相比?我哪里像她了?”尉迟筱雪斥了一句。显然她对韦明月并无好感,因此极为着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