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3章:阴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洛倾站在水塘边,看着水里那些欢腾的彩色锦鲤,天气渐暖,这些锦鲤在这水塘里越发活跃了。

    “这夜擎澜好奇怪,诶,别老鱼了,你说他是不是也对你有意思啊!”

    夜擎澜一走,九头青鸾就迫不及待的从他精神领域里钻出来,扑棱的翅膀到处飞。

    看来这三个月的闭关,把它憋的也够呛。

    洛倾清眸沉沉,眉峰一挑,看着那只在湖面上那只四处乱飞的五彩鸟儿,开口笑意不进眼底,“你这个‘也’字用的很灵性啊!”

    九头青鸾丝毫没有风雨欲来额的紧迫感,还在那一边逗弄着水里的锦鲤,一边咬文嚼字的说道,“不应该用也么,一个鬼方倾漠,还有一个苍寰再加上个跟你不清不楚的夜曦,我这‘也’字都用少了,应该用‘叕’!”

    “呵,”洛倾嗤笑一声,眉眼中透着冷意,急剧侵略性的气息释放,竟然连她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寒冷,“我的事你倒是挺清楚啊,连几个人对我有意思你都知道的明明白白!”

    九头青鸾一看水塘里的锦鲤突然往水底游去,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都干了什么。

    它抖着爪子从水里抽出来,一双炫彩斑斓的眼眸对上洛倾冷若冰霜的脸竟然有些不敢直视。

    原来已经是六级灵师了啊,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欺负调戏她了。

    九头青鸾心里很是欣慰,但最终还是没逃过被洛倾一顿狠治的命运。

    “哎呦,哎呦,洛倾,不带你这么狠的,我什么都没干就随便说说,你赶紧住手,别拔我的毛了,我都要被你拔秃了!”

    九头青鸾被洛倾抓着脚,两只翅膀捂着尾巴上那点羽毛鬼哭狼嚎的叫,洛倾充耳不闻,一边揪着它的尾羽,一边狠歹歹的威胁道,“说,刚才那些话你还跟谁说了!”

    “我没有,我没有,我谁都没有,”九头青鸾甩着脑袋,顾前不顾后的在那叫唤,“我能和谁说啊,这不就是开玩笑揶揄你么,我们是一边的,这是你的私事,我怎么可能和别人随便乱说!”

    洛倾听闻,这才松开了它的尾巴和脚,轻哼一声,“谅你也不敢,以后这种事,不要随便乱说了。”

    九头青鸾得了自由,并没有立刻飞走躲她远远的,反而走到了她面前的一块石头上,卖乖的卧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她,忽闪忽闪的眨了眨。

    “那你,真的不准备解决一下么,我看他们好像都是认真的。”

    洛倾整个人松了下来,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抬手揉着九头青鸾尾羽的那个地方,她刚刚用的力气不大,但它这里的羽毛很金贵,刚刚那点折腾确实够它疼的。

    九头青鸾舒服的甩了甩尾羽,挪了挪屁股干脆坐在洛倾手里了。

    “你能不能有点羞耻心,怎么说你也是个公的!”

    洛倾抬手打了它屁股一下,九头青鸾却洋洋自得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公的怎么了,公的我也是只鸟,变成人的时候不让你摸不就得了。”

    “呵,认识你这么久,竟然不知道你是如此不要脸的一只鸟!”洛倾嗤笑一声,手里依旧温柔的帮他揉着尾羽。

    “这怎么能叫不要脸,我叫及时行乐,”九头青鸾眼眸微眯,下巴一扬,一张鸟嘴开开合合说的振振有词,“真的,你不准备解决一下你的感情问题么?!”

    “解决什么,我现在有时间去谈论这些么,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还有时间谈情说爱。”

    “就连一个期望都不给人家留,”九头青鸾学着人的模样,苦大仇深的摇了摇头,那样子无比滑稽,“真是的,爱上一个如此理智的女人,以后的日子得有多痛苦啊!”

    “你在那叹个什么劲,又不是你爱上了!”洛倾横了它一眼,不善道。

    “我……”九头青鸾一惊,抬头仔细看了洛倾两眼,而后浑身惊悚的抖了抖毛,好像是想到了无比可怕的事情一样,“我觉得能喜欢上你的男人,那都是个人物,能征服你的男人,不出意外可以征服整个九界。”

    洛倾嘴角微微抽动,看着九头青鸾抑扬顿挫的揣测,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它一眼,抽回放在它屁股上的手,伸进水里涮了涮,转身直接走了。

    九头青鸾见状,完全不明状况,“诶,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说完呢,喂,洛倾!”

    “走开,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你怎么又生气了,我又说错什么了么?!”

    “自己想。”

    “我没说错什么啊,我刚刚还不是还夸你很厉害么。”

    “谢谢你的夸讲,现在可以消失了么?!”

    “哎呀,我不想,我还没在外面待够……”

    一人一鸟拌嘴的声音渐行渐远,听着九头青鸾在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洛倾绷直的唇瓣渐渐勾勒起一个弧度,眉眼间染上些许笑意,清浅而明媚。

    恰似这皎皎月光落下,清美绝华。

    第二天,灵武学院中的众人看到潇漓带着几位老师来回的跑,就这么一个上午,整个灵武学院不管在哪里的学生都说看到过潇漓。

    刚刚从演练场出来的两个人正好碰到潇漓,与他打过招呼后,其中那个看上去年龄要小一些的少年,不解道。

    “这到底是怎么了,灵武学院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么,我看老师们从一早就开始忙,灵武学院很久都没有这么大的动静了。”

    旁边的人一听,一边微笑着迎合别人的问候一边说道,“听说是为了过天劫在做准备。”

    “过天劫,”少年不甚明白的皱了皱眉,“过天劫有几个老师在旁边护法不就得了,哪里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

    青年摇了摇头,“嗨,这谁知道呢,不过看这阵仗看来是灵武学院的重点保护人物,我记得上次有这场面,还是七百年前来自龙王界的一位龙族。”

    “龙族,”那少年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转头看着旁边的人一脸兴奋道,“灵武学院里真的有龙族来修习过,龙族也要过天劫么?!”

    “龙族不过天劫,但到了一定的年龄会换鳞,虽然我也没见过,但听到老师们提起过”青年说着,慢慢回忆了起来,“当年一位龙族弟子在这里修习,刚好赶上换龙鳞,据说人族的天劫与龙族的换鳞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当初那阵仗听说是天上劫雷地下业火,连劈带烧足足三天三夜,整个灵山上空都是紫色的,大地被烤成了红色,当时校长下令,叫灵武学院剩下的老师带着学生们把山下百姓都安顿到了方圆十里外,当时那龙吟声震天彻底,十里之外都清晰可闻。”

    “这么厉害啊,以前就听家里的长辈说龙族虽然厉害但成长的道路十分艰辛,没想到竟然这么艰难。”

    “确实,不过这次看老师们这么重视的样子,那人估计地位和龙族差不多吧。”

    话题被扯了会来,少年无知的挠了挠头,脸上带着困惑,“过天劫都是要六级灵师,自从年前鬼方倾漠和夜擎澜过完了之后,还没听说又有人突破六级灵师的。”

    青年同样不清楚,两人一路上边说边说,不一会儿就离开了,而刚刚那段对话刚好传到不远处一个人的耳中。

    洛雅站在树后,银牙紧咬,双眼蓄着怒火,她没想到为了洛倾过一个天劫,灵武学院竟然如此兴师动众。

    她一个月前才刚刚过了天劫,那时候也不过是在后山随便找了几个老师给她护法,潇漓连面都没漏,怎么到了洛倾这里,什么都要瞒着不说,竟然还如此大费周章。

    凭什么,凭什么洛倾就要被所有人护着,那些守护、那些奉承、那些荣耀,明明,明明都应该是她洛雅的!

    强烈的愤怒和嫉妒让她红了眼,这半年来,洛雅在灵武学院伪装出来的胆小,懦弱终于在无数怒火的累积下彻底土崩瓦解。

    “很生气吧,被这样不公平的对待!”

    清冷倨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洛雅目光一凛,整个身体有一瞬间紧绷,接着又立刻松弛了下来。

    她低着头,转身看着面前神秘又神圣的白衣女子,恭敬的服了服身道,“您来了。”

    女子看到洛雅低眉顺眼的样子,眼中带着怜悯,嘴角却满是嘲讽,“愤怒是每个人都有的一种情绪,聪明人会把这种情绪积聚,转嫁成一种力量,而愚蠢的人就只会一味不计后果的发泄。”

    洛雅后背一僵,余光向上小心翼翼的看了那女人一眼,胆战心惊的后退了一步,声音颤颤道,“是……洛雅明白了。”

    女人掩在遮面下的唇角微微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看来这半年你的心性已经修养的很好了,至少不会顶嘴了。”

    “以前是洛雅不懂规矩,还请大人见谅。”

    “没事,”女子大度的摆了摆手,衣服上华贵的宝石金饰碰撞发出阵阵代表着华贵的轻响,“这次我来是有事吩咐你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