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章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在这里控制着水温,而中年男子和高老正在聊天,他们两个聊天的内容,我并不是很能听明白,既然听不明白也就算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很是简单。

    到现在,我才开始明白,原来梦幻歌舞厅的顶层并不像是海上洗浴中心一般还是服务中心,而是别出心裁的开设了一处药浴按摩,而高老便是这一层的按摩师。

    在药浴里面稍稍泡了一会,高老便开始给中年男子按摩,按摩的手法很是奇特,只见高老拿着手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使劲的敲着,听见骨头噼里啪啦的乱响着,中年男子的表情有这一丝的痛苦。

    不过当高老按摩完之后,中年男子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面色红润,呼吸平稳,眉头满是舒展,看上去十分舒服。

    见中年男子睡了过去,高老便开始拿着刚才仔细研究过的银针开始往中年男子的身上扎着,我想这应该就是针灸。

    虽然我是没有针灸过的,但俗话说得好,没有吃过猪肉但也应该见过猪跑,而我便是如此。

    针灸完了,高老便带着我离开了这里,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走廊上就只剩下刚才中年男子带来的四个魁梧有力的保镖。

    而刚才见到的两位妙龄女子却消失不见,我想这里应该有专门为她们设立的房间,满脑子的满是刚才那两抹倩影。

    整个过程之中,高老没有对我说一句话,而整个按摩室也都是安静的可怕,我虽然心里有些不爽,毕竟他们这些人全然就将我当做空气而已。

    但我也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显示,只是老老实实的完成着高老交代我的事情,心里还有点遐想,“要是把高老这一套手法学会的话,怕是下半辈子都不用发愁了!”

    因为按摩一般都是很消耗体力的,高老年纪也大了,按摩完了便直接去了自己的休息室里,而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就只能老实的待在大厅里,跟着几个表情寡淡的保镖待着,了无生趣。

    约莫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整个顶层还都是安安静静的,我朝高老的房间看了一眼,见没有任何的动静,便继续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

    清晨,我被一阵讲话声吵醒,睁开睡眼惺忪的朝着外面看去,只见天色大亮,刚一起身便发现高老正和昨晚出现的中年男子说着,我来不及判断,立马跟着高老将人送了出去。

    我本想了解一下高老这门手艺值个多少钱来着,却发现至始至终高老和中年男人就只有寒暄和说着客套话。

    只是在走进电梯之前,中年男子余光瞥了我一眼,随后对着一名黑衣保镖使了个眼色,那名保镖立马会意,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信封塞进了我的手里。

    “这......”我完全愣住了,不知所谓何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觉中年男子早已经带着刚才出现的四位壮汉离开了这里。

    手上的信封很有重量,光是这信封的厚度少说也有个万把块钱,我以为这是中年男子给高老的,便拿着信封来到高老的面前,将其递给高老。

    只是高老正在喝茶的脑袋连抬起都没有抬起,缓声的说着,“这是给你的。”

    “给我的?”我惊讶的看着高老,这里的小费怎么高的吗?

    高老点头,轻轻挥挥手,“下午三点过来。”说罢,便留给我一个瘦骨嶙峋的料峭身影。

    等我从梦幻歌舞厅出来的时候,摸着口袋里的那沉甸甸的信封,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疼,是真疼!

    这才醒悟过来,原来刚才不是梦境,而是切切实实发生着的,“妈蛋,要是老子学会了高老的手艺,一辈子岂不过的潇洒惬意?”我心里想着。

    可是当我步行走到我停放着的那辆半旧奔驰车的时候,我先前的喜悦感都被眼前的景象冲刷的干干净净。

    因为车子被人用尖锐物品全然刮花了,而车子的挡风玻璃上还被人用红色油漆书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操,这到底是谁干的?”我心里暗道,气愤的向四周张望,只见远处拐角正有着四个染着黄发的小青年看着我,见我看见了他们,也不躲避,就这样看着我,对着我竖起中指。

    联系起刚才的事情,我立马反应过来,这不用说,肯定就是周伟派人干的,且不说他现在虽然在医院,但凭着他之前在刘麻子手下待了那么长时间,手下肯定会有几个小弟。

    而这些小弟见到自己的老大被我打成这个样子,看见我仍有顾忌,心里面无法发泄所以最后便只好想起了我的车。

    只是可怜了,我的车啊!平白无故的被人蹂躏成这个样子。

    “我靠,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我想冲过去向他们拼命,可是对方人数太多,且不说我能不能以一敌四,光是人数方面,我便不占任何的优势。

    而且现在,我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的完全,现在跟他们打起来,不占任何的优势,无奈,考虑全局,我只好咽下心中的这口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