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5.11 冰霜(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苏鴷抵达椰林港的时候,东大洋上一切发生了重大变化。

    哈吉厄在短短一个月内,从一隅之地,开始扩张,依附他的炼云家族,为他在海上御兽驾车。而他也将炼云家族血统调节出了纯金瞳。

    而这一切,苏鴷都在平等交流中了解得一清二楚。苏鴷这个能力,战斗力虽然不行,但却是能渗透到任何一个势力中,苏鴷和炼云家族的十六个人达成了交流。对哈吉厄的所作所为,能从多个角度看到。

    而苏鴷对其行为的评价是:“他这简直就是在纵恶!”

    海人类现在的上层社会相对于陆人类的上层是落后的!但是相对于两千年前,那是绝对进步。

    炼云家族两千年前身属于嫡系,却未能把持进步,故被贬斥,绝对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然而现在他们今天在哈吉厄的帮助下重新变成金瞳。

    他们重回海人类的高等级阶层后,以驾驭凭空出现的海兽为荣耀。对钢铁鄙夷,对机械鄙夷,对进步的科技厌恶,斥责这些非自然、非传统的科技。

    天见可怜,融绝宕这个金瞳精修机械术的示范,以及南大岛战役新式战争科技的冲击,才让瀚海人类进一步重视一些机械术。

    而让他们带着驾驭海兽这个力量体系,用战争对抗海人类,海人类的价值体系会再次偏向愚昧!

    ……

    此时,东北大洋上,碧波汹涌的海面上。

    海人类偏向于科技的当权者正在艰难抵抗此次神归。

    三个海人类上等家族的万吨战列舰,正组成列队,高耸的雷达塔楼,硕大无比的巨炮,以及甲板上的警笛,每一艘战舰都宛如一个钢铁城池。

    而在城池脚下,大片浪花正在劈开。而海上的战列舰线阵列,由近到远,就如同钢铁长城。

    视角掠过远方,天空中一架架直升机,宛如蜂群一样,在浩瀚洋面的天空中巡航。从战舰上看,这些为战列舰巨炮校对的飞行器,就只有一个个黑漆漆的点。

    统一的讯号中,一艘艘战舰舰炮齐射,烟雾弥漫在战舰四周不到一秒,就被海风迅速拂净船体,炮弹朝着二十公里外的目标落过去,炸出了大量的水柱,还有——冰晶。

    战列舰炮击的目标是一座冰山构成的战舰,这座冰山除了在阳光下反射亮白色,内部还在放射着一束束犹如萤火虫发出的冷光,这诉说着魔法的神奇。

    急冻魔法和现代常见制冷技术是完全不同的。现代制冷是利用液氨等介质在压缩机中将气化,凝结现象搬运热量的。

    而急冻魔法原理则是和激光制冷相同。

    利用光子与物质原子接触,物质分子无规则运动被光子频率调频,光子在离开物质的时候能级更高。

    二十一世纪制造的激光制冷设备只能冷却极小的目标。这个技术前景仅是在对芯片降温上。

    但是现在这冰山的情概,很显然是一种原子级别的工具制造的能量场,大范围地制造了这种极寒的冷却现象。

    而对当代来说,这种不可见、不理解的工具和技术,这就是魔法和神术。

    ……

    当重炮的炮弹打入冰山后,轰的一声,在炮弹入口处喷涌出大量的冰屑。

    仅仅数分钟,随着光芒的闪烁增强,一缕缕海水在冰山破碎的地方形成血管组织凝结,发出白色的光,在白色的光芒中冰山再次复原了。这种宛如生命修复的迹象,让海人类的舰队不由觉得自己的攻击是一种徒劳、无力的挣扎。

    冰山并非只挨打不还手。

    在冰山尖锐的顶端,幽蓝的光芒贯彻天地,宛如一道柱扫向四方天空。而这道光芒扫过的天空,大量寒流涡旋在天空中凭空出现。

    海人类的直升机躲闪不及,只要被巨大的寒冰龙卷风刮到了,整个直升机的螺旋面,就附上了重重的寒霜。

    紧接着因为螺旋面转速过慢,而慢悠悠地坠落在海面。

    而在海面上翻滚的乱流中,一个个海兽如同恶棍一样潜伏,当直升机坠落到一定高度,它们就会高高跃起张开大口,将直升机一口咬得粉碎,使其变成金属碎渣沉入海底。

    ……

    冰山内,仿人类船舶的木质船长室中。

    哈吉厄目视天空中被寒光扫落的直升机,也感应着脚下冰川因为舰炮轰击震颤动摇。

    他的心里已经对这个世界的蒸汽科技造物的威力默然承认,不过此时却还是一脸淡定转身对着一旁的发光体(苏鴷)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工业科技?似乎并不如你说的那样,是这个世界的决定力量?”

    而靠在一旁的苏鴷同样用装逼的语调反讽道:“是吗,只是打下来几个蚊子,就想代表老古董挑战时代吗?”

    哈吉厄咬了咬牙心中暗道:“愚蠢,顽固的新人。”

    他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