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4.15 饮鸩止渴的扩张(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蓬海政变彻底断绝了其干涉荆川的可能。

    荆川境内的抵抗,随着一个个地方望族诛灭,以及动辄‘夷十里’的三光政策,在十一月后变得弱。

    荆襄要塞南部。

    四号铁路干线上,笨重的光龙战列舰再一次从货运列车的钢板上爬了下来。笨重的机械爪子在钢板上摩擦的的声音,让人耳朵宛如吃了柠檬一样,从耳膜直接酸到脑仁。

    硕大的钢铁机械在地面爬行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被戳出来的深孔。

    苏鴷拿着直尺测量了一下,很想吐槽:“这种机械爪戳得这么深,如同机械锄一样,让底盘非常稳定,做自行火炮的稳定器该多好,偏偏送给定向能武器当底盘。”

    现在光龙战列舰爬行到了荆襄要塞附近的丘陵处。

    荆川的一些地方世家看到大事不妙就朝着平原附近的小山上后撤,而现在光龙就是对着小山进行打击。

    在地平线上,一束束强光从钢铁怪兽耸立的黑角尖塔顶端放射出来,然后凌空走了几个折线,从天空自上而下对山体进行打击,在激光照射光斑的挪动下,树丛中亮起一条笔直的火线,随即在火线周围冒出白烟

    随着光束扫到山体上某些旮旯,掩体中躲藏的抵抗者们耐不住土壤水分被瞬间蒸发带来的高温,纷纷跳跃逃出来。

    而这种无往不利的作战视频资料被公孙核发送到了苏鴷这里。

    当然,轻钧结也经常带着炫耀的表情,在苏鴷面前走动。旁白:就像是,孔雀对异性开屏。

    但是苏鴷每次收到这样胜利的战报,却对这个“强大”的机械欣赏不起来。

    苏鴷:“耗费巨资造这个,目的就是用来镇压游击队吗?哦,这不就是元首的古斯塔夫,联合舰队的大和。”——优势局,就不断浪费资源。

    至于轻钧结,一开始苏鴷不知道她是女的,毕竟轻钧家的男性都是娘化的。

    不过后来嘛——苏鴷是有领域的,而且领域经常习惯性的开着,所以一些事情,嗯,例如‘谁撒尿是蹲着还是站着’最终还是知道了。

    知道这个机械师是女性后,苏鴷就更没兴趣和这个女生争论了。

    苏鴷:“我堂堂男子汉,做事就要对女孩让一点。”

    这不,现在这光龙战斗,苏鴷一言不发只做自己的维护工作。当然,轻钧结一到场,苏鴷就立刻交班,回去睡觉去。

    只是,就这样,轻钧结脸蛋似乎激愤得更加厉害了。

    心思不放在这的苏鴷对此的态度是:“搞不懂这女人,但是最好避着。”

    ……

    随着激光对四十公里范围的山体进行了两百四十三次打击后,此次军事任务圆满结束。

    四个小时后光龙战列舰又在刺耳的声音中爬回了火车,然后整个护卫光龙战列舰编队的两千人集团随着列车返回了城市。

    半个小时后,在公路上吉普车内,又划水一次的苏鴷打了一个哈欠,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城市建筑群。

    太云的入侵,让襄耀这座城市略显破败。

    虽然在太云法吏的管理中,一些基础工厂已经启动,但街道上数量稀少且行色匆匆的人

    大街两侧废弃且装满垃圾无人收拾的马车,让苏鴷扼腕战争对繁荣的破坏。

    在太云的法度下,战争和必要的重工业是优先被保障的。但是这种优先的保障,往往就代表社会的其他运转机制被打上了不重要标签被废弃。

    例如,城市的繁华,在太云军事化的上层眼里就被视为可有可无的。

    太云的经济思维,仅仅停留在战时。战时人们要生存,要通过军功改变社会阶位,故在太云法度下贡献智慧和才能。

    但是战后,以及大批战败后的依附者呢?现在荆川的这些战败者可不比早期战败的依附者,早期的战败依附者可以继续在太云战争中获得地位改变,而现在东大陆战局已定,剩余的战争不过是太云权贵们亟待瓜分的功劳。哪轮得到荆川这帮战败者来自我证明。

    而这时候,营造繁华社会利益,让人依附,让人贡献才智,才能让社会继续发展进步。

    而太云那帮军事狂人们,只有战时工业思维,没有和平时期经济治理的思维。

    苏鴷的座驾进入城市街道,向北行驶,一路上街道两侧的大厦可以看得出往日的辉煌,但是现在玻璃门被砸碎,贴在玻璃门上的封条随风飘荡。

    各个十字路口戒严的军警腰间带着枪,维持城市内的秩序。这些军警在看到苏鴷的军用车辆后,用符合苏鴷心中的伪军标准,勾腰谄笑敬礼。

    整个城市的军警数量编制在三万人左右,这个数字是汉水集团城市的二十倍以上。高压统治给襄耀城市带来了极高的统治成本。

    由于襄耀是重要的工业城,现在这种统治成本,在太云各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