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12.23 大风动,池暗流(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电气历662年6月3日。沙暴之乱已经过了十六日,战事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然而一旁的孟虹,则表情严肃地看着一份份军事资料。这是蓬海军方的资料,敫露珉总长的侍女亲自送来的。当然,送来的意思并非斥责,而是……

    此时沙暴之乱,给蓬海上层的印象已经从最初的愤而无力,变成骇然而畏之。

    苏鴷在蓬海国境内这几日的战绩不可谓不辉煌。

    5月25日,姬炼刚刚失手被擒时,蓬海境内的公卿贵族在震惊之余,一边说是意外,一边则是开始真正揣度苏鴷的战力。

    这种态度的变化表现于,翠屿港姬炼被斩落后,蓬海长城表现得爱惜羽毛了。

    战争初期,苏鴷没有上门攻击他们,他们现在是保持旁观的,放任苏鴷在蓬海东部纵横。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与那些在港口中避战的舰队一样,成为了“存在中的长城”。坐视沿海望族的利益在这场变乱损失而不作为。

    当然苏鴷很显然不满足于此,当内陆飞机场建设好后。苏鴷的龙卫兵战队很快就从蓬海东部,穿插到蓬海中部。

    且不提如此深入敌后的行为,在蓬海长城们眼中有多浪。苏鴷将破坏延伸到蓬海内陆的举动,这就严重破坏了蓬海本土长城们的家族利益了。

    【故在5月30日,蓬海七位长城开始对欠收拾的苏鴷进行围剿】

    他们也的确在集结中碰到了正在‘冒进’的苏鴷,但是紧接着在追击过程中打成了葫芦娃救爷爷。

    原因还是门阀化让军备各种指标难以统一,七位长城分属于三个家族。而且在家族内的派系还不同,导致龙卫兵机甲制式不同。

    战后苏鴷检查了一下,好家伙,每个战队龙卫兵机甲的信息通讯系统还不是配套的。每个长城职能指挥自己麾下的龙卫兵,不可以相互移交指挥权。

    所以他们在追击时,只要苏鴷稍微一拉扯,就分成了多个波次。

    所以一开始是他们追苏鴷。但是在第一个波次追击过程中,苏鴷突然杀个回马枪,转过头配合调来的空军将其歼灭。

    第二个波次开始犹豫,考虑要不要等一下队友。然而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被苏鴷一波反冲锋打崩掉了。

    龙卫兵对冲,就是要看机甲上投射导引火力——苏鴷的领域实在是太强了,冲锋时控制导引弹的数量是普通长城五倍。

    至于第三、第四个波次见苏鴷这么猛,就直接逃了,但是机甲性能比不过沙暴集团的产品。

    第三个波次那位长城,被追上来的苏鴷控制空军投弹轰到投降。没错,就是怂的投降了。

    苏鴷距离这位长城五公里,用领域直接压制住了他的领域。使其面对导引弹锁定无能为力,为了活命,只能以‘机甲故障’为由,束手就擒。

    第四个波次一共有两位长城,成功跑回军事防线内。

    但是这个军事防线,一点用都没有了。苏鴷直接打进去了,然后就在这蓬海防御重镇附近,将这两位长城的机甲击落,拆毁他们的战甲,然后把两位长城缚在副油箱模样的梭形仓内,擒了出去。

    此战让蓬海举国失语。而现在孟虹看的资料,就是苏鴷打穿防线时的战斗影像。

    视频上十五吨的螺旋桨攻击机,对地喷射的子弹形成明亮曳光长条,如黄金锁链般从战翼上垂下。

    而这金色锁链横扫过后——

    地面上全是横七竖八的车辆,翻滚的马匹帐篷,还有麻子脸一样的弹坑。

    一位位高级军官恐惧地仰视着天空。然后在天空火力压制制造的尘埃中,抱着头缩进了防御设施中。

    在防炮洞中,他们头顶尘霾,无所作为地听着龙卫兵呼啸而过的发动机轰鸣声。

    ……

    孟虹看完资料,抬头看着这位来自内宫的女官,对她点了点头说道“请告诉总长,事情我已经知晓了。”

    这位身着蓝素装束,额染一道红痕的侍女做了一个女子礼,便抽身离开。

    蓬海这种宫廷承担信使的女子,装束是固定的,服色不同代表意思不同,例如红色就是带着质问意思,而蓝色代表着商量求问。

    而侍女眉头上如果是三焰痕迹,代表着她有替主上发问的权利。

    而眉心是红点,则代表侍女拜访的夫人可以询问一些情况。

    现在眉心只有一红痕,则是表示,侍女没有别的可以回答的,只是传意。

    【傍晚,在宅院中,田镇匆匆返回。孟虹为丈夫褪去外袍。两人用膳后,在后宅花园中并行】

    木屐与花园青石头碰撞的清脆声音很悦耳,然而田镇的眉头一直难以舒展。

    孟虹看着烦恼的田镇,善解人意地问道“朝堂上的人,还是拿不出方案吗?”

    田镇“是的,朝堂诸公除了表达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