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1 艰难的指向(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蒸汽历1030年3月16号,帝都的瘟疫已经结束了。隔离区内部患者在得到磺胺等廉价抗生素后,死亡人数直线下降。

    但是依旧有两万人在这场大瘟疫中死亡。两万人的死亡,如果放在二十一世纪那个民众敏感的网络信息时代,必须要启动高效的战时体制才能稳定社会秩序。

    而在圣索克,帝都那没有任何图片的报纸,轻描淡写地告知帝国的臣民,瘟疫已经结束,帝方在那将在五天之内内处理掉带瘟疫的死尸。

    帝都内快速恢复了繁荣,人们脸上很快看不出瘟疫发生过的痕迹。

    商人在围绕商品讨价还价。

    酒馆的雇佣兵们把酒言欢,再一次庆祝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

    而车夫们,马夫们,还有帝国的乞丐们,则是思考着今天下顿饭该用几个铜板。

    参与防疫的士兵,会在酒馆这种不正经不严肃的场所用言语添油加醋的叙说。而这类话题在酒精的气氛下,变成怪志杂谈。活下来的帝国商人和小市民们,在听闻这些杂谈中,嗤笑着那些买不起药物的倒霉穷鬼终于在这个世界上滚蛋了。

    酒馆中气氛,就如同地球上二十一世纪初期‘睿智者’‘诙谐’评论七八十年前的历史一样,甚至还更轻松写意。

    细菌杀死的人类尸骨如山一样堆积在焚尸场的场面,或许可以被这个世界的人快速忘记。而秉核却始终没有决心用金手指将大脑内这几日的记忆给淡忘掉。

    【夜间,在帝都皇宫区和机械区中央的高架桥上,凭栏瞭望的秉核,面前是一束束光折射的凸透镜法术】

    秉核目视着那些下城区重新安居乐业的民众。默默地转头将目光看向左侧那个高耸的帝国天体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目光中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看着现在一切都好,一切都满意了的帝国上下,秉核真不知道该表达什么情绪了。

    现在若是表达一些情绪,似乎反而像是一个情绪过剩,大惊小怪的精神病人。

    秉核发了半个小时的呆。一旁一直守护秉核的骑士走上前来,劝说到“冕下,天色很晚,这里视线杂乱,请你自惜。”

    秉核扭头问道“你说这个世界有神吗?”

    骑士顺着秉核的目光朝着天空望去,随后说道“冕下,我不知道,如果真的有神,您的善行善举一定会被神褒奖的。”

    ‘切’秉核不屑的吐了一口气,停止了观望天空,走回了自己的马车。

    秉核对身侧的骑士说道“我们明天早上就走,返回枪焰领地。”

    骑士惊诧“冕下,这,您不去……”骑士是想劝说秉核见一见公主殿下。

    秉核拿起了车厢里的毛巾擦了擦手说道“这次的行为,只是我一时兴起,没有任何其他目的,也不希望帝都的人以为我有任何目的。”

    【第二天,当秉核坐上火车后,火车站内的一个信鸽被放飞,仅仅十分钟,天体塔内的皇帝就知道了消息。】

    在确定秉核已悄无声息的离开后,皇帝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将桌案上一张文案丢进了壁炉。

    在帝都中最光辉的,只能是皇室。当任何一个人伟光正超过了皇室,是必然要进行按压的。在此次大瘟疫中,秉核救了大量的人是有收买人心的嫌疑。若是留下来,必然会有人进行吹捧。

    而倘若秉核选择留下来,那么帝都的贵族圈子中就会传出一些怪言怪语。

    例如秉核的年少莽撞,还有嗜血嗜杀等等。这些怪言怪语的源头不是皇室,但是却符合皇室的目的——点拨秉核不要得意忘形。

    而现在秉核悄然离开后,皇帝就不会授意让下面的人这样做。

    皇帝陛下开始拿起了另一张情报纸,这张情报纸上记录着,帝国医牧学院此次订购制药设备的有关情报。

    皇帝陛下看了看发货方枪焰家族,目光直接越过枪焰秉核的名字,直接将目光锁定了医牧区的两个名字,一个是彩镜,一个是兮云。

    皇帝陛下眯了眯眼睛,这位皇帝深呼一口气,脸上略带欣赏地说道“做得很完美,没留下丝毫线索。”

    【远离帝都是非圈后。秉核再次回到北方的工业工厂。工业革命继续着。】

    在四月开春时候,大量的机械被运输到了北方多个家族的领地上进行试用。

    超大型的农用机械在田野中运转,这台重量四十吨的农用机械喷射着蒸汽。转动履带的蛮力,让南方的这些领主们震撼。几十个铁犁犹如筷子翻豆腐一样,将地下的土壤倒翻了三十厘米。传统的牲畜翻动的土壤,和蒸汽机相比,就如同女人的绣花针和男人抡棍打架。

    一旁操作耕牛的农奴们看到这一幕,则是直接将牛停下来,顺势让耕牛歇下来,也顺势让自己闲下来。

    农机的巨大效率犁出的巨大田块,让这些农奴们在对比了一下自己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