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做我师父太亏了(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一百一十六章你做我师父太亏了

    雪见有些不知所措的抬头看看小舅舅,这个怎么解释?投资?这里不只没这意识,怕是连这个词都没有!

    但在小舅舅的炯炯目光下,雪见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支支吾吾道:

    “小舅舅,我说了你可别说我势力!”

    看看小舅舅的脸色,雪见又道:

    “这样的,小舅不是说承业哥哥考上了吗?虽是一个小小的童生,但我看承业哥哥将来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小舅,你看我现在不是赚了一些钱吗,而二叔家正需要帮助。你说要是我回去就带些钱回去给到二叔,至少帮他们把房修起来。这样...以后...”

    雪见未尽的话语梁声越秒懂!只是他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声音都有些小颤抖了。

    “你...你是说...施恩...图报?”

    雪见连忙摆手,小脸上全是惶恐,瞪大眼睛道:

    “不是不是,小舅!我就说你会误会我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想想。现在还不确定承业哥哥究竟能不能考上。那你要说我是施恩图报的话,要是他考不上,难道我去叫二叔把钱还我啊。不是这样的。”

    “反正我个人觉得呢,一本来他是我二叔。我现在有能力帮他帮一把这也是正该的。但我就不能去帮助我大伯啊。大伯那家人,你不是不知道。就不能帮。第二。小舅舅。我觉得帮二叔一家就是等于在帮我们自己。我的弟弟妹妹还小。我娘又不能做活。我现在就算有点钱,但我没劳力呀。在爹不再家的情况下,要是有事儿我保证我二叔一家肯定会站过来的。我觉得这就叫互相帮助。第三。如果承业哥哥真的以后考上了。我现在帮助了他们家。我想他以后做官也不会忘记帮助我的弟弟妹妹。您说呢。我现在去帮他家总比知道他考上了,而且还是考得榜首,再去帮他好,对不对。到时别人就会说我是趋炎附势。那意义都不一样了,对吗?”

    “雪儿!雪儿!你真的才六岁吗?”

    梁声越听了雪见的辩解!真的是无言以对!这哪是六岁的孩子说的话!没有一点人生经历的人说不出这样的话!生生把这样一个举人说的哑口无言!

    最后。梁声越还是同意了雪见的想法。他知道雪见现在手上的钱也不少。就是帮他二叔一家重新修一个房子也没有什么。而且他也想想。按雪儿说的确实这样的帮助是值得投入的。自己家虽然说是雪儿她们家最亲近的人。但毕竟相隔这么远。就如上次雪儿和姐姐被打一事,要是没有他二叔跑来报信自己家还不知多久才知道呢。但同时梁声越也对雪见这种功利的想法惊呆了。这才六岁的孩子。怎么心思就那么远,那么重呢。

    血剑终于顺利的躲过了关于'投资'一词的意思的解释。不由暗暗地舒了口气。既然小舅舅都同意了自己的说法。雪见就转身想出书房。但是在书房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小舅舅叫道:

    “等一下!”

    雪见心里咯噔一下,又咋了?

    雪见慢慢回头,才发现小舅又黑着一张脸。雪见就有些忐忑的轻轻转过身来,看着小舅。梁声越又低声叫道:

    “过来。”

    雪见上前两步。梁声越皱着眉头说道:

    “雪儿!有个事我还要提醒你!你安慰人不一定要抱着人啊!男女有别!你是还年纪小,但也要注意!”

    雪见的脸在小舅舅开始说时就通红!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不是的,他哭了,我看他可怜!”

    心里却在痛骂宁远之,这个混蛋!什么都和舅舅说!回头一定要骂骂他!不值得可怜的家伙!

    看雪见羞红的小脸,梁声越也觉得自己一个做舅舅的是不是管的宽了?也就挥挥手,让她离开了!雪见如被特赦了一样,飞快的离开了书房!出来一张脸还像猴子屁股一样红。

    下了两阶台阶,雪见看到承文和宁远之都伸个头在那边门口看着!雪见忍不住一眼瞪了过去!哼一声跑开了!丢下那两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互看一眼,都不知道是怎么啦!

    雪见气冲冲的出来就冲到了打铁房了,一进去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原来白胡子老头儿的白胡子看不到了!成了黑灰色的胡子!脸庞也是全花了!就算如此,他却是兴致勃勃的在忙活着!

    对!就是在忙活。他忙着听老牛的指挥。老牛叫他拉风箱,它就拉风箱,老牛叫他加柴火,他就加柴火。反正一切听指挥!不时还请教一番,态度诚恳!让老牛想生他气也生不了!

    一见这样的场面,雪见有的那点气恼也全消了!笑笑上前道:

    “牛爷爷,你现在在做什么?白胡子爷爷也跟着学打铁啊?”

    老牛还没说话,白胡子老头把头伸到雪见眼前,故意气耸耸的道:

    “你看我胡子白吗?白吗?他有姓,你叫他牛爷爷,我也有姓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