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章 没想到这辈子倒是齐全了(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七章没想到这辈子倒是齐全了

    说着,还接起自己的袖子擦擦雪见的嘴,雪见本来想躲开,但却没想到小草的动作很快,自己没躲掉。

    小草收拾好又道:

    “今晚家里的人多,好象大哥要回来,等一下我多舀点饭来,我们一起吃。”

    说罢又似是自言自语的道:

    “每次大哥回来都是要钱,爷就宠着他。刚爷回来了,还割了肉回来,说做给大哥吃。我娘一看有肉吃,就跑到厨房里去帮忙了。唉。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雪儿,以后我长大了老了会不会也成这样的人啊。”

    雪见认真的听着小草的话,知道了今天晚上家里怕是人多。听到小草的问话,雪见笑了道:

    “不会。”

    小草听到雪见说不会,又笑了道:

    “我也觉得我不会和他们一样。我呢因为出世的时辰不好,被他们丢了。你却是因为生了个怪病,也被丢到这间屋来了。雪儿,我们俩才是姐妹一样。不过没关系。奶奶说了,等一下会给我们俩留点菜的。”

    雪见点点头,看到小草凑近了的脸,抬手把爹留下的糖一下放到小草的嘴里。看着小草吃惊的样子,雪见笑了。

    小草一吃到糖,那张脸的表情一下子就好看了。那种满足享受的样子让雪见很是感动。一颗不怎么样的糖就能让这个女孩子满足。可见生活对她有多不公平!

    平时的雪见到这个时候都昏昏沉沉的想睡了,今天的精神却是不错。也就不时的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小草刚把嘴里的糖吃完,外面就传来叫骂声。

    “这个小草这个死贱人死哪里去了?一天到晚就知道躲起来。老娘烧火热死了。都不来帮老娘递把柴。”

    小草还不舍的舔一下嘴,对雪见笑笑转身就窜了出去,动作之快看得出是久经训练的。

    小草出去一会儿,又听到大伯母尖锐的声音

    “哟,这是多远都能闻到肉香啊。这知道我的儿子要回来给做点肉吃,这啥人都回来了啊。不是在外做官吗?还没个肉吃啊。”

    又听到一个平时没听到过的男声回道:

    “说的什么话,老三是我弟,回家来有什么不对。三,别理她。”

    “沈大柱。你是有了儿子了就腰干子硬了是吧。老娘告诉你。那儿子还是我生的呢。今儿我儿子回来。他爷看我儿读书累了给买点肉吃,我可告诉你。我都是靠着我儿吃的。我儿要是不吃点好点的,那怎么考得上秀才回来呢。我还想做个秀才娘呢。有本事就生个儿子啊,生个女子还是个痨病鬼。说不定哪天就去了呢。”

    听到院子里一声沉沉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把什么东西重重的放地上。又听到:

    “老二,你发什么脾气了,你把那筐子摔坏了还不得你去砍来编出来,我又没说你你还冲我丢什么筐子。别以为把你那儿子送去了学堂就能考学。你以为那学是随便能考的吗?这好几十年了,也就出了我们承祖一个。这承祖啊读书也累。又要花钱,要不我说爹啊,我们家也就这个样子,你还供得起两个读书啊。这承祖可是过了童生的了。你要是不支持着他。他怎么考上去呢?咱家的那些钱也就别花在没用的地方了。”

    “大嫂你说的什么话,承祖读得我们承业为什么读不得?我和二柱也没少在这个家做活,怎么我儿子读书就是没用的呢?承业才十一岁,先生也说我们承业读书好呢。你就能断定他读不好了?”

    这声音有些低沉,雪见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就听到的口气来看,这位怕就是二伯母兰氏了。听小草说过,二伯母在这个家里算是一个男劳动力了,做什么都和二叔一起做。下田也不输于男人。

    不过雪见听到她说话是有条有理的,反勃的话也是有理有据的,让人回不了话。看来也不是个没有成算的人。

    “娘,别说了,先去洗洗泥吧。”

    这个声音是谁?可能是莲儿的姐姐月茵吧。雪见正想着。就听到奶奶骂道:

    “吵吵吵吵什么吵。洪氏你每天就是吃多了。见人就吵吵。老三回家惹到你了?老二两口子还一身泥呢,你就在这里说风凉话。你有儿子了不起啊,我哪个媳妇没儿子?不过是你的大点罢了。茵子,把这桶水给你娘提过去。这里有点热的,女人家也不要洗太多冷水。不然老了够你受了。”

    “哎,好的,奶奶。”

    有了奶奶发言,那大伯母才歇了气。不过雪月又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低声的哭泣的声音。认真一听,是隔壁的娘亲在哭。看来大伯母骂爹爹,爹没开口倒把娘亲给气着了。

    雪月觉得自己这个便宜娘亲有点懦弱。不敢向二伯母那样给大伯母还嘴回去,而爹爹当然是不好开口,一个男子和这种妇女去说似乎也不太好。都说好男不与女斗。

    看着竹篱笆外透进来的光越来越暗,看来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