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902章 子时求神问卦(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如果地上的赤金钱币能跟人一样会说话的话。

    此刻如人一样,主动四仰八叉躺在驼背老头更夫脚前的赤金钱币,肯定在诱惑勾食指,说:“来啊,来啊,你来啊,有本事你来啊。”

    或许是听到了冥冥中的声音吧。

    驼背老头更夫脚下一顿。

    那双浑浊老眼,眯了眯,不知道是不是老眼昏花看不清,他把腰弯得很低,仔细去看地上的赤金钱币。

    头颅越低越矮。

    到了最后。

    几乎是鼻子,整张脸都要贴上地上的赤金钱币。

    那张苍老脸上刻着一条条丑陋的深深岁月沟壑,在阴气森森的黑暗里,快要近在咫尺的贴上赤金钱币,在黑暗中透着股说不出的气氛怪诞。

    面对着几乎快要贴上来,嘴里鬼喘气尸腐恶臭的驼背老头更夫,地上的赤金钱币,有道神芒刷过,可忽然,神芒微微亮起又暗了下去。

    原来,赤金钱币被驼背老头更夫捡了起来,然后继续打更走远。

    手提灯笼与竹梆子、铜锣的驼背老头更夫,继续一路打更,一路前进,绕科举考场一圈,报时现在是子时时刻。

    半圈还没绕完,带着赤金钱币的驼背老头更夫,在经过一间挂着“戊寅”木牌的考间时,考间里是一名年近古稀,鬓发都苍白了,看着比驼背老头更夫还老,都能做更夫爸爸的年龄,几乎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的七八十岁老人。

    戊寅在天干地支中,是代表数字十五。

    七八十岁还在参加科举考试,这在古代并不算鲜见。

    少壮不努力。

    老年还在参加科(高)考(考)。

    人到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花甲,七十而古稀,八十而耄(mào )耋(dié)。

    人越老就越是怕死。

    古往今来。

    无人例外。

    五十知天命,人一老后,就越加敬畏死亡和鬼神,整天开始神神叨叨。

    就好比眼前这名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鬓角苍白考生,连行动间都手脚颤颤,此刻不好好参加科考,却走旁门左道,行着鬼神卜卦之事。

    却见,古稀考生参加科考,不问己心有几斤几两,反倒是卜卦问看不见的鬼神,问鬼神自己有几斤几两。

    那是六枚铜钱。

    但是不是五帝铜钱就不知道。

    以铜钱卜卦,这在玄学上称作“金钱卦”。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龟甲占卜、抽签算命等。

    只见那古稀考生,取出六枚铜钱,置于一只龟壳之中,然后一手托握,一手封口,上下摇晃。接着将封口的那只手放开,动作很轻缓很小心,比对自己老母亲还在世时还孝顺,而后将龟壳中的六枚铜钱依次倒出,最后通过周易八卦推算出六十四个卦相中的其一卦相。

    子时不求神问卦!

    这古稀考生犯下了这一行的大忌!

    然而,其却浑然未觉,越是卜卦越是精神亢奋,就连自己每一次卜卦,身上器官正在逐渐消失,成为贪婪鬼神的口中祭品都不自知。

    到了最后,古稀考生的脸变成了无脸考生,只留下两只黑咕隆咚的漆黑眼眶。

    看着瘆人至极。

    看到完整过程的方正,大吃一惊。

    “子时不求神问卦,莫非那个要斩的人,就是眼前这名古稀考生?”

    或许是为了验证方正的猜想。

    如一道咔嚓霹雳降临,天上那个威严声音,再次振聋发聩的响彻在科举考场上空。

    “子时一阳生,午时一阴生!子时不求神问卦!午时不食!给我斩!”

    “子时一阳生,午时一阴生!子时不求神问卦!午时不食!我就不信斩杀不了你,给我再斩!”

    “再斩!”

    “再斩!”

    “再斩!”

    方正有些惊骇看到,随着声音一次次落下,古稀考生的龟壳与六枚铜钱就会自动衍变出后天八卦之八八六十四卦中的一卦,逢凶化吉。

    每次总能安然躲过一劫。

    可每个人的命数都早已在一出生时就已决定,强行逆天改命,就要付出等同代价。

    这就是为什么总说,卜卦神算一脉的人,最忌泄露天机,会遭天谴。小则折寿,英年早逝!重则亲人遭难,家破人亡,横遭枉死!

    只见,一名名熟睡中的考生,在睡梦中人头落地,身死命消,为古稀书生挡灾,他们都走得很安详。

    方正终于明白。

    这科举考场里的一切原由,都是因何而起了。

    当年那金钱卦,估计是把这场科举考场里的所有人都给杀死了!

    此时变化赤金钱币的方正,越是细思,越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