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50章 子时不求神问卦!午时不食!(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脑门垂下几道黑线的方正,面无表情的在纸条上写上答案——

    洛阳亲友如相问,请你不要告诉他。

    ……

    ——周唐外重内轻,秦魏外轻内重各有得论。

    答:想当年,金戈铁马。看今朝,死缠烂打。

    ……

    ——贾谊五饵三表之说,班固讥其疏。然秦穆尝用之以霸西戎,中行说亦以戒单于,其说未尝不效论。

    答:世人笑我太疯癫,略略略略略略略。

    ……

    ——北宋结金以图燕赵,南宋助元以攻蔡论。

    答:垂死病中惊坐起,父子平安。

    ……

    方正和隔壁书生,是一个真敢给答案,一个真敢抄答案。

    就在方正刚递完答案纸条,科举考场响起打更声,将有些意犹未尽的方正拉回来。

    “子时三更,胆经当令,平安无事。”

    子时,也就是晚上的十一点至凌晨的一点。

    咚!咚咚!

    一慢两快的打更声,在科举考场响起,方正眉头一皱,这么快就三更了吗?

    三更半夜,三更半夜。

    就是形容的眼前时间点了。

    他在这里已经耽误的太久。

    可这个科举考场的表面看上去一直都很平静,除了他那两个考试作弊的同桌,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匪夷所思或太诡异的场景。

    “或许,真的是我多虑了?”

    也不知是否是错觉,自从进入三更后,阴气更重了,周围更加寂静了。

    古人把一天中的子时,认为是一天中的太极生命钟阴极,按照阴阳消长的规律,这个时候阴气是最重的。

    所以这个时候就不要再去跳啊唱啊的,而是应该睡觉,人要遵从阴阳消长的规律,十点半前人就已经是进入熟睡中。

    古人对这方面很是讲究。

    进入子时后,绝大部分书生都已卧榻而眠。

    只剩下少部分书生,还在苦苦思索答题。

    这部分的书生并不多,方正估摸着这些书生应该都是笨鸟先飞的学渣,有天赋的学霸都是在睡觉,吃鸡,打游戏中学习的。

    夜半时分,一片阴暗,这个鬼地方自然是连月光都没有了。

    就更是连丁点人气都没有。

    可想而知,气氛有多么阴气森森了。

    呜呜呜……

    明明是在山腹里,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风声,风声夹在石缝中吹刮,打卷,气温在降低。

    此时站起身的方正,探出身子看了看考间外的左右过道,黑漆漆的一片,极是幽暗。就只有考间上挂着的一只只红纸灯笼,被不知从哪里来的山峰轻抚得若有若无摇晃,更添几分惨淡幽幽气氛,视野受限。

    叩叩!叩叩!

    静谧,安静的科举考场里,隔壁的书生,还在契合不舍的轻叩着木板。

    方正现在没功夫搭理他。

    因为,在本就静谧,深更半夜的科举考间里,方正听到了一些细细碎碎的声音。

    声音很轻,很远。

    可方正还没看到目标,还没听清那细细碎碎声音究竟是什么,黑暗里的细细碎碎声音,募然停止。

    “子时一阳生,午时一阴生!子时不求神问卦!午时不食!给我斩!”

    话音刚落下。

    噗!

    方正对面一名并未在子时前入眠,还醒着的书生,毫无征兆的,突然人头落地,二目圆睁的惨死当场。

    “子时一阳生,午时一阴生!子时不求神问卦!午时不食!我就不信斩杀不了你,给我再斩!”

    噗!

    结果,方正发现又有一名未入眠的书生,人好端端待着,突然就人头落地。

    叩!叩!

    叩叩叩!

    这个时候,方正隔壁书生的轻叩声越来越急促,不耐烦了。

    砰砰砰!

    到了后面,甚至是砰砰大力在砸。

    仿佛在隔壁待着的并不是一名文弱书生,而是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担心那木板隔间会承受不了这种大力砸,那头被困着的野兽终会失去束缚的脱困闯出。

    “再斩!”

    “再斩!”

    “再斩!”

    方正现在是有些首尾难顾,没功夫理会隔壁的动静,相比起隔壁的动静,眼前形势才是更严峻。

    因为方正看到,未入眠的书生越来越少,全都是突然就莫名人头落地,他根本看不到这些书生是怎么死的?

    就好像是凭空就被斩首了。

    而随着时间推移,他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