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 蒙混过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皇后娘娘气狠狠地将那把匕首摔在了地上:“真是见了鬼了,这把匕首到底是谁的?让本宫白白丢一回脸!”

    加加急忙上前:“娘娘息怒,这把匕首就连奴婢也见夜笙确实拿出来把玩过,谁知道,谁知道他这回又在玩什么花样?说不定又是假的?”

    加加的话让皇后娘娘一阵纳闷:“怎么可能是假的?你的意思是他们复制了一把一模一样的?”

    “难说!总之,这一次娘娘没有取得皇上的信任,恐怕再给皇上说二皇子的事,皇上根本就不会相信了。”

    皇后娘娘眉头一皱:“你说的也是,对了,你去将秀儿叫过来,本宫问问秀儿,她毕竟跟皇上接触的比较频繁。”

    “好的,奴婢这就去将秀儿姑娘请过来。”加加微微弯腰转身走了出去。

    李公公端着一杯热茶递给皇上:“皇上,喝杯茶吧。”

    皇上平日里忙于政务,今日却坐在一张椅子上,一双眼睛盯着墙上的那张画,久久不肯离开。

    皇上缓缓接过李公公递过来的茶水说道:“你看看这幅画中缺少了什么?”

    李公公微微弯腰:“回皇上的话,老奴没有这个天赋,怎能瞧出这画中缺了什么?”

    皇上看着墙上的画,良久了说道:“这幅画,缺少了韵味,这个女人拖着一个孩童,可却瞧不出这妇人眼中的意思。”

    “皇上,最近怎么不见秀儿姑娘来了,老奴原来以为,皇上是真的喜欢那秀儿的,如今一看,倒是老奴想多了。”

    “秀儿先留在浣衣局好了,朕已经派了人盯着,万一他她有什么动静的话,直接抓起来,到时候看皇后还怎么狡辩?”

    浣衣局中的秀儿被皇后传到了福寿宫,很快,皇上便知道了这个消息。

    “什么?皇后果然耐不住性子了,好,盯紧了,看看皇后给秀儿说什么,然后速速来报。”

    “好的!”李公公赶紧派人尾随到了福寿宫。

    秀儿一脸的懵逼,伸出一双又肿又烂的双手:“娘娘,她们欺负我,我洗完的衣服被她们破上脏水,然后,然后我又得再洗一遍,晚上,我还得守在旁边,因为怕她们又弄脏了我的被子,又要重新洗一次。”

    皇后娘娘看着秀儿那溃烂的双手,一把将秀儿搂进自己的怀中,不由得抽泣着:“秀儿,让你受苦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你留在乡下呢!”

    秀儿揉了揉眼睛,有些不解:“娘娘,您在说什么,是我的手烂了,您伤心什么?”

    皇后娘娘擦了擦眼睛,拍着秀儿的肩膀说道:“秀儿,没事,本宫会想办法,给你打点打点,你不会在浣衣局受气,谁敢欺负你,本宫就与她势不两立。”

    秀儿觉得皇后娘娘如此为自己,不由得激动地说道:“娘娘,民女本是个孤儿,你却对民女如此牵挂,民女如何是好?”

    “加加,带秀儿漱洗一下,换身新衣服,带到大厅,我们一起用餐。”

    “是,娘娘!”

    加加带着秀儿出去了,皇后娘娘翻出一个紫红色的锦盒,小心翼翼地将那串铜锁拿了出来。

    “过来了这么多年了,娘当初以为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没有想到却害了你,秀儿,娘对不起你。”皇后娘娘抽泣着,一边用手绢轻轻擦拭着自己的双眼。

    站在一边的丫鬟,听到皇后的这句话,顿时懵了,手中的琉璃盏丢在了地上,顿时碎成了一堆渣子。

    皇后娘娘冷眼看向她:“你刚才听见什么了?”

    小丫鬟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娘娘,奴婢一时失手打破了琉璃盏,奴婢啥也没有听见。”

    皇后娘娘冷冷说道:“打破了琉璃盏,月银里面扣啊,怕什么!如果听见什么敢胡说的话,休怪本宫剪掉你的舌头。”

    小丫鬟吓得身子入如筛糠:“是,是,奴婢遵命!”

    一会儿,秀儿打扮一新的进来了,一脸的认真:“民女见过皇后娘娘!”

    “在本宫这里,就免去这些繁文缛节,怎么自由怎么来?”这是皇后对秀儿的宠爱,除了秀儿,撒宇剑都没有这个特权。

    “皇后娘娘,民女还要去浣衣局吗?民女想留在福寿宫陪娘娘,哪里都不想去?”

    皇后娘娘的眉头一皱:“秀儿,你且按照皇上的意思留下来,本宫说了在浣衣局给你打点打点,你先忍耐着。”

    皇后娘娘说这番话的时候,内心一种说不出的憎恨,但此时在秀儿面前又不能说,只好先让秀儿继续留在浣衣局。

    秀儿点了点头:“好的,民女听娘娘的话。”

    皇后娘娘又问道:“秀儿,皇上有没有在你面前问起过什么!”

    秀儿犹豫了一会说道:“对了,是身世,皇上似乎很在意民女的身份,几次三番问起过民女的身份,民女的雪玉被皇上拿走了,至今没有归还。”

    皇后娘娘一把抓住秀儿的双手:“秀儿,看着本宫,在宫中一定要好好听话,千万不能胡说乱说,不知道的不能说,模糊不清的不能说,不然,迁怒皇上,可是杀头的事情。”

    秀儿点了点头:“娘娘,民女知道了。”

    李公公派去的小丫鬟神色慌张,将皇后与秀儿的谈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李公公,李公公点了点头:“杂家知道了,你继续盯着,千万小心别漏了馅。”

    李公公犹豫不决:“如果杂家将这个事现在就告诉皇上的话,皇上肯定与皇后娘娘过不去,如果撕破脸的话,到时候,那郑通河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呢!算了,还是先瞒着皇上,等着出征回来了,皇后娘娘如果要扶大皇子上位,那时候再把这些说出来,岂不是能帮二皇子一把吗?”

    李公公自己合计好之后就回去了,皇上只是知道皇后对秀儿很少是照顾,那锦盒的事情,李公公特意给截掉了。

    “哦,这样,那秀儿给皇后说了什么?”

    “回皇上的话,秀儿只是说,在浣衣局有人欺负她。”李公公笼统地说了一句。

    皇上看着李公公:“哦,吩咐下去,不允许浣衣局的人欺负秀儿,好歹她也是朕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