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为他人做嫁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独孤青黛在生产中死了,孩子也没有保住,沐玄天在暴怒中让当日丽泉宫的所有人都难逃一劫。

    这事的因果最后查到了在思静宫中修身养性的傅秋。

    独孤青黛难产一事,皆是傅秋一手策划的,在生产中途喂食的时候,给她下了药。

    看着面上带着胜利者笑容的傅秋,沐玄天双目赤红,若不是为了皇室的颜面,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想到独孤青黛的音容笑貌,痛苦地闭上了眼,直接赐了一杯毒酒给自己相伴三十载的傅秋。

    刚离开思静宫,沐玄天眼前一黑,在太监宫女的惊呼中不省人事。

    黄昏时刻,一辆马车从宫中缓缓出来,在路过朱红色宫门时,被御林军拦住了去路,一个宫女将手中的令牌递了过去,领头的人盘查了一番便放了行。

    一品鉴是一个卖好酒、好茶、好菜酒楼,并不包括投宿这一服务。按照以往的常例,酉时一到,一品鉴便关门打烊,今日在打烊后却有人敲响了门要投宿。

    店内的小二看着门口的马车婉言拒绝了,为她们指了去不远处客栈的名字。

    问人的女子从袖中摸出了一块形状奇特的玉石,拿给了对面的小二看,“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看着女人手中的半月玉雕,小二面上马上堆起来笑容,笑道:“原来是贵客,曾经听掌柜的提起过这物件,方才失礼了,快请进吧。”

    听见小二的话后,女子才转身回到马车,让车内的人下来。车帘掀开,一带着斗笠的女人抱着一个襁褓出来,在随小二的带领进了屋。

    凤止接到消息后,立马赶去了一品鉴,在掌柜的带领下直接到了后院中装扮清雅的庭院。

    刚踏入院子,便听见屋内女人的呢喃低语,像是在哄孩子入睡一般轻柔,然而孩子却依旧在哭闹。

    “他应该是饿了。”

    女人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立刻放下手中的孩子,翻身下床。

    见状,凤止直接让掌柜童关在外面等候,将门关好。

    “公子。”

    令女人万万没想到来人居然是凤止,语气中有些错愕。

    “刚生产完,莫不是不要命了!还不回去躺好。”凤止见女人一脸苍白虚弱的模样,眉头微皱,语气有些严厉,直接让她回床上躺好。

    看着一脸眉宇间温柔的女人和她身侧的婴儿,凤止语气也开始柔和道:“这些年辛苦你了,过些时日等你恢复了,我便派人送你回盟中,正好你回去可以好好调教那群猴崽子。”

    女子的声音听完这番话后,看着银面遮脸的凤止语气有些哽咽:“千面能为公子分忧,乃是千面毕生的荣耀。”

    转身看着没有哭闹的孩子,千面目光温柔,稍后又有些期盼的眼神看着凤止,“这孩子还没有名字,希望公子能为他赐一个名。”

    “他父亲应该给他取了名字吧?”

    千面摇头,轻拍这孩子,柔声道:“我不愿这个孩子与这里的一切扯上关系。”

    “晟。昂头冠三山,俯瞰旭日晟。”凤止看着孩子的小模样,脑中突现此字。

    “光明炽盛。”千面低喃道,眼中笑意渐生,“多谢公子。”

    凤止来此处,除了关心下属以外,最重要是询问千面为何提前出宫了。不过这种突然的意外,也是凤止与千面始料未及的,所幸这次意外没有波及到计划的实施。

    凤止让童关尽快找一个奶娘来,然后吩咐他派人照顾好千面后,便趁着夜色飞身离开。

    东宫中。

    沐子宸这几日过得还算安逸,宠幸了一个新纳入府中的美人,还狠狠羞辱了一番独孤鸢那个毒妇,心中畅快无比。自从拿到虎符后就彻底地放飞了自我。

    然而在这个时刻,却听到了独孤青黛难产死亡以及孩子没有保住的消息,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那个孩子怎么会死呢!

    沐子宸有一个秘密,在十个月以前的一次宫宴中,自己在醉酒后,强占了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青黛,事后没多久便传出丽贵妃有喜的消息。

    那日,千面一把致幻的药粉下去,沐子宸自娱自乐了一宿,精神萎靡地回到了自己的东宫,之后还欣喜若狂。

    东宫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传出过有谁怀有身孕的消息。突然喜当爹的心情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欣喜。然而自己唯一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让沐子宸最愤怒震惊的事情却是自己的母后死了,被她最爱的男人一杯毒酒赐死了!

    傅秋的死,是最不能让沐子宸接受的事情,傅秋死了,自己的地位难保,傅家的帮助也显得鸡肋,其他的皇子皆有可能成为自己,坐上这太子之位。

    夜间,一道圣旨传来,下令沐子宸在东宫闭门思过三个月,没有皇帝的指令不可出府。这变相的软禁,让朝中的大臣又有了新的风向标,掂量了一下自己平日里与太子派系的关系。

    大臣的站队,皇帝要分散自己势力的旨意,搁在平日里沐子宸早已暴躁不安和愤怒,但这几日来,他却极为平静,让人给一些世家送了一封信,秘密派人去了城南的军营。

    *

    圣天城的夜晚有些闷热,有不少百姓家中都撑起了窗户透透风,不过安静的大街上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借着月光,透过窗户便看见黑压压的一片,那寒光泠泠的枪头和战戈,让伸出头好奇的百姓赶紧关上了窗户,抵紧了门。

    太子造反了!

    当病中垂死的沐玄天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怒气攻心,又喷出了一口血,不断大骂道:“孽障,孽障啊!”

    突然想到了什么,呼喊着身旁的掌事太监,“快将那个盒子拿过来。”

    沐玄天急急忙忙将盒子打开后,拿出那块刻着铭文虎符,左右端详,最后重重地往地上一砸。

    凄惨一笑:“完了,完了,想不到我沐玄天执政几十年,竟然会死在这个孽障手中。”

    “皇上您吉人自有天相,外面护驾的人不会让逆贼闯进来的。”一旁的掌事太监将跪在地上安慰着这个迟暮的帝王。

    当沐子宸神色高昂的提剑走进来时,沐玄天胸口插着一把镶着几颗硕大宝石的匕首,躺在床上死不瞑目。

    沐子宸目光惊慌,神色大变,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沐玄天,自己要名正言顺的继位,但这把匕首是自己的贴身之物,怎么会插入沐玄天的胸口?

    此刻倏地反应过来,自己中计了!

    果不其然,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护驾。”

    看着与自己有三分像的晋王沐子轩,沐子宸恨得咬牙切齿,“沐子轩,你居然背叛我。”

    沐子轩看着前面愤怒的人,一脸正气喊到:“皇兄你大逆不道,我怎与你同流合污,还不束手就擒。”

    双方的将士杀在了一起,偌大的皇宫中厮杀声响彻不绝,有惨叫,有怒骂,有不甘……

    沐子轩将沐子宸踩在脚下,眼中没有一点情绪,如同看死人一般,利剑挥下时,无声的说了几个字。

    皇位,本王也想坐坐。

    沐子宸这短暂的一生都没有想过,终有一日会为他人做嫁衣。

    血染深宫,皇权更替,至高无上的位置皆是由无数鲜血灌注而成的。这次宫变最后的胜利者,便是蛰伏多年的二皇子,顺理成章继承了大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