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 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陶子骞看他脸色不对,心中哀叹了一声,“说了别乱吃飞醋,就是不听,若是他想我怎么不写些酸死人的话过来?”

    沈瑾瑜撇撇嘴,有些无辜“我怎么知道,或者……是向你宣战?”

    陶子骞颔首,“大概是这样,毕竟我联合满朝的文臣这么谋算他,想必他也是不甘愿的,心中只怕也是记恨我许久了。”

    仲景一直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这事情陶子骞自小就知道,小时候二人还没有情谊的时候,陶子骞每抢了他的东西之后都要被追着打,后来陶子骞索性不理睬他,才叫二人关系缓和。

    恍惚间想起来上一世的事情,他为他处处谋划,到了最后却换来一个死的下场。

    这一世显然事情已经越来越偏离上一世,这是一个好的现象,陶子骞并不想要重蹈覆辙,这样反而叫他十分安心。

    沈瑾瑜看他陷入沉思,拿过他桌子上的信仔细看了半响,将它放在烛火上直接烧了。

    陶子骞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剩下灰的信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从背后环住他。

    “陶子骞,我可告诉你,言卿玉现在不在,没有人是你的情敌,我可是有个不远万里都要给你送信的敌人,况且你们以前还有过什么,我心里酸的很,你知道吧?”

    他这样的坦诚叫陶子骞直接笑了,有细碎的吻落在他脖颈上,“我说了,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仲景在我这里是敌人还差不多,怎么就能叫你吃醋成这样……”

    似是无奈得叹息,又像是为他吃醋的高兴,陶子骞喜欢沈瑾瑜这样的在乎他,从第一日起的时候他就希望,到现在他才能够如愿以偿,这对他而言是幸福的。

    沈瑾瑜有些冷淡,毕竟陶子骞亲吻他脖颈的时候隔着一层纱布,他只是感觉到有些痒痒的,其它什么反应都没有,这叫陶子骞显然的有些挫败。

    纤白的手指爬上他的脊背,沈瑾瑜猛地一抖,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身后的陶子骞开始不老实了。

    陶子骞对于沈瑾瑜是渴望的,他们从青山寺到今日一直都保持着相敬如宾,现如今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腻歪,他已经有些失控了。

    沈瑾瑜已经面若桃花,这个时候脑子还想,为什么陶子骞这么喜欢自背后亲吻他,这样的角度他看不到他的面容,实在是有些遗憾,毕竟陶子骞这样谪仙般的人物看他动情实在是一件趣事。

    “哎呦!干嘛咬我?”沈瑾瑜正歪七歪八的不知道想东西,不想被身后的人突然就咬了一口。

    陶子骞喉间溢出一声轻笑,“专心点,不是在青山寺的时候就嚷嚷么?”

    沈瑾瑜扭头看他,陶子骞闭着眼,已经将自己完全的陷入进去,这对于沈瑾瑜来说是一件好事,他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弯曲的睫毛,浓密的想扇子一般,直接扫在他的心上。

    似乎是忍不住一般,沈瑾瑜抬起手指,轻轻触在他的睫毛上,明显的感觉陶子骞的身子一僵。

    “……说了叫你专心一点,你这是干什么?”陶子骞看起来无奈的很,手臂锢着他的腰,隐隐收缩了几分。

    沈瑾瑜只是笑,“子骞,我觉得你长得真是好看。”

    突如其来的夸赞叫陶子骞愣了一下,倏然的笑了,“你可真是不专心,我好看是你今日才看到的么?”

    沈瑾瑜挑眉,仔细端详了他半响之后笑了,“自然不是第一天知道只是我越来你越喜欢……唔……”

    陶子骞似乎是嫌他烦了,直接一个深吻,叫沈瑾瑜瞬间就收了声。

    沈瑾瑜叫他吻的有些受不拢心思,二人气氛升温,陶子骞突然就将沈瑾瑜抱到了床上。

    “厉害呀!我怎么不知道你力气这么大?”沈瑾瑜叫他这么一抱有些惊讶,衣衫半褪的赞叹陶子骞。

    陶子骞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我觉得你今天话有点太多了。”

    说完就直接扑上去,一场抵死的缠绵。

    沈瑾瑜躺着有些说不着,许是因为二人相处的久了,他都有些忘记以前二人是如何的相处了,那个时候在国子监,他每日逃学,对于同窗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

    那个时候他只记得陶子骞是个端坐正经的人,每每交作业的时候就他端正的交上去,还有一个郎儒之,貌似他十分格格不入,那个时候陶子骞也是像现在这样,永远是一身月白的袍子,看起来恍若仙人一般。

    夜间因为落雪,外面实在是有些亮着,映到屋里带着几分的明亮,陶子骞因为刚刚已经披散着发,眉间因为睡着舒展开来,沈瑾瑜有些眷恋的抚上去,看着他。

    陶子骞似乎在睡梦中有些不安稳,叫沈瑾瑜一触碰之后就要醒,沈瑾瑜瑟缩,将手收回来。

    他的子骞啊,风光霁月,世上只有这么一个人。

    第二日晨起的时候,陶子骞没有摸到沈瑾瑜,有些意外,毕竟沈瑾瑜爱赖床是大家都知道的,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

    正想着就看到沈瑾瑜从门外进来,一手抱着大夫君,一手牵着簌簌,笑容灿烂,“子骞,快些起床,我们今日上街去!”

    “……”陶子骞眨眨眼,觉得沈瑾瑜有些发疯了。

    “别看了,我没有疯,你给我赶紧起床。”沈瑾瑜的笑容瞬间垮下来,叫陶子骞以为他会读心术。

    簌簌看了看陶子骞,眨了眨大眼睛走过去,“子骞爹爹,爹爹今日说外面有集市,热闹的很,我想去看看。”

    陶子骞本来想要直接躺倒睡觉的,没有想到簌簌直接过来劝他了,有些无奈的爬起来,“你等我收拾片刻。”

    沈瑾瑜今日显然是有些兴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陶子骞,叫陶子骞有些吃不消了,开始威胁他,“你要是想今日不出门就尽管盯着我瞧,我倒是不着急。”

    慢条斯理的束发,陶子骞看着镜子里的沈瑾瑜瞬间就将目光移开了,有些想笑。

    几人收拾好就出门了,照旧还是陶子骞抱着大夫君,沈瑾瑜领着簌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