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两百九十二章 挑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萧长生毕竟是六品阵法师,在阵法的研究之上,确实是水平不低,他一眼就是看出了林飞手中那块玉牌的作用。

    听了萧长生的话,顿时,整个山谷中,所有的人都是沸腾了起来。

    一瞬间,所有目光,都是死死盯着林飞手中拿着的那块玉牌。

    “妈的,看来我得加快速度才行了。”

    林飞也是心急了,左手握着那块身份玉牌,右手拖着任珊珊的手,立即加快速度,向着金色道路的另一端跑步前进。

    当然,林飞也不敢施展身法,瞬移前进。

    因为这条金色道路中,毕竟存在着数量众多的可怕阵法禁制,一旦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引发阵法的攻击,那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林飞左手举着那块身份玉牌,保持跑步的速度前进。

    “不错,那小子拿着那块玉牌,阵法果然没有攻击他!

    快阻止那小子,让他将玉牌交出来!”

    有人惊呼了起来。

    这条金色道路中,布满重重的阵法禁制,步步杀机,危险之极,之前更是有三四十个帝境实力的高手,只不过前进了十几米,就瞬间被阵法抹杀。

    而此时此刻,林飞却是拉着任珊珊,在金色道路中撒开脚丫子在跑步,一点事情也没有。

    众人哪里还看不出,林飞手中那块玉牌,果然可以自由进出眼前这条金色道路。

    “小子,站住!”

    “小子,立即将你手中的玉牌交出来!”

    “小子,如果不将玉牌交出来,有你好看的!”

    众人立即纷纷朝林飞大声喝了起来,威胁林飞立即停下来。

    “这位兄弟,你先停下来,我和你商量一下,我愿意以一亿块圣晶,买你手中的那块玉牌,喂,别光顾着跑啊,要不两亿块……”

    “这位帅哥,妾身是欢乐宫外围弟子第一人,专修媚骨之术,对床第功夫研究很深,帅哥,如果你肯将那块玉牌交给妾身,妾身愿意陪你共渡良宵,妾身还是处的哦……”

    也有不少武者试图利诱林飞。

    不过,林飞充耳不闻,拖着任珊珊的玉手,噼噼啪啪地跑步前进,片刻间,就已经跑了一百多米的距离,眼看就要跑到那宫殿的大门前。

    任珊珊一边跟着林飞跑着,一双美目也是好奇地盯着林飞手中的那块玉牌。

    她想不到,自己只不过是临时起意,带着林飞一起来寻找谷中谷。

    想不到,却是因为林飞,她才有机会进入谷中谷的入口。

    不过,任珊珊很快就想明白了,其实根本就不用着她带林飞来寻找那谷中谷,因为林飞手中的那块玉牌,就是进入谷中谷的信物,看样子,林飞一早就知道谷中谷的位置,连进谷的信物都得到了。

    任珊珊明白,自己只不过是自作多情,想报答林飞的救命之恩,而带着他一起来谷中谷,其实林飞根本就不用她带。

    可恨的是,林飞竟然一直没有对她透露半点。

    想到这,任珊珊不由得又狠狠地剜了一眼林飞,目光中,多少带着一些幽怨。

    蓦地。

    “小子,我现在以太真圣地的名义,命令你立即将那玉牌交出来,否则,到时我太真圣地一定不会放过你,就连你的家人,朋友,同门师兄弟,也要受到牵连,一并诛杀!

    哼,我说到做到,你好好惦量一下吧,受不受得了这个代价!”

    太真圣地的带队弟子,那紫衫青年厉声喝道。

    林飞这个时候,拖着任珊珊的玉手,差不多已经是在那金色道路中,跑了一百五十多米。

    闻言,林飞不由得脚步一顿。

    林飞最恨的就是别人利用亲人朋友来威胁自己,虽然现在,林飞最在乎的亲人朋友,大多数还呆在元武界之中。

    不过,太真圣地那紫衫青年所说的话,却是触到了林飞的逆鳞。

    林飞站定身子,缓缓转过身去,冷冷地盯着太真圣地的那紫衫青年。

    “很好。我也认准你了。

    以后等到我拥有了能杀你的实力,只要遇到你,我一定会斩杀你。而且,你身边关系密切的那些人,只要被我遇到,也一样全部斩杀!

    我希望,你也承受得了这个代价!”

    林飞冰冷的目光,盯着太真圣地的那紫衫青年,一字一字地说道,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什么

    这一幕,让所有的人,几乎集体呆滞,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好使。

    一个亚圣境修为的蝼蚁,居然敢威胁斩杀一个高级帝境。

    而且所威胁的人,还是太真圣地的弟子!

    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小子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

    “放肆!”

    太真圣地那紫衫青年一愣之后,便是立即爆发出来强烈的怒火,因为太过愤怒,他的脸容都是彻底扭曲了。

    “一个蝼蚁般的小杂种,居然也敢口出狂言来威胁我,该死,真正的该死!

    小杂种,你死定了!”

    这紫衫青年,是太真圣地外围弟子中的佼佼者,在东域青年一代武者之中,名气不弱,一向有点自负,想不到,现在竟然当众被一个亚圣境的小子反驳威胁,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

    “妈的,这该死的小子,真是不知道吃了什么狗胆,竟然威胁卢师兄!”

    “哼,我们太真圣地的弟子,居然也有人敢威胁,这个小杂种,大家记住了,列入我们太真圣地弟子的追杀名单之中!”

    太真圣地所有的弟子,也是一个个大怒起来。

    作为太真圣地的弟子,他们一般情况下,在整个东域无论走到哪里,别人都要礼待三分。

    现在,哪里受得了林飞这样嚣张的挑衅态度。

    “死!”

    紫衫青年一伸手,手掌心中多了一尊金色的古印章,四四方方,印章之上密密麻麻刻印着数不清的玄奥符号,隐隐散发出来压迫苍穹的可怕气势。

    只见紫衫青年体内的元气,奔腾咆哮着不断灌输进那尊古印章之中,然后,那尊古印章爆发出来强烈的金光,有着无数的龙蛇妖魔兽虚影缠绕其上。

    轰!

    接着,一只只印章虚影,从紫衫青年手掌上那尊古印章之中,冲了出来,恐怖的能量滚滚翻腾着,凌空向林飞轰击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