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四章 击杀孟执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林飞凝结出三层金塔后,整个人显得霸气丛生,威武不凡。

    孟执事看着林飞手中那尊三层金塔,感受着空气中传递过来的那种威压,不由得点了点头。

    “嗯,你这一种武技,果然是狂暴霸道,施展这种武技,需要损耗自己不少元气吧。呵呵,好像这尊金塔中所蕴含的元气,全是纯阳刚烈之气,九为极阳之数,想来,你这种武技,如果练至大成,必会演出九层金塔吧。

    你现在才是三层金塔,只不过是练成了第一层,可惜啊,以这种武技的霸道,再加上你本身元气雄浑的程度,如果你练成第二层,或许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勉强抵挡一下我的攻击吧。

    如果练成了第三层,或许,以我现在重伤在身的状态,还真的奈何不了你呢可惜啊。你永远没机会去练第二层和第三层了。”

    孟执事显得胜算在握,侃侃而谈,同时,利用这说话的间隙,摸出一颗暗红色丹丸,塞进嘴中,暗运元气,恢复伤势。

    林飞眼神凌厉,精光锐利,呵呵一笑。

    “是啊,谁说我没有机会练第二层了。”

    话音一落,那三层的金塔,轻轻一颤,蓦地上方,淡金色的元气迅速集结,瞬间,第四层塔身就成形。

    接着,在孟执事吃惊的目光中,第五层塔身,第六层塔身,相继成形,一尊拥有六层塔身的金塔,轻轻落在林飞的掌心,一股极端强横的元力波动,悄然的荡漾开来。

    感受着那六层金塔的强横,林飞嘴角也是浮现了一抹满意的笑容,那目光中,更是显得霸绝天下。

    练成大浮屠塔第二层后,林飞还没有用施展过对敌,现在,正好体验一下,这六层的金塔,威力到底有多大,何况,林飞现在是以地境高级的修为,施展这一招,威力,自然是更大。

    孟执事的目光,也是有了一丝凝重之意,因为他可以感觉得到那六层金塔的霸道。

    “想不到,你竟然是练成了第二层,不过,这也没什么,顶多是可以多挣扎一会儿罢了。”

    “废话太多,你这是在拖延时间吧,吞服了丹丸,借机疗伤”

    林飞语带讥讽,手掌轻轻一颤,那六层金塔的塔身猛地一颤,便是凌空飞了起来。

    轰

    一股天上地下,合我其谁的霸气,顿时是释放了出来,这大浮屠塔,除了力量霸道之外,竟然还是蕴含着一种大势。

    “给我轰!”

    林飞一声暴喝,那六层的金塔便是如惊天陨石,绝世雷霆般暴冲而出,碾碎空气,向孟执事砸去。

    震世的威压,翻滚汹涌而出,那气势,凶煞冲天,大气磅礴!

    似乎要撕碎天穹!

    “放肆!”

    那孟执事眼见刚才与林飞的对战,节节胜利,胜算在握,满以为击败林飞,易如反掌。

    谁知,林飞竟然是忽间施展这等霸道的武技,这种武技,极其损耗元力,几乎是不计后果的,但相对应的,威力,也是极大的。

    孟执事手中的那尊黝黑的药鼎,也是猛然间黑光暴闪,将那一片小小的空间,瞬间,完全遮挡了光线,漆黑一片。

    然后,那尊药鼎便是如恒星经天般。

    迎向那六层金塔。

    一息后。

    轰!

    整个世界,包括空间光线空气周围的一切花草树木,全都是感觉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那撞击的中心,一层层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纹,以极速的速度,瞬间扩散出来,一时间,飞沙走石,树折草伏,那地面上,也是出现了一个个的一米半米深的泥坑。

    金塔对药鼎!

    竟是一时间,胜负不分,高低末显。

    各自向后退开一段距离。

    “哈哈,痛快!”

    “哈哈,怎么样,玄境强者又怎么样,那奇云洞府本来就是无主之物,又不是你们药王派内定的,你们进得,我也进得。你苦苦相逼,以为吃定了我么”

    林飞大笑,面前可是玄境武者,虽说,是受了伤的,但这也说明,自己现在的实力,在玄境武者面前,末必没有一战之力。

    “可恶!”

    孟执事眼见自己竟然是占不了多少上峰,不由得有点怒急攻心。

    暴怒之下,不计后较,完全不考虑自己的伤势,控制那尊药鼎,连连轰出。

    而林飞也是连连催动那六层的金塔对敌,自从突破到地境,林飞也是可以元气外放。

    以前,在林飞还是凝气境的时候,施展这一招大浮屠塔,只能是用手托着那尊金塔对敌,现在,已经可以将金塔外放出去,遥控对敌。

    轰轰轰……

    那金塔和药鼎的战斗中心。

    山呼海啸,山崩地裂,犹如火山爆发,山风林火,整片空间,都是支离破碎!

    片刻后,在连续对轰了十几次之后,那六层的金塔,似乎终于是耗尽了能量,那塔身越来越淡,越来越虚幻,最后,砰的一声,炸为漫天的金色光点,消失无踪。

    那尊金塔一碎,林飞顿时便是感觉到体内的经脉间,一阵阵的空虚感觉涌来,似乎身体的能量,被抽空了。

    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占据了身体,这是元气损耗太多的缘故。

    这招大浮屠塔,虽然威力奇大,以凶狠霸道出名,但是,每一次施展,都需要损耗掉武者的七成元气量,这意味着,林飞此刻经脉间,只剩下相当于平时的元气量的三成。

    孟执事也是立即发现了这个事实。

    本来,他和林飞刚才斗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局面,而且,他的全身元气,也是损耗了不少,而那伤势,也是加重了不少。

    这让他相当憋屈,要是在平时,以他玄境的修为,面对一个地境武者,即使不是秒杀,也应该是绰绰有余,行之有余。

    只不过,今天,和三睛血牛的大战,损耗太多,受伤不轻,以至,面对一个地境武者,也是捉襟见肘,处处受制。

    让他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遭虾戏的苦楚感。

    可是,倾刻间,就发现了林飞似乎是全身元气被抽空的状态。

    看来,这个难缠的家伙,虽然战力不错,但始终是地境修为,论到元气底蕴,最终还是比不过我。

    一轮硬碰硬下来,虽然他和我斗了个旗鼓相当的局面,但是似乎,他的元气,也是几乎耗尽了。

    “哈哈,蝼蚁始终是蝼蚁,区区一个地境武者,还真的以为就在我面前翻得了大浪吗

    怎么样,我看,你至少也损耗掉六七成的元气量了吧。接下来,我看你还怎么蹦达!你今天,必死!”

    孟执事哈哈大笑,望向林飞的目光,像是看一个将死多人。

    “是么”

    林飞对视着孟执事,那漆黑的眸子,不惊不惧,不喜不怒。

    不错,这大浮屠塔最大的缺点,确实是太损耗元气。

    不过,对我而言,却是不成问题。

    林飞对孟执事轻轻一笑,意念一动,沟通体内丹田中的那块蕴元石,顿时,一股股精纯的元气,犹如缺堵之水,从那蕴元石中,源源不断传递而出。

    倾刻间,就是灌满了全身经脉,犹如干涸的河流,忽然涨满了河堤,一种充盈的快感,传遍林飞的全身。

    元气恢复至巅峰状态!

    元气地境的元力波动,也是瞬间透体而出,强横霸道。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一下子之间,元气就完全恢复了”

    孟执事像是遇到了极其诡异的事情,连声音也是嘶哑了。

    “哈哈哈,接下来,我看你还怎么蹦达!你今天,必死!”

    这句话,刚才是孟执事所说,现在,林飞原话奉还,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可恶,不甘心啊。在你一个地境武者面前,我竟然处处受制!岂有此理,不可忍受!”

    孟执事的精神,已处于暴走的状态!

    “接受现实吧,虽然现实是很残酷!”

    林飞语带讥讽,双手交替缠绕,片刻间,一尊六层的金塔又是成形。

    “给我轰!”

    望着那瞳中越来越大的六层金塔,孟执事一咬牙,手中的药鼎,又是迎了上去。

    轰

    轰

    轰

    飞沙走石,山崩地裂,仿佛惊天大战。

    终于,一柱香后,孟执事的元气耗得七七八八,再也无法,抵挡那尊六层金塔的狂暴攻击。

    手中的那尊药鼎脱手飞出,而孟执事的身形,也是被那六层的金塔狠狠砸在身体之上。

    他本来就是有伤在身,气息萎靡,哪里还挡得住以霸道狂暴著称的大浮屠塔如此贴身的一击。

    顿时,肉身横飞而出,倒砸在地。

    趁你病,取你命!

    林飞毫不停手,控制着那六层金塔,又是猛地砸了过去。

    孟执事卧在地,身体内部的五脏六腑,已是破碎不堪,望着那凌空向自己砸过来的金塔,想要躲开,可是哪里还有丝毫的力气。

    “我不甘心啊,竟然是死在一个地境小子手中!”

    轰

    孟执事的身体爆炸开来,残肢碎骨肉末,断肠烂肺,斑斑血迹,满地皆是!

    呼,林飞收起那六层金塔,只觉得体内,又是被抽空了一般,那种空虚的感觉,让人软绵绵,根本提不起力。

    林飞苦笑,只得意念沟通那丹田中的蕴元石,片刻后,经脉间所损耗掉的元气,又是恢复如初,达到了颠峰状态。

    这一战,损耗了不少元气,但也是值得,竟然是搏杀了一位玄境武者。

    这在以前,林飞是想也不敢想的,玄境武者,已经是华阳派掌门向啸天那一层次的人物了。

    不过,林飞可以感觉得到,这药王派这位孟执事,即然是元气巅峰状态时,也是远远比不上向啸天,孟执事的层次,应该是玄境初级,而向啸天,肯定已经是玄境高级了。

    恢复体内的元气后,林飞走到孟执事的尸首旁,从他其中一根手指上,取下了一个空间戒指,一个玄境武者的收藏,肯定价值不菲,林飞当然不可能放过。

    然后,取下空间戒指后,林飞便是在孟执事那早已破碎得不成样子的尸首旁边不远处的地面上,发现了那对雕翅。

    这对雕翅,自从孟执事被击毙后,便是从孟执事的尸身中,分离了出来,毫无关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