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章 震怒的高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就在沈强同许楠谈好,回到贵宾席的时候。

    带着浓妆艳抹女人进入大厅的张立伟一瞧,辛晓婷笑颜如花地和沈强在贵宾席谈笑,他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铁青。

    “或许,他真的是万新合盛的。”浓妆艳抹的女人眼神有些亢奋地看着沈强。

    一扭头,看到她眼神的张立伟,立刻怒道:“怎么,觉得他比我有钱,想让他去槽你了?”

    听到这话,浓妆艳抹的女人一惊,连忙娇笑着撒娇道:“伟少,怎么可能,那个家伙怎么有实力和你比,别看他们坐在贵宾席,但这里面不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

    “再说,人家是真的爱上你呢。”

    浓妆艳抹女人的这番话,令张立伟的脸色好看了些。

    随后他笑了,道:“鉴定师有什么了不起,我大表哥才是专业的玩家,他马上到,等他到了,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高人。”

    浓妆艳抹的女人立刻娇笑着贴在了张立伟的身上,道:“我就知道,伟少最厉害了。等高人来了,我们就让高人出面,狠狠地去打这个沈强的脸。”

    “让他知道,他跟伟少你比起来,不过就是一只小爬虫。”

    听到这话的张立伟搂紧了浓妆艳抹的女人腰,笑道:“你知道这一点就好,别的不敢说,抡起人脉来,我到哪都灵。”

    浓妆艳抹的女人立刻笑道:“伟少八面玲珑,要玩转这古玩市场简直就轻而易举,那个傻小子,怎么有资格和你比。”

    张立伟听的得意。

    这时候,一个年纪大概二十六七岁的青年进来。

    张立伟连忙招手,笑呵呵道:“表哥,你之前不是说今天要给我介绍个大神级的古玩专家吗?来了没有。”

    青年嘿嘿一笑,道:“别急,我师傅马上就到,我跟你说,他可是真高人,别管什么古玩,到他手里,就没有看不懂的。”

    “你虚心点,客气点,随便和他学个三招两式,以后在这古玩一条街,横着走。”

    张立伟眼睛立刻就亮了:“表哥,这事你一定得帮我。”用手一指贵宾席上的沈强,张立伟冷声道:“看到那个傻哔了没?”

    “他是我同学,仗着自己懂了点皮毛就和我装哔……”

    噗!

    正在听张立伟讲话的青年顺着张立伟手指的方向一看沈强,刚灌进嘴的橙汁噗地一下就喷了出来。

    张立伟惊愕。

    青年一边拿纸巾擦,一边神情尴尬地问道:“你确定他是你同学?然后你还要和他比眼力?”

    张立伟冷哼:“这个傻哔穷嗖嗖,就仗着自己懂那么点古玩,让你师傅带带我,等我多少明白点了,你看我怎么羞辱他。”

    青年尴尬。

    正这时,孙开平和马老板走了进来,一瞧青年胸口上的橙汁就十分不爽地皱眉道:“你怎么搞的,越学越倒行,连基本的整洁都做不到,你还怎么能够处理那些宝贝。”

    青年连忙点头:“师傅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张立伟一愣,随即眼神狂喜,伸出手道:“高人你好,我是他的表弟,也想和您学习古玩方面的知识。”

    孙开平皱眉,没理他。

    一旁的马老板笑了:“呦,这不是坐豪车的小伙子吗?”

    张立伟脸色立刻就沉下来了。

    孙开平诧异道:“你们认识?”

    马老板笑:“不认识。”

    张立伟闻言也不搭理马老板,表情真诚地说道:“孙师傅,我知道您是高人,是真心想和您学艺,您只要教我赢了做在贵宾席上的那个家伙,我给您做牛做马都行。”

    孙开平抬头,顺着张立伟手指的方向,一眼就到了正微笑着和辛晓婷聊天的沈强,脸色立刻就变得铁青。

    站在孙开平身边的马老板同样看到了沈强,立刻嘿嘿嘿地笑得直不起腰。

    张立伟莫名其妙。

    孙开平则脸色铁青地一甩袖子,走向贵宾席,冷哼道:“好样的,以后别让我在古玩市场看见你!”

    眼瞧着孙开平生气走了。

    那青年急了,怒道:“傻哔,你瞎哔哔啥,那个沈强前几天刚赢了我师傅,你当着我师傅的面说这个?简直蠢得就跟猪似的!”

    说罢了,青年焦急地往过跑:“师傅,师傅,那傻哔不是我让他来的。”

    孙开平冷着脸不回头。

    跟在他身边的马老板笑得肚子疼:“傻小子,你师傅刚才还说想和沈强学习学习,找沈强帮忙鉴定一下他手里的物件,然后你让你表弟来说这个?”

    “惨了!”青年呆在了原地。

    而在他身后,听到了这一切的张立伟,瞬间面色苍白。

    “这怎么可能,沈强不过是个穷逼乡下人,他不可能比我出色,他不可能比我强的,辛晓婷喜欢他,那是因为辛晓婷眼瞎!”

    站在他身边浓妆艳抹的女人,望向沈强的眼神变得越发的亢奋。

    而就在这时,张立伟忽然怒冲冲地冷声道:“牛哔个吊毛,不就是个破比鉴定师吗?算个吊,老子有钱,想鉴定什么找鉴定中心就行了。”

    站在他身边浓妆艳抹的女人一愣,虽然眼神尴尬,又有点不耐,但还是立刻满面堆笑地说道:“是呀,是呀,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用电脑也不需要会造电脑啊,只要有钱,那些专家还不是乖乖地听我们使唤。”

    张立伟闻言长出口气,似乎心态平和了些,随后拉着浓妆艳抹的女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青年蔫头耷脑地走过来,坐在他身边。

    张立伟冷哼道:“别一副媳妇被拐了的样子,有啥大不了的,沈强鉴宝厉害?他眼力好?他就牛哔吗?在拍卖场里,钱才是一切!”

    “一会他拍什么,我就加价买什么,就算他能鉴定出花来,也不过就是一个指路明灯!”

    一旁的青年咬牙道:“傻哔,你跟两次之后,他啥都喊价你怎么玩。”

    张立伟笑了,扭头看着青年道:“表哥,你师傅生气的事情,可以慢慢解决,我亲自摆酒给他道歉没有问题,但现在你得帮我,你学了这么久,相信并不是白学的吧?”

    青年一愣。

    张立伟笑道:“再说,你师傅输给沈强了,你若是帮我赢了沈强,你师傅是不是也有面子啊。”

    听到这话,青年的眼神郑重了起来,沉默了片刻后,郑重道:“好,这个沈强最近很吊,我也看他不爽,我们联手的话,不一定能赢他,但要恶心他,足够了。”

    (本章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