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 真是玻璃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经过在场众人的讨价还价之后,田契和怀表,最终以两万八千九的价格成交。

    这个价格比童师傅的估价低了些。

    但沈强能够接受,因为这两样东西收藏的价值有,但不是特别的高,而沈强的观微之术,八个小时就能够使用一次。

    也就是说,每天早上沈强都可以来这里捡漏赚钱,那么无疑就需要本钱。

    与其吃力不讨好的费尽力气,多赚那么个万八千块,到不如快速变现,选择其他的机会。

    不但如此,昨天那王主任和刘医生,已经瞧不起人到了极致,不但用价值不过几千块的手机来嘲笑沈强,更嘲讽沈强买不起好鞋。

    有这么装逼的两个家伙在,沈强要是手里没钱,还不得让他们踩到地底下去?

    卖掉田契和怀表,沈强带着粉色的血珊瑚和扳指和许楠等人去了万新合盛。

    那个富态的中年人也跟了过来。

    一边说要委托许楠帮他拍卖掉那个从摆摊人手里收来的青玉环,一边不停的套沈强的话,试探沈强到底是凭运气买的陶罐还是靠技巧。

    观微之术是神技。

    沈强可没兴趣和他们说这些。

    许楠同沈强签了委托拍卖的合同。

    这方面因为有现成的模版,进行的很快,但在给血珊瑚和扳指拍照的这个环节上,就比较费时间了。

    多角度的拍摄,细节,背景,童师傅的初步鉴定结果。

    沈强只好无奈地给吴国玺打电话,请了半天假。

    毕竟,这可是涉及到巨额财富的事情。

    当拍照结束之后,沈强听从了许楠的建议,在古玩市场旁的银行,以每年888元的价格,租了一个保险箱,把扳指和血珊瑚,都放了进去。

    这个钱,花得还是值得的,毕竟经手古玩都价格不菲,带在身上不安全,放在出租屋里不放心,放在银行里无疑最好。

    而且沈强以后无疑会经常来这里,所以使用起来很方便。

    尽管一再的抓紧时间。

    等到这一切都办好之后,时间也已经到中午。

    拒绝了富态中年人一起吃个饭的邀请,与一直陪同的许楠约定好下周五一定来参加拍卖会后,沈强急匆匆地赶回医院。

    车到了医院的时候,沈强才猛的想起,光顾着兴奋得到值钱的宝贝了。

    自己竟然忘记了给自己买衣服鞋子,自然也没有换手机。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沈强现在已经有钱了,就算只卖掉血珊瑚,那也是价值几百万元的巨款啊。

    兴奋地下了车。

    医院刚好已经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

    感觉肚子有些饿的沈强自然而然地走向了食堂。

    刚到食堂门前,正在打电话的张立伟,眼神得意地拦在了沈强的身前,道:“沈强,你昨天说什么来着?说我花一百二十万买了颗玻璃珠子?”

    “我爸公司的财务,正赶过来给我送鉴定结果,你给我在这里站好,老子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珠宝,什么叫价值连城。”

    沈强笑了。

    正这时,随后赶到的系花辛晓婷,蹙眉道:“张立伟,你不要太过分!”

    张立伟挑眉:“我过分又怎么了?这个沈强自己是个穷逼,就觉得别人只能拿出玻璃珠子,所以我就是要打他的脸!”

    “他以为自己会做手术就牛逼了?就威风了?我要让他知道,穷人一辈子都是穷人,就算他再怎么努力也是穷人,他永远都没有资格超过我!”

    沈强皱眉。

    这时,同样是来食堂吃饭的王主任和刘医生到了。

    一听张立伟的话,刘医生立刻大笑道:“是啊,这沈强就是个穷逼,你看他脚上那双破鞋开胶了都没钱换,说他见过珠宝都是笑话。”

    听到这话的系花辛晓婷急了,她生怕沈强受不了刺激,连忙安慰道:“沈强,要不然你先回一下值班室,那个储物箱……”

    沈强笑了笑,想要开口。

    正这时,见系花辛晓婷柔声安慰沈强,张立伟的气不打一处来,暴跳如雷地厉声打断道:“沈强,你这样的穷比给我离小婷远一点!”

    “我离沈强远近,轮不到你管!”听到这话的辛晓婷怒斥了一声。

    张立伟暴跳如雷地怒道:“小婷,难道你眼睛瞎了?我张立伟虽然不敢说自己有多优秀,但是我能给你,这个沈强一辈子都给不了。”

    “如果说,真的有人比我更有钱,你选择他,我张立伟认输,但这个沈强算什么?”

    “要钱没钱,要实力没实力,家也不在省城,狗屁不懂,明明连珠宝都没见过,却说我给你买的戒指是玻璃的,而你,竟然信了!”

    听到张立伟这话,辛晓婷怒道:“不要叫我小婷,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张立伟掉眼泪:“小婷,你不要这样,我……”

    “别理他,我们走。”辛晓婷拉着沈强就要走。

    而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的沈强道:“等一下。”

    辛晓婷楞了。

    而这时候,沈强看着张立伟皱眉道:“装逼和眼泪就是你追求女生唯一的手段吗?”

    张立伟一听急了,擦了一下眼泪,随后怒道:“沈强,我就是装逼又怎么了,我家里有钱,我有装逼的资本,你除了说些风凉话之外,你能做什么?”

    沈强笑了:“你家里的钱是你挣来的?”

    张立伟冷声道:“与你有关系吗?”

    与此同时看到了挎着小包的中年女子走过来,张立伟眼寒声嘲讽道:“你是穷逼,没见过世面我不和你计较,但你敢说我给小婷买的戒指是玻璃的,就不行!”

    “现在鉴定结果送过来了,我要把鉴定证书砸在你的脸上,让你的狗眼看清楚,什么是你一辈子也买不起的珠宝!”

    一听张立伟这话,王主任和刘医生的眼睛都亮了。

    站在沈强身边的系花辛晓婷则花颜色变,柳眉紧蹙,一时间却找不到替沈强解围的办法,急忙道:“沈强,我们走吧,值班室里的储物箱……”

    可就在这时,沈强笑了,淡然道:“别慌,相信我。”

    辛晓婷愣住了。

    见沈强没走,张立伟冷哼道:“你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那我就让你彻底死心。”说着,他傲然地说道:“张会计,你帮我把省中心的鉴定结果告诉他。”

    听到这话,他身后的王主任,刘医生眼睛瞬间雪亮,脸上更绽放出了笑容,不但满眼期待沈强尴尬的表情,更在心中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羞辱沈强。

    而就在这时,背着小挎包的中年女子,有些尴尬地说道。

    “那个,在这里说不太方便吧。”

    张立伟冷声道:“少废话,我让你说你就说,我就是要让他知道,论手术我的或许不如他,但论起财富,他和我的差距,是天上和地下!”

    听到这话的沈强笑了。

    中年女子微微蹙眉,似乎对张立伟的态度不满,立刻朗声道:“鉴定结果说,这个戒指的戒面的确不是祖母绿宝石,而是玻璃的。”

    (本章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