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开罐有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沈强突然插嘴,令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就集中在了沈强的身上。

    其中几个人更是当场就笑出了声。

    “这傻小子,人家摆摊的都承认那是破烂,还要买,钱多得没地方花了吗?”

    “笑死了,这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太可乐了,明知道没价值还买,这得多脑残。”

    沈强不理会围观的人怎么想,只是眼神紧张又期待地看着摆摊的人,毕竟整整一个早上,他已经见到很多人完成了交易,并赚到钱,但真正属于他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手握着青玉环的富态中年人,见沈强满眼期待,不由得笑道:“还是学生吧,那个陶罐,形状明显是清末民初时的产物。”

    “那个时候,陶瓷工艺已经十分的完善,所有一般来说,用这种陶罐的人,都是穷人。”

    “而且更关键的是,一个清末的双喜青花瓷瓶,现在正常的市场价格也不过就是七八百块,这样的陶罐,正常价格撑死也就值两百块。”

    “因为它工艺不值得研究,没有承载艺术,也没有历史文化积淀,而且存世量更大得惊人。”

    听到这话,摊主不高兴了,皱眉道:“你说的不错,这个陶罐的确不值钱,但是关键的一点在于,这个陶罐里面有东西,密封完好,并没有人打开过。”

    富态中年人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来,嘲讽道:“既然是行家,那你一定清楚,陶罐封口处那些细碎柴草灰,是用来防止粮食生虫子的。”

    “穷人用的罐子,防止粮食生虫子的封闭方法,但凡有一点脑子,都能推测出这罐子里面装的不是粮食,就是种子,要不是这样,你这种专门用真品钓鱼,然后卖假货的家伙,怎么会不把罐子打开?”

    听到这话,摆摊者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也不理会富态的中年人,他看沈强。

    “现在你听明白了,还想买这个罐子吗?”

    沈强眼睛亮了:“买。”

    摆摊的人笑了:“你出多少钱?”

    沈强连忙掏兜,把身上的钱都拿了出来:“我身上就这些。”

    这时候周围的人笑了起来。

    “这傻小子可真没救了。”

    “哈哈哈,你们瞎说啥,人家有钱,人家任性。”

    “果然是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

    听到这话,摆摊的人也笑了,他看着沈强一大把的零钱,从里面抽出三张一百元面值的大钞,然后道:“这个陶罐,我三百块卖给你,但我们说好,我并不保证,罐子里面一定有好东西。”

    “到手了!”兴奋的沈强连忙点头。

    而就在沈强去拿陶罐的时候,摆摊人忽然说道:“但我有一个要求,你必须在这里打开这个陶罐,我承诺,无论里面有什么都是你的,但你必须得让我看一眼。”

    沈强眼神雪亮地一把抱住陶罐,点头道:“没问题!”

    眼瞧着沈强已经买了,富态中年人扭头望着摆摊人道:“七十万,这个玉环我要了,能给出这个价格的人不多。”

    摆摊人笑了:“八十万打包剩下这六件,如果你觉得贵,请你放下,你身后的这些人,立刻就会有人接盘。”

    富态中年人皱眉,扫了一眼周围的众人,沉默了片刻后道:“你这样做生意,会没朋友。”

    随后他一使颜色。

    旁边一名男子立刻上前,打开一个钱箱,将八十万现金直接拍在了摆摊人身前。

    摆摊人身后的青年立刻将钱收起。

    这时候,周围的众人有人叹息,有人恭喜。

    “恭喜马老板,喜获战国佩玉。”

    “唉……慢了一步啊。”

    “马老板好运气。”

    富态中年人哈哈大笑:“这得谢谢众位老板高抬贵手,没有和我争,中午请大家喝酒。”

    众人立刻说好。

    而就在这时,见沈强满眼兴奋地抱着陶罐子,似乎没弄明白怎么打开。

    摆摊人笑道:“这样的陶罐是用黏米汤加柴草灰混合后黏上的,来,我这里有美工刀。”

    这话,让想要散开的众人停下了脚步,随后都憋着笑,眼神挪揄地看着沈强。

    捡漏成功的沈强,压根就不在意他们的目光。

    毕竟现在虽然还不清楚罐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但藏在陶罐里的东西,存在时间2000到3000年是个什么概念?那可是公元前就存在的东西。

    就算再不值钱,肯定也比三百块钱值吧?

    更何况,昨天不仅仅是张立伟仗着有钱和沈强装逼,那王主任和刘医生,更是嚣张到利用一个破手机来鄙视沈强。

    如果,这个罐子里隐藏的东西真的价值连城,那么,昨天沈强说要用钱砸死刘医生的话,无疑立刻就可以实现了!

    一想到此处。

    即便是沈强,也不免有些紧张了起来。

    但因为真气的存在,沈强持刀的手,依旧稳定得惊人。

    将罐子封口处轻轻的划开后,深吸了口气的沈强,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陶罐口掀开。

    一瞬间,看清楚了,陶罐里是混合着柴草灰,并已经发黑的带壳高粱,围观的众人爆笑了起来了。

    “哈哈哈,马老板的眼力真是好,里面果然是高粱种子。”

    “笑死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

    “哈哈哈,这傻小子,花三百块钱,买到几十年前的高粱种也算是收获不小啊。”

    众人大笑着。

    摆摊人也笑着看沈强,道:“我们早就说好的,我不保证罐子里有好东西,打开之后,里面有什么都是你的。”

    听到这话的沈强笑了:“那个,能把你摆摊的白布借给我用一下吗?”

    一听这话,摆摊人笑了:“送给你了。”

    见到这一幕的富态中年人的无奈地摇头欲走:“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心态多浮躁,古玩这一行,水深着呢,没有眼力,就慢慢交学费吧。”

    听到这话的沈强笑弯了眼睛,道:“这位大师,请留步,这罐子里有点东西,我想让你帮我看一下。”

    说着沈强将手中的陶罐里的带壳高粱猛地倒在了铺在地上的白布上。

    只一瞬间。

    所有人都楞了。

    因为散落出来的那堆高粱米里,不但在阳光的照射下爆起了耀眼的粉色光芒,更有一张看起来年代颇为久远的纸张从高粱堆里露出个头,在风中扑啦啦地响。

    (本章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