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章 女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少妇的话让沈强眼睛一亮,因为少妇本身就是万里挑一那种美女,否则王主任也不会那么处心积虑地想上她。

    而比她漂亮一百倍的亲妹妹,无疑会是一个顶级的大美女!

    只是想到这有可能只是漂亮少妇的客气话,沈强就随口笑道:“好啊。”

    看出沈强没有当真的漂亮少妇,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红着脸从怀里摘下了她的项链,强塞到沈强的手中道。

    “这是一块家传的水草玛瑙挂坠,我出嫁后就应该留给妹妹的,你先帮我拿着,等见到我妹妹的时候,你帮我亲手交給她。”

    看着手中带着漂亮少妇体温,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水草玛瑙链坠,沈强惊愕道:“你认真的?”

    “那当然!”漂亮少妇娇笑道:“我们说定了,等她回来,我就安排你们见面。你可以放心,单论容貌的话,我妹妹是不逊色任何美女大明星的!”

    说罢了,漂亮少妇抱着孩子回了病房。

    手握着玛瑙挂坠的沈强,在走廊里楞了足足十几秒后,笑着将玛瑙挂坠放进了衬衣口袋,随后回到医生值班室。

    值班室里,摆弄手机看卫计委网站的赵慧一见到沈强,立刻开口说道:“沈强,你怎么这么牛?这次医师资格考试的题,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西医教科书上,导尿术是法国医生拿力敦在80年发明的用橡胶管导尿。”

    “但正确答案却是晋朝葛洪,使用的是葱管,比西医领先了一千三百多年!”

    “西医手术850年之后才开始出现,而在两千年前的《黄帝内经》中就已经有了手术的记载,不但如此,华佗更是在一千八百多年前,就做了腹腔大手术。”

    满眼无奈地看着沈强,赵慧道:“这些正确答案简直太毁三观了!平时一提到手术,我们就会想到,这是西方人发明的,我们中国人都是笨蛋,只能跟着他们学习。”

    “没想到,真实的情况竟然是这样的!所谓的导尿术之父,不过是把葱管换成了橡胶管而已。”

    沈强道:“中医博大精深,你看到的那些不过是沧海一粟。”

    赵慧点头,随后诧异道:“你平时成绩也不出众,怎么这么偏僻的知识都知道?”

    沈强笑了:“平时多看点你就知道了。”

    赵慧撇嘴,随后道:“中医真的很厉害啊,前不久那个屠呦呦还凭借青蒿素获得了诺贝尔奖,据说是根据中医《肘后备急方》提取的。”

    整理东西的沈强笑道:“你想改学中医吗?”

    赵慧无奈叹息道:“老一辈的国人都讲究艺不外传,很多真正的精华都已经失传了。”

    “所以即便中医已经拿到了诺贝尔奖,国外的某些医学杂志依旧在嘲讽中医是巫术是垃圾,只有他们发明的方法才是医学。”

    “很多崇洋媚外的国人也跟着瞎起哄,把那些外国杂志的屁话当真理捧着,什么都是国外的好,所以我到是真的很期待,有人能够获得真正的中医传承。”

    “区区一个诺贝尔医学奖算什么?”

    “领先西医两千多年的手术!还有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开始的古医药应用!随便哪一样拿出来,都必然举世震惊!”

    看着越说越兴奋赵慧,沈强笑着打断道:“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想得到真正的中医传承,哪里有那么容易,所以你慢慢想,我下班了。”

    望着沈强离去的背影,赵慧撇嘴道:“嘁,得不到传承我还不能想想吗?倒是你这样没有梦想的咸鱼,活该当一辈子丝,反正中医传承这样想想就能令人激动的好事,肯定也轮不到你。”

    这边,时间到了的沈强下班。

    而就在他走出医院的时候。

    关着灯的主任值班室窗前,目光阴冷地王主任对着电话说道:“他刚刚出去,給我往残了打,留一口气就行,然后拍照片发給我,其余的钱立刻就給你。”

    挂断电话,王主任的眼睛在黑暗中暴起了寒光。

    “年轻人还想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

    二十分钟后。

    距离必康综合医院只有四百多米远的老城中村。

    光线昏暗的小巷子里,两名身材高大,满脸是血的男子,踉跄着給靠在墙角的沈强拍照。

    一名满是纹身的青年蹲在一旁路边,不但面颊上恐怖伤口滴滴答答往下淌血,眼神也有些迷离。

    “这小子真狠啊,得亏咱们今天来的人多。”

    扶墙站在他们身后的瘦子咬牙疼哼道:“快点送我们俩去医院,我们要撑不住了。”

    “好!”

    拍完照片的两人,搀扶起蹲在路边的青年和扶强的瘦子,急匆匆的离开。

    昏暗的巷子里,只剩下满脸是血的沈强没有知觉地靠坐在墙边。

    滴答!

    顺着鼻尖滴落的血珠渗透了衬衫的布料后,落在了漂亮少妇执意要沈强先拿着的水草玛瑙链坠上。

    嘶……

    血珠瞬间暴起了轻雾,水草玛瑙之中,如同山水画卷一般的脉络也亮了起来。

    几乎与此同时,沈强只觉得身子似乎在飘,耳边还有一个清脆地女声在叫:“壮士,壮士!”

    沈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随即愣住了。

    见沈强睁开眼。

    样貌温婉的少女,惊喜地回头,叫道:“陛下,这位壮士已经醒了,他能够听到我的话。”

    “陛下?”诧异的沈强一抬头。

    眼前,已经不在是那破旧的城中村小巷,而是一座雕梁画栋大气磅礴的宫殿。

    殿前数十名身着朝服的人束手而立。

    两排身着紫金甲胄,身材魁梧的护卫,肃立两旁。

    而在宫殿之上那气势雄浑的鸾榻之上,正襟而坐的,竟然是一位身着红袍,看年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

    沈强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呆住了。

    她的面容极为精致。

    秀眉如远山含黛,美目灿似晨星。

    白嫩的皮肤更是如羊脂白玉般欺霜赛雪,美得令人窒息,即便衣着沉稳华贵,也依旧能給人一种出尘惊艳感。

    此时见沈强正惊艳地看着她,她柳眉微蹙,即便明显不悦,也依旧美得令人怦然心动。

    身边样貌温婉的少女见此情形,连忙对沈强道:“壮士不可无礼!这里是仙界中州,鸾榻之上,便是我们华夏永贞大帝,壮士该立刻参拜!”

    (本章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