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六章 诈尸的僵尸 大收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进入墓门,迎面便看见一道人影,只见正对这处墓门两丈之外,一动不动站着一具身材高大的男尸,足有近两米高。

    古尸低头垂臂,看不清它的面目,身上积满了灰尘,以那层灰土的薄厚判断,这死者孤零零戳在这门前,已有数百年不曾动过了。

    但仍然能看得出那死尸顶盔贯甲,显然是一身古时战阵上披挂的戎装,好一只铁甲大粽子。

    欧阳飞与王萍无声的对视一眼,纷纷探手拔出了背后的末日剑,跟在他们身后的陈玉楼等人见状,顿时大气都不敢出,纷纷左右一分,顺着墙壁往两边散去。

    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那阳气就别提有多浓了,欧阳飞与王萍刚刚上前三步,距离那古尸尚有丈余距离,那古尸忽然抬起头来,双手平伸,抖开厚厚的灰尘,合身对着欧阳飞猛扑而来。

    它这一动,积在尸体身上的灰土蛛网也随之散开,洞中烟尘陡起,欧阳飞与王萍凛然不惧,一左一右对着那诈尸的铁甲尸冲了上去。

    僵尸诈尸之因,其中最普遍的,便是尸气积郁难消,遇生人阳气而产生感应,突然跃起追扑活人,其力无穷无竭,而且皮硬似铁,刀枪皆不能伤。

    当然,这只是诈尸的僵尸,这种僵尸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僵尸,因为只要生人被它杀死,阳气消散,这僵尸又会变成一具不会动弹的尸体。

    或者诈尸的僵尸口中被塞上黑驴蹄子之类的东西,隔绝了它对阳气的感应,其同样不能再动弹。

    而湘西尸王,也就是那元代将军所化僵尸,它才是真正的僵尸,因为它是会吸血的,而且随着所吸血液越来越多,它也会越来越强。

    那诈尸的僵尸不吼不叫,只是闷声闷气的向着距离它最近的欧阳飞与王萍扑过来,尖锐如刀的指甲直直对着王萍胸前戳来。

    “唰唰……”

    “锵”

    王萍连出两剑,铁甲尸平伸的双臂便就此掉落在地,欧阳飞的剑则是拦腰而过,将那铁甲尸连铁甲带身躯斩为两截。

    “啪嗒”

    铁甲尸两截身躯倒地,依然在抽搐蠕动,欧阳飞掏出两张灵符,呼的一声在手中点燃,随即掷向两截尸身,实则暗中发动火人超能力,扔出了两团太阳真火。

    “呼呼”

    那诈尸的僵尸熊熊燃烧,很快就化为一地灰烬。

    见欧阳飞与王萍轻松解决僵尸,陈玉楼等人心下大定,这才有工夫转头四顾,打量这处墓室。

    瓶山的瓶口位置面积不大,这处墓室自然也大不到哪去,也就一亩地左右,看样子是按照活人宅院设计的,有主室、后室、两间耳室。

    从墓门进来这里显然是主室,此处除了那诈尸的铁甲尸外,再无其他尸体,这铁甲尸显然是给那元代将军看门护院的家将。

    四周墙壁用彩绘浮雕着一幅幅图画,画中人物形貌古朴,栩栩如生,年代虽久,色彩依然鲜艳,不过随着流动的空气进入墓室,过不了多久这些壁画就会褪色。

    古代的墓室中多数都有壁画,用来记述墓主生平的重大事迹,陈玉楼等人按顺序看了一遍。

    这些画有的画着林中射猎的场景,有的是在殿堂中同朋友饮酒,有的画着出征的场面,有的画着押解俘虏的情形,还有绘着封侯拜将的场景,每幅壁画中都有一个只有头顶有一撮毛的高大男子,应该就是墓中埋的墓主。

    其中有一幅画,上面画的是一颗酷似人目的珠子,那正是鹧鸪哨搬山一脉寻找了千百年的雮尘珠,所有壁画连起来,大概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这个元代大将军多有战功,蒙古灭西夏之后,获悉西夏王宫中藏有异宝,此人便受命盗发西夏王陵,要在其中寻找雮尘珠,掘了若干陵寝,却始终无获。

    后来终于得知雮尘珠藏于西夏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之中,但黑水城古迹早被黄沙掩埋,沙海茫茫没有标记,难以寻找离城不远的寺院踪迹,又值大军南征,要平定洞夷之乱,此事才不了了之。

    事实上,西夏那所谓的异宝根本不是真正的雮尘珠,雮尘珠早在汉朝时就被献王得到,带去了云南古滇国,西夏那雮尘珠,不是仿品就是类似的物品。

    结果鹧鸪哨看到这壁画后,将西夏那颗异宝当成了雮尘珠,闹了个天大的误会,使得他与陈玉楼分道扬镳,选错了目标,导致陈玉楼瞎眼,一代卸岭魁首,黯然归隐。

    他自己则是断了一条手臂,结果返回湘西后,又发现红姑娘患病去世,从此心灰意冷,远遁海外,了此残生。

    主室中除了这些壁画外,靠墙还有一些盔甲兵器,另外就是大量金银宝货了。

    玉石珠宝、金银元宝足足装了七个大木箱,各种瓷器就那么堂而皇之的摆在一个大木架上,还有翡翠雕像、白玉印章、黄金脸盆、黄金痰盂等等各种价值连城的宝货明器,放得到处都是。

    欧阳飞对陈玉楼叫道:“陈兄,先把这些宝货运出去,等把这里搬空,我们再去后室找那尸王掰扯,免得打斗时毁了这些宝货,让弟兄们当心着点,那些瓷器价值连城,可也是最容易损坏的。”

    陈玉楼与一众卸岭力士看着面前这无数金玉宝货,都有些发怔,说实在的,陈玉楼从出道起盗过的墓也不少了,可还从未遇到像瓶山这么弘大的宝穴,这一次的收获,几乎能赶上他前十年的总和了。

    此时听了欧阳飞的话,才回过神来,此刻他几乎失去了平日里那处变不惊,从容不迫的气度,这回总算是扬眉吐气了,我看老爷子还会不会看不起我。

    “弟兄们,都当心着点,可千万别把东西损坏了,尤其是那些瓷器,任意一件都能让你们吃一辈子了。”

    欧阳飞也提醒道:“大伙不用急,慢慢来,那尸王被窨子棺封着,只要感应不到生人阳气,它就不会出来,你们的时间很充裕。”

    众力士一听,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当下有条不紊的开始搬明器,这里最不值钱的,但也是最坚挺的,就是那些金锭银锭了。

    因为那玩意不论在任何年代都一样,只能按金银本身的重量计算价值,而不存在什么工艺与历史价值的问题。

    连一串珍珠项链或一个玉镯都比那玩意值钱,毕竟这些东西属于饰品,其本身还有工艺的价值在里面。

    但金银属于硬通货,握在手里是最保险的,所谓“乱世黄金,盛世古董”便是这个道理。

    这里最值钱的,自然就是那各种瓷器与翡翠物件了,光是那一匹冰种帝王绿的翡翠马,就不知道价值几何了,还有玻璃种的翡翠佛像,那些黄金器具也存在一个工艺与历史价值的问题,同样十分值钱。

    总之,将这里搬空,得到的财富,足以让任何人成为华夏首富,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东西终究还要经过“坐地分赃”的过程。

    力士们自去小心翼翼的搬明器,也不用陈玉楼操心,力士们的竹筐里都垫了茅草,就是为了防止明器被损坏。

    陈玉楼便与欧阳飞凑到一起,往后室靠近了一些,掀开那珠玉串成的帘子,后室正中摆放的棺椁立刻映入眼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