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0 分了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她看着红肿双眼的沈月只是瘪了瘪嘴,没有问原因。

    将厨房里热好的菜端上桌。

    “知道你没吃饭,饿了吧!”

    “嗯!”

    沈月自从上次生病,胃一直不好,不能饿着。

    所以即便再心情不好,也从没亏待过自己的胃。

    看着一桌的菜,她便知道,肯定不是玲玲做的。

    “别看了,赶紧吃吧,饿坏了,我可赔不起!”

    她话里有话,沈月没有理她。

    坐下来,安静把饭吃了。

    吃完,莫玲玲又抢着去洗碗。

    沈月觉得她今天有些怪怪的。

    大概是受到了战大哥教育的缘故,想到战大哥,她想起来下午发生的碰瓷儿。

    “事情解决了?”

    “哦!应该差不多了!”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那家人明显是讹人,没有得到好处是不可能轻易放手的。

    有些时候无理取闹也是很麻烦的。

    “出事地点,有一家私人会所,正好摄相头拍到了事发全部经过!你知道多搞笑吗?那个伸张正义的大姨认识那大叔,两个人在我们车没到之前就在那儿笔笔画画的,像是在演练!哈哈……”

    沈月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看着蔫蔫的沈月,莫玲玲轻咳了声。

    “那个……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沈月落在厨房窗外的目光移到她脸上。

    “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在翠华金店看到两个人!你猜是谁啊?”

    沈月不喜欢猜谜语,特别是这种无聊的猜谜游戏。

    “沈哥啊!”

    沈月心头莫名一抽。

    想着另一个人。

    莫玲玲放好洗完的最后一个碗。

    “我还以为是看错了呢,好生看了才确定真的是他!”

    沈月没吭声,也没走开。

    莫玲玲眼梢一挑:“你猜他身边是谁?”

    沈月依然没说话。

    “你也认识啊!”

    沈月眉眼这次稍微动了动。

    她认识的,还能让莫玲玲这种语气解说的,怕是方晴没有别人。

    可方晴已经是顾若白的妻子,沈铭溪不会公然和她在一起。

    “就是时下最火的影视歌三栖大明星,罗胜欢!”

    罗胜欢?

    沈月有些印象,她虽然对娱乐圈不太感冒,但这个名子听过。

    学校里很多男同学迷得她不得了。

    无论长相还是气质,绝对堪称美人中的极品。

    和沈铭溪在一起……

    像沈铭溪这种男人,身边总会少不了各种女人围绕。

    可纵然是这样,心里还会觉得堵得慌。

    她没有再继续待下去。

    回到房间,坐在落地窗前。

    拿出手机,她翻开微信。

    点开置顶的那个头像。

    犹豫了很久,深吸口气,才翻开他的朋友圈。

    可,什么也看不到。

    她猛然站起身。

    仔细看着他朋友圈下那条线。

    他……关闭了朋友圈。

    心,被狠狠的戳疼了。

    **

    天成医院里,沈月和莫玲玲站在院长的办公室里。

    院长叫赵成远,是一个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

    个子很高,身材魁梧,肤色是很健康的小麦色。

    模样有些凶,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赵成远这个人原则性很强,能够在韩诚仁被捕后被委任院长,顶的压力并不是一般的大。

    原本天成医院的声誉是很好的,出了韩诚仁这件事后,曾一度遭受公众的质疑。

    各级部门也在一段时间内频繁进行检查,沈氏董事长沈铭溪,也曾多次接受调查,包括在韩诚仁这件事上,他作为最大股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而,沈月并不知道的是,如今沈氏的董事长并不是沈铭溪。

    沈铭溪在三天前已经谢任沈氏董事长。

    新任董事长是蔡坤。

    她礼貌的朝赵成远行个礼说:“赵院长好!”

    莫玲玲也跟着甜甜问了个好。

    “好好!坐吧!”

    赵成远笑着,示意她们两个坐下来。

    “谢谢院长!”

    沈月和莫玲玲坐在赵成远对面的椅子上。

    “我这儿还有点事儿要处理下,你们两个就先坐会儿,一会儿我回来再安排你们去科室!”

    赵成远看了眼时间,拿起桌上的手机准备出门。

    “那我们出去等吧!”

    沈月看着面前的两杯茶水还冒着热气儿。

    想必是赵成远也是一直在等着她们两个。

    “不用,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笑着已经往门口走去。

    没走几步,电话响起,他一边走一边接听。

    “您好沈董!哈哈……习惯了,您到了?好好,我马上下去!”

    沈月希望自己失聪,因为她很清楚的听到赵成远口中的沈董两个字。

    不由地双手捧起飘着嫩绿茶叶儿的玻璃杯。

    明明大夏天,可她竟然觉得有些发冷。

    “沈月,你没事吧?”

    莫玲玲发觉到她的异常,摸摸她的额头。

    确定没事儿后舒出一口气。

    赵成远已经出了门,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沈月的心却已经跟着飘了出去。

    她想起昨晚莫玲玲说的话。

    想着沈铭溪来这里是做什么。

    脑子里正乱着,电话在衣袋里响起来。

    她按下接听,里面传来孟凡笙的声音。

    “小丫头,你来天成医院了?”

    沈月未曾想孟凡笙竟然知道,“嗯”了一声。

    “那正好,你过来,该做体检了!”

    还要体检?

    沈月觉得这学期她做的最多一件事就是体检,每个月一次,无论是在墨城还是B市。

    孟凡笙是怕她没办法按时做,就连医院和时间都给她定好了。

    每次她只要去,有专人带她做,检查完后回校就可以了。

    一切结果都会汇总给孟凡笙。

    沈月虽然不说,但很多时候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了什么不治之症,所以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根本一无所知。

    “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孟凡笙断然拒绝。

    “我身体很好的,孟哥哥,胃口很好,也没有再出现任何不适的症状!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可以去跑马拉松了!”

    孟凡笙沉吟片刻:“两个选择,一是自己乖乖过来体检,一是我派人过去抓你过来体检!小丫头,别逼我出手!OK?”

    “孟哥哥,你太粗暴了!这样会讨不到老婆的!”

    “……”

    沈月感觉到电话那头隐隐忍着暴发的怒火,心情稍微缓解一些,扬了扬唇角。

    在他发火之前说:“我马上下去!”

    刚说完,就听那端仿佛有人在说话。

    电话挂断的一瞬间,似乎还有女人的声音。

    沈月乘电梯下楼,赶到孟凡笙办公室。

    门口排着长队,看那样子,估计也得排到中午。

    她深吸口气,决定以此为借口不去体检。

    可没等转身,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

    沈月一愣。

    是沈铭溪。

    他穿了一身宝石蓝色的衬衣,领口敞开,露出净白的肌肤。

    唇角勾着一抹淡然优雅的笑容。

    眉目间自是从容和衿贵。

    对上他的视线那一瞬,沈月僵住脚步,张了张嘴。

    就看到从他身后步出一位身穿青瓷花儿纹吊袋长裙的女人。

    她一只手臂自然的挽上沈铭溪的臂弯,精致的眉眼处尽是端庄和风情。

    “铭溪,怎么了?”

    她粉嫩的唇瓣弯起明媚动人的笑意,身体倚靠在他身上。

    微微仰着脸,声音软柔不失娇媚。

    沈铭溪目光从沈月脸上移开,转眸看了一眼身边女人。

    唇角淡淡笑意不减。

    “检查好了?”

    “嗯!多亏了孟哥帮忙,检查的很细,开了药,按时吃就会好的!”

    罗胜欢笑着,身体更偎向沈铭溪,目光深情的注视着他。

    沈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一直站在他们面前。

    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

    明明心痛的要死,还没有转身离开。

    如果说昨天莫玲玲的话她还有一丝的不确定,那么此时,她便真实确认了。

    沈铭溪刚刚跟她分开,就已经有了另外的女人填补了他身边的位置。

    这样的认知,让她……

    心痛的快要崩溃。

    不要这样沈月,这是你想要的不是吗?

    是你自己主动提出来的,是你坚决的不再给两个人机会的。

    这一天迟早都会来的。

    可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

    “月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铭溪缓缓开口,他声音依如既往的低沉磁性。

    沈月却觉得那里面不再有往日的宠溺。

    就如同他的朋友圈儿一片空白。

    她再也找不到属于他们之间的丁点温存。

    “哦,铭溪,这位就是你说的月儿?你妹妹?”

    “……嗯!”

    “你好月儿,我是罗胜欢!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

    一个嗯字,沈月的心彻底沉入冰底。

    她觉得自己勉强挤出的笑容一定很难看。

    特别是沈铭溪看自己的眼神,异常平静。

    不再有任何的波澜。

    “月儿,你过来了啊,怎么不进来?”

    孟凡笙从办公室出来,见仍站在外面的沈月,皱了皱眉。

    目光扫了一圈儿的人,最后凌空翻了个白眼儿。

    “好!哥,我先进去了!”

    沈月像是抓住了稻草,快步进了孟凡笙的办公室。

    孟凡笙进门后,随手带上办公室的门。

    总算隔绝了外面的声响,沈月也长吁口气。

    抬眼看到孟凡笙正盯着她,吓了她一跳。

    “害怕什么?”

    “没有!”

    她敛起情绪。

    “哦!和铭溪怎么个事儿?”

    孟凡笙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特别是事关他们两个。

    自从上次在病房看到他们两个纠结的关系后,他更觉得没必要。

    “没事儿!”

    “没事?没事你来检查他不带着你?却带个小明星来?”

    一针见血。

    沈月觉得胸口郁结。

    “分了?”

    沈月垂着眼。

    “不吭声就说明是了?”

    孟凡笙有些咄咄逼人。

    没等沈月说话,坐下来,一边开着各种检查单子,一边说:“分了好,你们两个我看着就十分不合适,一个老谋深算,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他说完,单子也开完了。

    召来旁边的小护士。

    “小凝,带着沈月去检查!”

    “好的孟医生!”

    叫凝的小姑娘过来,接过单子,看了一遍,朝沈月笑笑。

    “走吧!”

    沈月跟着小凝出了办公室,看到走廊里,除了等候的患者,再也没有沈铭溪的身影。

    想着孟凡笙那句分了好,十分不合适的话。

    或许从开始他们就不应该有交集,弯弯绕绕过后终还是分开了。

    因为有小凝的全程陪同,只不过四十分钟的时间沈月就检查完了。

    回到孟凡笙办公室时,他头也没抬,告诉她先回去,等检查结果出来后会给她打电话,就继续对患者做检查。

    沈月出了他办公室,看到院长正从电梯里出来。

    见到沈月,他脸上是温和的笑容。

    问过她检查的一些情况后,就带着她往中医内科走去。

    沈月刚才检查之前就给院长打了电话,院长让她先安心检查,之后会亲自再将她送到中医内科。

    中医内科需要沿着长廊里往里走,在西侧楼的五层。

    沈月跟在赵成远身后,绕过两个弯,看到一个步梯。

    刚转到步梯处,便再次看到那两个离开的人。

    沈铭溪和罗胜欢。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沈月越不想碰到,越是会转角就遇到。

    她站在罗胜欢的身后,看着他朝沈铭溪伸出手,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医院的长廊里。

    一番礼貌含喧,沈月听到赵成远提到他身边这位女士身体状况。

    然后又非常礼貌不失热忱地对罗胜欢大加赞赏。

    罗胜欢对于他口中小女儿特别喜欢她,想请她签个名这个请求没有拒绝。

    接过赵成远从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小本子和笔,签上名子。

    另附上对他女儿的祝福。

    赵成远非常开心的再次与罗胜欢握了握手。

    整个过程沈月只是看着。

    他们的笑,一言一语仿佛飘浮在她周围。

    如果不是罗胜欢主动和她打招呼,她肯定会站着等到他们离开。

    “月儿,一会儿我和铭溪要去吃午餐,就在医院对面的酒店,你也一块儿来吧!”

    她眼中闪着澄亮的笑意。

    沈月几乎第一时间就拒绝。

    可是还没出口,沈铭溪就说:“我公司有些事情,一会儿还要回去!我订了月华的位子,你没意见,我们去那里吃吧!”

    “啊……那月儿不就不能……”罗胜欢有些为难的看着沈月。

    “不了,我和朋友约好了!姐姐你和哥哥一起去吧!”

    “……要不铭溪你先去,我在这里等月儿,一会儿我带她一块儿去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