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7章 陆寻的过去(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靠近西梁或者北戎的边塞,是最混乱的地方,被贩卖到那里的女人,几乎没有完好的!

    梅十三娘在脑海里,想着云若夕被她抓到后的下场,心里完全没有在意,自己正在被对方拍卖。

    呵。

    就算这些人把她买回去又能如何?

    只要她说出她的身份,这些人全都会规规矩矩的把她给送回来。

    然而梅十三娘没有想到,烟雨居似乎早知道漕帮在在大宁民间商户的影响力,故而今日出现的商人,多是走边塞的商人。

    这些人,莫说大多都走陆路运输,和漕帮的关系不大,就算和漕帮有交情,那些常在边塞走的商队,能是好吓唬的?

    沙漠里的匪徒,可比漕帮的这些水手要凶狠毒辣多了。

    这些边塞商人大多和那些匪徒有勾结,就算得罪了漕帮,往沙漠里一躲,水性极好的漕帮的人能找得到?

    恶向胆边生,色也在胆边生,梅十三娘那前凸后翘的尤、物身材,别说一两银子起拍,就算是千金起拍,他们也毫不犹豫。

    于是很快,梅十三娘就被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西域商人拍下了。

    坐在二楼雅间纱帘后的陆寻,一脸淡漠的喝下了桌前的酒,身后的大师爷担心道:“龙头,咋们真的不阻止吗?”

    大师爷本以为,大龙头今日来烟雨居参加拍卖,是来救梅十三娘的——以买家的方式拍下梅十三娘,既救回了梅十三娘,也用拍卖款向云若夕等人赔罪了。

    结果没想到,大龙头全程都是冷眼的旁观着,完全没有要出价的意思。

    “阻止?”一身暗黑色衣裳的陆寻,笑容冰冷,“你看她脸上的表情,到现在都还没有悔过之心。“

    眼底的阴狠,分明藏着想要再度报复云若夕的仇恨。

    “云若夕从未惹过她,她却将人绑了拿去拍卖……”陆寻声调渐冷,“你知道,我最讨厌这些肆意贩卖女人的人。”

    大师爷听后,心抖了一下。

    漕帮的大龙头,对外,是个出身不祥的人,但只有少部分人知道,那是因为陆寻的出身,太过低贱。

    他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

    陆寻的母亲,本是一个普通的卖花女,因模样生的太好,便被人看上,玩弄一番后,强行绑去卖进了窑子。

    陆寻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践踏过他母亲的人太多,在他灰暗肮脏的童年生涯,他的母亲接待过太多男人。

    那些男人每次从他母亲的屋子出来,都会用一种挑衅和嘲弄的表情看他,有的甚至还会捏着他的脸,充满淫邪——

    “这小子的脸长的不错,可惜,不够大,等再过几年,也能好好的玩了。“

    说这种话的那个人,后来被他给杀了,因为那一日,在那个男人离开后,他久久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

    等到他实在忍不住走进屋中,他看到了人生当中最恶心,也最为惨烈的一幕,他的母亲被人绑在床上。

    浑身刺果,布满血腥,从头到脚,无一处完好。

    那年,他只有四岁。

    陆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大脑空白里回过神的,他只知道,有人进入房间,发现了他母亲的死亡。

    青楼的老、鸨没有伸张,随意让人裹了他母亲的尸体,就扔去了城外的乱葬岗,甚至连一套完好的衣裳,都舍不得给他母亲穿上。

    至于他,一个因母亲不挑剔接客,才被勉强留下的孩子,被眼里只有利益的老、鸨卖去了专门培养小倌的艺馆,成为了一个,备用的小倌儿。

    他很优秀,许多同龄被卖去的孩子,只知道哭泣,而他已经学会了端茶倒水,揣度每个人的心思。

    于是后来,年仅十四岁的他,就成为了艺馆的头牌。

    然而就在馆主违背他卖艺不卖身的条件后,他杀死了馆主,也杀死了那个企图冒犯他的贵人。

    他成了被官府通缉的亡命之徒,整整五年,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直到,他遇见了漕帮的前大龙头。

    ……

    回忆渐行渐远,他没有一刻,是回头看了的,因为他的过去,太多不堪。

    于是二十多年以来,他都没有再回忆过少年时期的悲惨。

    他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想起,却不曾想,在看到云若夕牵着两个孩子的那一刻,那些被他遗忘的回忆,却都涌了上来。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他想起的回忆里,没有不堪,而是潜藏在那些被他封尘的黑暗时光里,唯一的温暖。

    陆寻想了起来,在母亲偶尔不接客的时候,她会抱着他坐在窗前,给他念她从一些读过书的恩客那里听到的,好听的诗词。

    偶尔,她也会像云若夕牵着两个孩子那样,牵起他小小的手,从青楼后面出去,到外面的巷子买过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