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六十八章 退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请问楚婉清老师,撇开这小子的主动挑衅,你觉得你就没有什么错的地方吗?”

    看完了整个监控视频,刘子夏看着楚婉清,淡淡地问道。

    楚婉清到现在仍然没搞清楚,她究竟哪句话说错了,只是眼神茫然地看着刘子夏,脸上也出现了无辜的表情。

    庞星魁看出点端倪来,他说道:“刘先生,对不起,是我监管不严!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更不存在以唱歌的方式去道歉,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保证!”

    是啊,又不是大人的社会,有什么必须得让小朋友用表演节目的方式来道歉的呢?

    再说,整件事月月又不是过错方,两个小家伙唯一错的地方,就是涵涵动手撅了一下闫小冰的手指而已。

    整件事,错误的主因还是在闫小冰的身上,楚婉清看不清楚这一点,就是最大的错误!

    “以后?”刘子夏冷笑了一声,说道:“还想有以后?”

    “庞校长,看来我们的孩子并不适合在你的学前教育机构学习。”

    郎文星很有眼力见儿地接话道:“一会还要麻烦你办理一下退学手续,我们需要重新换一家学校。”

    “郎总,别啊!”庞星魁急了,他连忙说道:“楚老师,还不快和刘先生道歉?”

    没办法,这件事总归要给刘子夏和郎文星一个交代的,毕竟这两位都不是他们学校能够惹得起的主儿。

    这年头,明星效应太强了!

    只要刘子夏把这件事一曝光,整个京华估计都要担心他们的孩子送到这里来,会不会被欺负了!

    到时候,他们阳光学前教育还不得凉凉了?

    “刘先生,对不起,是我错了。”

    楚婉清都快吓哭了,她根本就没考虑到这件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本来嘛,这就是一件小孩子之间打闹的小事,可就因为楚婉清没有理清楚事情的对错,这才演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说到底,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还是在楚婉清身上!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么多人还想要后悔药做什么?”

    刘子夏撇撇嘴,说道:“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就不可能再把月月留在你们阳光,也请庞校长以后能够加强学校教师素质的培养,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事情了!”

    “刘先生,能不能听我说两句?”

    整个事件的另外一位主角,闫小冰的父亲闫锦标说话了:

    “这件事是我们家小冰的错,如果不是他主动向月月挑衅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刘先生,您也不要太生气了,楚老师她们也不容易,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只要……”

    “闫总,这件事情我不想追究闫小冰的责任,也请你不要做这个和事佬!”刘子夏打断了闫锦标的话,继续说道:“麻烦闫总回去好好教教孩子,免得以后惹到惹不起的人!”

    尽管这件事情是因为楚婉清的处理不当,但是原因还是在闫小冰的身上,刘子夏不想搭理他们,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一点。

    现在你们像是没事人一样地出来调解,这算什么事?

    听到刘子夏的话,闫锦标的脸上闪过一丝难看,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郎文星也抱起了涵涵,叹了口气,说道:“庞校长,那就先这样,以后有机会的话咱们再聊。”

    说完这句话,朗文星就跟在刘子夏身后走了出去。

    刘子春本来就跟在刘子夏的身边,见朗文星和刘子夏都走了,也离开了庞星魁的办公室。

    眼瞅着几个人离开了,闫锦标突然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上的一枚黑色纽扣,说道:“庞校长,我也先走了,小冰就麻烦你了。”

    “闫总,不再坐一会吗?”

    庞星魁回过神来,放走了俩大主儿,这还剩下一个呢,可不能让闫小冰也退了学。

    “还有事情要忙呢!”闫锦标呵呵笑了一声,低头对闫小冰说道:“小冰,在学校你要乖乖听老师的话,可不许再惹事了!”

    “哦,我知道了。”闫小冰老老实实地点头。

    到底是出身商人之家,通过今天这件事闫小冰也明白了,有些人不是他爸爸能够惹得起的,所以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在庞星魁的热情相送下,闫锦标出了。

    才刚走出教学楼,闫锦标就把他胸口的那一枚纽扣给解了下来。

    感情那不只是一枚纽扣,而是一个无线针孔摄像头,在纽扣的后头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电子仪器,还一闪一闪地亮着红灯。

    “哼,刘子夏,当时你不让我们优帅视频参与《西游记》电视剧的竞争,这次,我看你还怎么维持谦逊的公众形象。”

    攥紧了手里的黑色纽扣,闫锦标冷笑了起来。

    在接到儿子的电话之后,闫锦标就从公司新进的那批设备里,取出了这枚针孔摄像头,装在了自己的扣子上。

    倒不是为了看刘子夏出丑,而是为了以防万一。

    做他们这行的,要时刻准备抓取新闻点,更何况这次涉及到了华夏当红明星,刘子夏!

    这次,刘子夏因为月月哭,而变得咄咄逼人的态度,是闫锦标意外之外的,他没想到刘子夏竟然这么不依不饶。

    不过,正好!

    因为刘子夏的态度,让闫锦标看到了报复的希望!

    ……

    “子夏,对不起!”

    车上,郎文星抱着涵涵,脸上出现了愧疚的神色。

    阳光学前教育,是郎文星经过长时间的筛选以及考察之后,才选定的学前教育机构。

    可是没想到,这才上学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

    老郎觉得,他这张脸已经没法要了。

    “星哥,这事跟你没关系。”刘子夏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谁能知道这个学校的老师这么不负责任啊?”

    “不是,亏我还考察了这么长时间,结果……”郎文星太自责了,如果两个小家伙真出什么事,他得后悔死。

    “星哥,我都说了,这事跟你没关系。”

    刘子夏说道:“不就是个学前班吗,京华那么多的学前教育机构,还愁找不到另外一家吗?”

    “子夏,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我发誓,一定会找一家比这家还要好的。”郎文星开始赌咒发誓了。

    “没事,差不多的就可以,只要老师好就行了。”刘子夏接口道:“对了,涵涵没事吧?”

    早晨的时候,就只有涵涵动了手,尽管是小家伙打了闫小冰,但是刘子夏也担心涵涵受到伤害。

    “刘叔叔,我没事的。”涵涵乖巧地摇了摇头,说道:“就是,那个小胖子的指甲划伤了我的手掌心。”

    “伤了?涵涵姐,我看看。”听到涵涵的话,月月急了。

    一边说着,小家伙一边开始翻看起涵涵的手掌心。

    果然,在涵涵白嫩的手掌正中,有一道红红的划痕,还有点破皮了。

    郎文星也探头看了一眼,当时就给急了。

    “吗的,这闫小冰挺壮实一小男孩,怎么还留指甲啊?”郎文星心疼地捧着涵涵的小手,破口大骂。

    “我看看。”坐在前面的刘子春扭过了身子,朝着后头看了过去。

    “对啊,我怎么把你给忘了呢?”

    郎文星是关心则乱,他说道:“你可是上沪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快给涵涵瞧瞧,有没有感染啊?”

    听到朗文星的话,刘子春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是小孩子指甲划出的一道血痕,什么就感染啊?

    拉过涵涵的小手仔细看了看,刘子春笑着说道:“没事,就是一道普通的血痕,连血都没流,回去用肥皂水好好冲洗一下就行了。”

    “真没事?”郎文星还是有些不放心。

    “星哥,我大哥这次进修回去,就荣升副主任医师了。”刘子夏说道:“怎么着?副主任医师说话就这么没有力道吗?”

    医生按照职称来划分,从低到高,分别是:

    助教级别的住院医师,讲师级别的主治医师,副教授级别的副主任医师,最高就是教授级别的主任医师了。

    评副主任医师,不光需要深厚的医学知识底蕴,还要有足够多的临床经验,要能够指导、教育医学人才。

    刘子春才多大?

    今年才刚刚29岁,竟然就升到了副主任医师,这个年龄的副主任医师,对整个华夏来说都少见!

    “副主任医师,子春,恭喜你啊!”

    郎文星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恭喜道:“回头我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可就全都指望你了。”

    头疼脑热地找副主任医师看病,这个脑子,怎么想的?

    刘子春哭笑不得地说道:“星哥,你就别埋汰我了!我这也不过是仗着比别人早接触了几年医学方面的知识,才评上的这个副主任医师,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那也是你的本事!”郎文星哈哈笑了起来,说道:“没想到咱在医学界也有认识的人了。”

    刘子春摇摇头,没有接这话茬儿,而是说道:“子夏,咱们现在去哪?先把月月他们两个送回家吗?”

    “爸爸,我不要回家!”月月连连摇头,说道:“我想和爸爸在一块。”

    今天这件事情,说实话,有点吓到她了。

    当时,月月只想着和爸爸在一起,因为在她小小的心里,只有爸爸能够保护她!

    “涵涵,你想回家吗?”郎文星低头看着自家闺女,问道。

    “我也要和爸爸在一起。”涵涵难得和爸爸待一天,她当然不乐意回去了。

    “那好,咱们今天就出去好好玩一天!”刘子夏一脚油门踩了出去,“儿童乐园,走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