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四章 套路自家闺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四百八十四章 套路自家闺女

    “不是打针,阿姨在给你妈妈抽血呢。”

    白倩对月月温柔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抽血是为了做一个检查,好看看你妈妈的身体有没有得病。”

    “那……会不会很疼啊?”

    月月的小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她说道:“能不能不抽我妈妈的血,用别的办法来帮我妈妈检查身体也可以!”

    月月的话,把屋子里的几个人全都给逗乐了。

    这小家伙,小小的年纪,还真是挺孝顺啊!

    “不可以哦,月月。”李梦一摸了摸月月的小脑袋瓜,说道:“只有抽血才能检查地全面一些。”

    “爷爷不是会看病吗?爷爷也没有办法吗?”月月扭头看向了刘树人,“我不想妈妈疼。”

    看着小家伙天着的面容,刘树人哑然失笑,说道:“傻丫头,检查哪那么容易做?如果你以后病了的话,也是要走这一套程序的。”

    “不,我不要,我才不要打针!”

    月月不开心了,小脑袋瓜摇晃地像是拨浪鼓一样,“打针超级疼的,我不喜欢打针!”

    “好好好,咱们不打针!”刘子夏眼珠转了转,笑道:“回头如果咱们月月病了的话,就喝中药好不好?”

    刘子夏这家伙也是蔫坏,众所周知,这中药除了既治标又治本之外,还有一点也是广为人知的,那就是‘苦’!

    华夏有个成语,叫做‘苦口良药’,从表面上的意思上来看,就是好药往往味苦难吃,说的就是中药。

    小家伙们都喜欢吃甜的东西,像中药这么苦,很少有小孩子能够喝地下中药的。

    “那……喝中药疼不疼啊?”

    月月从小长这么大,可没喝过中药,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跳进了她亲爹给她挖的坑里。

    “不疼,一点都不疼!”

    刘子夏嘿嘿笑着,女干诈地像诱骗小红帽的大灰狼,“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哦?以后只要你感冒发烧什么的,咱们就喝中药,行不行?”

    “好好好!”月月兴奋地拍起了小手,“那咱们拉勾勾!”

    一边说着,小家伙还伸出了小指。

    “好,拉勾勾。”

    刘子夏脸上出现了女干计得逞的表情,伸出手和月月拉起了勾,嘴里还嘀咕着:“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是变了,谁就和三黄一样了哦。”

    真损,和三黄一样,那不就是小狗子了吗?

    看来,这次月月是输定了。

    “好了,一个小时之后结果就能出来了。”

    就在刘子夏和月月这对父女俩拉勾的时候,白倩已经给李梦一抽完血了。

    “那个,护士,还有没有其他的检查,她现在可以吃东西了吗?”看着白倩拿着血样往外走,刘子夏也回过神来,追问道。

    “没有其他的检查了。”白倩摆摆手,说道:“现在就可以吃东西了,不过如果真是孕妇的话,还是吃一些清淡些的食物吧。”

    刚刚在抽血的时候,白倩也大致了解了一下李梦一的情况,所以能给出一些相对来说比较具有针对性的建议。

    毕竟她就是做护士的,也曾经照顾过孕妇,她的建议很有用。

    “好,谢谢你,护士!”

    刘子夏对白倩表示了一下感谢,就站起身来,说道:“唐主任,爸,你们先聊,我带梦一出去吃点东西。”

    “嗯,你去吧,我就在这等着你。”刘树人点点头,“月月,你是要在这陪着爷爷,还是跟着爸爸、妈妈?”

    “我早晨的时候没有吃饱,我要跟着爸爸。”月月从沙发上跳下来,直接抱住了刘子夏的大腿。

    老天,这小家伙的食量是不是又变大了,早晨吃了8个生煎包、一杯牛奶,这都还没吃饱?

    “那个……子夏,医院的食堂其实也是对外放饭的。”唐仁开口说道:“如果你们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叫人帮你们买回来。”

    想到刘子夏和李梦一的身份,去医院食堂吃的话,还真有可能造成围观。

    所以他就做出了这样的提议。

    “没关系,我们就去外面吃就行了。”刘子夏摆摆手,反正要等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出结果,去外面吃了再回来也一样。

    这样还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好吧,一会你们直接回来这里就行了。”唐仁不再劝说。

    “我们走了。”

    刘子夏重新把伪装做好,拉着李梦一和月月出了办公室。

    ……

    “爸爸,咱们去吃什么呀?”月月永远都是快乐的,她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问道。

    “这你得问你妈妈啊?她可是连早晨饭都还吃呢!”刘子夏握着李梦一的手,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给她暖暖手。

    “我随便吃点什么都行。”李梦一摇摇头,“油腻的我也不能吃,其他的都可以。”

    “我记得,在这附近有一家卖米粉的,咱们去……”

    刚说到这里,刘子夏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摸出来看了一看,刘子夏就接听了下来:“喂,星哥,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朗文星的声把拔高了起来,“你小子偷摸地回上沪,参加了亦捷的演唱会,真把我这个经纪人当空气了?”

    “哎,你怎么知道的?”刘子夏有些懵。

    “现在华夏娱乐报,都已经把这件事放在头条来报道了,相信网上也是报道满天飞了,我要是再不知道,是不是就和社会脱节了。”

    朗文星没好气地说道:“怎么着,这场演唱会上,你又免费进行了一场商演呗?”

    “那怎么着?”刘子夏回道:“再怎么说,亦捷哥和我都是你公司旗下的艺人,总不能和他要钱吧?”

    “当然得要钱了!”朗文星说道:“亦捷只是挂靠工作室,咱们公司又没有从他的工作室收到多少钱,给他商演不要钱,等着喝西北风啊?”

    “啊?”刘子夏愣了一下,说道:“还有这回事啊!看来这次我干的事不亏啊!”

    “什么不亏?”朗文星有些奇怪地问道。

    刘子夏回道:“是这样的,为了让我登台唱歌,亦捷哥愿意把我新给他写的那三首歌的销售分成,提高到四成。我一想还有这好事,我就答应上台唱歌了。”

    嘿,刘子夏这张嘴是真能颠倒黑白,本来是他死气白咧从陈亦捷身上啃下一口肉来。

    现在这么一说,倒成了陈亦捷主动了。

    “亦捷怕不是脑袋让驴给踢了吧?”朗文星疑惑道:“四成的销售分成,那可不是简单地五六百万!”

    “谁说不是呢,兴许亦捷哥是看专辑卖得好,钱来得快,有些过意不去,补偿我一部分吧。”

    刘子夏厚颜无耻地大包大揽了下来,继续说道:

    “星哥,亦捷工作室的人,今天应该就会去找你改合同,你处理一下,看好了分成比例再签约啊?

    “知道了。”朗文星回了一声,“对了,你什么时候回京华?”

    “暂时回不去了。”

    刘子夏看了看走在身旁的李梦一一眼,说道:

    “《西游记》已经进入了后期制作,用不着我管了。不过梦一这边出了点状况,星哥你跟思琪姐说一声,把她目前所有的活动、商演还有剧本,全都推了吧。”

    “全都推了?”

    朗文星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有些焦急地问道:“梦一是不是生病了?得地什么病?你这臭小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告诉你思琪姐啊,是想让她急死啊?”

    “没有,没有!”

    朗文星一连串的问题,都给刘子夏问懵圈了,这家伙性子也太急了点吧,他说道:“梦一就是……怀孕了。”

    “哎?!”电话那头,朗文星惊叫了一声,“你说真的?”

    “那还能有假?”刘子夏说道:“我爸都亲自给月月号过脉,而且现在我们就在医院,诊断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

    一听刘树人提起他的父亲,朗文星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这可是好事!”朗文星有点兴奋了,“你小子可以啊,年前还没什么动静呢,这就有了?”

    “你也得努力啊!”刘子夏眼珠一转,调.戏起了朗文星,“你和思琪姐才刚到40岁,这俗话说得好,男人四十一枝花,思琪姐……”

    嘟嘟嘟!

    刘子夏话都还没说完呢,电话里面就传来了挂断的声音。

    “嘿,挂我电话?”刘子夏看着手机,轻声嘀咕了起来,“小样,还想教训我?你也就这点能耐了。”

    “子夏,是星哥?”李梦一问道。

    “嗯。”刘子夏收起手机,笑着说道:“这家伙因为我在亦捷哥的演唱会上唱歌,感到生气呢。”

    “呵呵,星哥的商人细胞又在作祟了。”李梦一呵呵笑了起来。

    “他就是一女干商。”刘子夏撇撇嘴,说道:“对了,梦一,别说这事了!我还是先带你去吃点东西吧,走!”

    ……

    吃完饭,回到检验科的主任办公室,已经是10点多了。

    等了没有多长时间,白倩就拿着一张化验单走了回来。

    “唐主任,这是化验单。”直接把单子递给了唐仁,白倩就转身走了出去。

    刘树人站起身,来到了唐仁身边,一起看起了单子。

    刘子夏懂医学是没错,但是他懂的是中医,并不是西医,这化验单对他来说就跟天书一样。

    所以,刘子夏只能在一旁,一脸期待地等着两人开口说话。

    “刘教授,子夏,恭喜恭喜了,林女士已经怀孕50多天了!”

    过了有一两分钟,唐仁一脸笑容地朝着刘树人道喜,并且还把怀孕时间,限定了一下。

    刘树人笑了笑,说道:“谢谢。”

    妥了!

    有唐仁这句话,刘子夏就知道刘树人的诊断并没有错,连怀孕的时间都估算地差不多。

    真好啊,终于有第二个孩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